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04 15:12:54  2211168
张锦忠/马英文学 盛开的大红花
说书

编按:由台湾导演林书宇执导,李心洁、张艾嘉和阿部宽主演的《夕雾花园》,在金马奖获得9项提名。电影改编自马来西亚作家陈团英(Tan Twan Eng)发表于2012年的同名英文小说,本期【读家】为大家介绍向来以英文创作并获国内外肯定的马来西亚作家。



“马来西亚文学”是一个多语兼多义的文学复系统的概念。马来西亚的文学书写者,由于族裔身分的不同,分别以英文、华文、马来文、淡米尔文(Tamil)、伊班文(Iban)等马来西亚境内通行的语文创作;尽管有少数人以双语书写,绝大部分作者都是单语写作人。

如何定义“马来西亚文学”

但是,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马来西亚政府以国家文化政策与国语法令为由,认定只有马来文书写的作品才是“国家文学”,于是挹注国家资源与颁发奖金大力推动马来文学。这样的政策显然是有失偏颇,不过,政府也没有或无法否定境内其他语种作品为“马来西亚文学”的事实。

在这个吊诡的局面下,各语种文学各自耕耘。马来文学由于有官方的语文出版局扶持,发展蓬勃;书籍出版、作品发表(语文出版局定期出版《文学月刊》)无后顾之忧,若作品被选为学校教本,马来作家获得“国家文学奖”,则有如鱼跃龙门。但是其他语种的马来西亚文学就只能靠民间资源与作家个人努力各谋出路。

换句话说,在这个多元种族国家,各族裔作家通常以族语为创作语文,各语种作家也形成马来文学、马英文学、马华文学、马印文学等“文学共同体”。事实上,不管官方认不认可,他们对内对外,都代表了“马来西亚文学”的不同向度。

当然,这不表示说,马来文学作品一定出自马来裔作家之手,马华文学作者一定非华人莫属。固然马华文学作者几乎都是华裔,但马来文学作者群却不乏华裔、印度裔、伊班裔,例如林天英(Lim Swee Tin)、杨谦来(Jong Jian Lai)、乌达亚.桑卡SB(Uthaya Sankar SB)等。倒是马英文学的创作者,除了欧亚混血者之外,还包括马来人、华人、印度人等,可以说尽管他们的创作语不是马来文,作品反而是最贴近“马来西亚文学”——英文成了不同族裔背景的马来西亚作家的表述与沟通桥梁。

由于马来西亚的前英国殖民地背景,以及美苏冷战的历史关系,不少马英作家在其他英语世界生活,若干马华作家则在台湾等华语圈居住,形成当代马来西亚离散文学的现象。这些离散作家不少获得国际或港台文学奖的肯定,也让马来西亚文学在英语与华语语系文学场域绽放异彩。

英夷风马来西亚文学冒起

殖民地时期的马来亚与婆罗洲成为不少知名英国作家笔下的“东方世界”,例如康拉德、毛姆、柏吉斯(A.Burgess)、忒鲁(P.Theroux),殖民地官员如瑞天咸(F.Swettenham)等也留下Malay Sketches(《马来漫笔》)之类的作品。早期的马英文学发轫自当时坐落于新加坡的马来亚大学校园。那是新邦初建的1950年代,也是战后反殖的动荡年代,以殖民主语文书写的马英文学在彼时冒现自有其历史意义。王赓武的Pulse(《脉搏》)与韩素音的And the Rain My Drink(《餐风饮露》)可以说是马英文学开疆辟土之作。

王赓武的诗集在1950年出版,作者以当地词汇入诗,不避汉音巫语,在地色彩浓厚,今天看来,正是“华夷风”(Sinophone)或“英夷风”(Anglophone)的文学表现,值得重探。韩素音的长篇小说And the Rain My Drink出版于1956年,正值马来亚殖民政府颁布紧急状态法令中期,人民争取去殖独立,小说既是高压统治与反帝抗英斗争的回顾,也是对新兴多元民族国家未来的展望。小说有李星可的中译,不过只出了上半部后就不见下文。

1960年代,英夷风马来西亚文学的典律建构主要来自几本选集,如魏讷桑(T. Wignesan)的《金华集》与费南窦(L. Fernando)的《廿二个马来西亚短篇》。重要马英作家如王老二(Awang Kedua,即王赓武)、李国良、林玉玲、黄佩南等人的诗文皆收录其中,读者得以一窥马英文学风貌。费南窦编的选集在1968年出版,隔年首都吉隆坡发生种族流血冲突的“五一三事件”。过后以马来族裔政党为主的政府实施土著化方案,执行新经济政策,英文的地位大不如前,也不再是教育媒介语,文学生产也备受打击,原本以英文书写的马来裔作家也有人改弦易辙,投入马来文创作怀抱。从1969年的“五一三事件”到1990年代,那20年间可以说是马英文学的低潮。

1990年代以后,全球化浪头席卷亚洲,马来西亚重新拥抱英文,以利提升国际竞争力。以伦敦为中心的Skoob Books(书库丛刊)第一期即以S.E. Asia Writes Back!为题,反映了英夷风文学卷土重来,复兴可待。彼时余长丰、李国良已辞世,马英文学的中流砥柱为黄佩南、K.S. 马酿(K.S. Maniam)、林玉玲、蔡月英、陈文平、费南窦、敦谷.哈林(Tunku Halim)、沙烈.本.左聂(Salleh Ben Joned)、纪传财等。另一方面,马英文学的学院建制也在这时重建,莫翰墨.卡佣(Mohammad A. Quayum)编辑了多种作品选集与评论文选,为研究者提供了不少便利。






作者 : 张锦忠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0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