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17 09:00:00  2214494
李系德/网球 乒乓 越野赛跑
隆情岁月

Form 5时作者(左三)全班赠纪念品送别行将离职的Biology老师。(作者提供照片)
Form 5时作者(左三)全班赠纪念品送别行将离职的Biology老师。(作者提供照片)




我在Cochrane Road School的中学生涯,并没有死读书,也有运动松松筋骨,但成果乏善可陈。

学校每年都举办一项cross country越野赛跑,从校门出发,跑很远很远的路,有好几公里之遥,甚至跑到如今的Taman Maluri去,绕一个大圈兜回来。当时那一带仍未发展,全是郊野,有山有林有水(锡矿湖),风光明媚。但我们跑到气喘如牛,哪有闲心欣赏?只望自己能支撑到底跑回校园去,不会累得半途倒地就阿弥陀佛了。我几乎每年都无法在指定时限内跑回到学校终点,只有念Upper 6的最后一年,才终于第一次及时跑完全程,总算临尾攞番个彩。

Form 4时有个美国来的型仔青年老师,名叫David Warner,跟后来一个专演大配角的西片明星同名。他教我们Chemistry,对同学十分友善,没有“敦”起个严肃老师款,大家便肆无忌惮的差点骑到他头上去。有人甚至上课时公然吃鱿鱼丝,还递过去问他要不要吃。他没有责骂,只是轻描淡写回应一声:“No. Thanks.”

课余时Mr Warner教我们打网球,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初次把笨重的网球拍握在手上,几乎提不起来,更别说挥拍击球了。只记得网球的记分法很奇特,赢第一球得15分,赢第二球30分,但赢第三球却是40分,完全毫无逻辑可言,再赢第四球才胜得1局,赢满6局才能胜出1盘。女子是3盘2胜,男子是5盘3胜。我在网球场上跑到上气唔接下气顶住条中气,握球拍更累得全手酸软,玩一次就怕怕投降了,绝对唔系Federer、Nadal或Djokovic嗰一皮。哈,我唯一一次学打网球时,他们全都还未出世哩!

打tennis那么辛苦,肯定不是我这“病坏后生”的那一杯茶,只好退而求其次,不在地上打,而改在桌上打——打table tennis乒乓也!只需站在乒乓桌前面左右前后跑几步,轻松省力得多,绝不会气喘。我很少进攻杀球,而以防守为主。平日放学后常留在校里打乒乓,有时傍晚也到邻居的家去打,练得多也就守得稳。我的另类战略是制造机会让对手杀球,因为精打细算计算过,睇死对方杀球会有50%杀不中;即使杀中,我也有50%把握可把球救起挡回去。如此打法,我的赢面就占了75%(真系谂埋晒啲缩数)。

Upper 6那年,我胆粗粗参加采用单淘汰赛制的全校乒乓公开赛。没想到我这“二打六”竟能一关接一关的过关斩将,甚至淘汰校队代表,闯入四强半决赛。但这回碰到的是雪州学联乒乓队队员,杀球又快又狠又准,命中率80%以上。高手出招,有如宫本武藏的快剑,快到我甚至看不清球的来势,欲救无从,输得心服口服。结果这快刀手在决赛再胜,最终赢得冠军。

我在学校的运动史,就只是这样的“吔吔乌”得啖笑!不过多年来跟老师和同学相处得相当好,整段求学岁月也算是愉快的。

作者 : 李系德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17


广告

其他新闻
李系德/校园玩“噬执波”看花蝴蝶
李系德/从华小转入英校的日子
李系德/Fajar大地消失 不留历史痕迹
李系德/陆佑路十六楼组屋睇风水
李系德/美芝律不美 朱晴溪无溪水
李系德/何清园看更亭 美食接力开档
李系德/何清园商区也有文人雅士
李系德/何清园木屋区与露天巴刹
李系德/光前戏院与时代广场
李系德/刘蝶IT商城 Lot 10十号胡同
李系德/金河天虹歌劇院剎那光輝
李系德/金河总统 入错戏院睇错戏
李系德/金河广场书香vs啦啦文化
李系德/南苑二轮戏院 中山京都广东
李系德/南苑的大戏 弄迎 脱衣舞
李系德/学生周报学友会的日子
李系德/国泰戏院冷得我腾腾震
李系德/光艺借尸还魂变柏威年
李系德/从前的Pavilion──光艺戏院
李系德/乱闯马路到马图“朝圣”
李系德/垃圾堆寻获“武林秘笈”
李系德/513 Jalan Sarawak洋房避难
李系德/住印度理发店惹误会
李系德/白锌屋旧人旧事回忆
李系德/木板屎坑“屙茄”夜惊魂
李系德/邵氏广场富都戏院“放势郁”
李系德/从大坑渠到香港商店
李系德/印刷厂林立的“囍帖街”
李系德/乐园木屋族挑水点大光灯
李系德/半山芭美食飘香取代书香
李系德/半山芭大巴刹抵到烂
李系德/别有靔合发关了 仍有适苑
李系德/半山芭三大酒楼之一合发
李系德/梅绮为食街传教引发示威
李系德/为食街猪杂粥 粥浓情更浓
李系德/为食街炖蛋飘香不再
李系德/在星光被余丽珍吓餐死
李系德/513金华看戏夜惊魂!
李系德/神眼辨认东方巴士车牌
李系德/辟智师生感情深厚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