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10 17:00:00  2214638
【五日谈】鹰童/05 皇帝的新衣
星云


皇帝煞有介事地审视着看不见的细料,Bayes 氏绘(1902,捷克印本)
皇帝煞有介事地审视着看不见的细料,Bayes 氏绘(1902,捷克印本)

1837年,丹麦的安徒生发表了《皇帝的新衣》。这篇小故事以童真的诚实对照成人世界的虚伪、愚昧以及无耻却死要面子,其讽世意义深刻无比,立即奠定了安徒生在文学界的不朽地位。

假如一个国家听不到小孩诚实的声音,这恐怕意味着:这个国家已被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诈骗集团所操弄,从上到下都惯于睁眼说瞎话了。《皇帝的新衣》被翻译成多国文字,不胫而走,各种有趣的插画都为表现那位皇帝及其臣民的荒唐。皇帝在一片阿谀谄媚和违心的赞颂声中丑态毕露。我最喜欢 Arthur Rackham 画的“小女孩道破真相”图(1932)。画中的所有人都是不称职的、愚蠢的,他们的气场是自私的、卑鄙的、阴暗的。唯一的例外是那个说真话的小孩,她率真的粉脸蛋上有光,她用清脆的童声指出:“皇帝一身精光!”于是乎,所谓只有称职者和聪明人才瞧得见的“新衣”这个大骗局,便一下子被戳穿了。

凡是良心未泯的读者,看了这篇童话之后,莫不扪心自问:类似的丑剧不是天天在我们周围上演吗?

其实,安徒生写这篇童话,并非凭空结撰,而是取材于14世纪西班牙故事集《卢卡诺伯爵》中〈织布骗子〉的故事。后者的来源则是印度寓言。汉文的《高僧传》里保存着一则印度寓言:从前有一个狂人,要求纺织匠(绩师)用棉花纺出极细而美好的纱。纺织匠煞费苦心,纺出的细缕几乎细若微尘,但狂人兀自不满意。纺织匠很生气,便指着虚空,诓骗狂人说:“此是细缕。”狂人问道:“何以不见?”纺织匠答道:“此缕极细,我工之良匠犹且不见,况他人耶?”狂人信以为真,非常高兴,便将那不可捉摸的细纱交给其他纺织匠,要大家照着做。匠人们装模作样地加工,都获得上等赏赐,而实际上并无一物。

这个印度故事本来是讽刺那些要求苛刻的人最终反而受人愚弄。公元4世纪,鸠摩罗什学了大乘法,为了度化他过去学小乘法的老师槃头达多,双方进行了辩论。槃头达多对大乘法说“空”有所不解,便引用了上述寓言讽刺鸠摩罗什。

印度寓言是中世纪故事的源泉,连《一千〇一夜》(旧译《天方夜谭》)的楔子中那个奇诡的故事,也可以在佛经里头找到其来源。织布的故事从印度到西班牙,再到丹麦,在尝过人间疾苦的安徒生的笔下被赋予新生命。大约安徒生自己也未料到,《皇帝的新衣》虽不尽为原创,却在艺术上获得了空前的成功。


作者 : 鹰童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1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