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11 11:17:39  2215061
光头佬/诗人·画家
物外游

过年前,无意中获得友人惠赠两张陈昇旧专辑:《思念人之屋》及《布鲁塞尔的浮木之音乐故事》。心里盘算着,待经营书店的朋友过完年后开工时,光头佬登门拜年之际,不仅可携回这两张早年错过的陈昇专辑,同时也可以顺便投桃报李一下,帮衬朋友买一本刚上架不久的西西新著——《我的玩具》。岂知事与愿违,原来这书老早售罄,有待补书,结果只好挑选了12册老板最近因为“断舍离”而欲处理掉的二手文学书籍,表示支持,并祝贺朋友开工大吉大利,以讨个好彩头。

在这堆二手书当中,计有诗集、散文及小说,其中不乏几本好书,例如英年早逝的林耀德诗集《银碗盛雪》和《迷宫零件》、杨泽诗集《蔷薇学派的诞生》、《管管诗选》(洪范版)等等。不过,当以潘雨桐早年在台湾出版的《因风飞过蔷薇》及《昨夜星辰》两部小说集最得光头佬的喜爱,盖因早年留学台湾的潘雨桐前辈在文坛出名甚早,举凡有关注马华文学动态的文学爱好者如光头佬,老早就听闻其大名,但如果只闻其名而未曾拜读过其大作,就真的有点说不过去了。有缘觅得这两本小说集,正好可弥补光头佬以往的无心之失,趁着漫长、悠闲、无聊的新年假期,也给自己充充电,充实一下自己。

罗青为林耀德诗集《银碗盛雪》书封绘图。
罗青为林耀德诗集《银碗盛雪》书封绘图。



出人意表的是,光头佬同时也觅得一册锺灵学弟吕育陶的第一本诗集《在我万能的想像王国》,而且还是一本“诗人”签赠本呢。更教人意外的是,此诗人非彼诗人,意即在诗集上签名的诗人并不是育陶本人,而是另一位诗名同样响当当的木焱兄,乃赠予友人的生日礼物是也。当初,光头佬在翻阅这诗集时,因发现诗集的封底前页贴有一张用铅笔绘制、颇富意象符号的超现实小画,可惜未见有画家署名,故斗胆私讯诗人木焱,向他求证是否为他所绘?由于年代久远(21年前的旧事矣),木焱兄起初并不确定此书是不是经由他手送出,不过当他看到光头佬传递予他的铅笔画图片后,其回复竟是“哇!你可能捡到宝了”。他要光头佬向受赠者确认一下到底谁是赠书者。他不否认,签名的确有点像他的,至于其它的,却一时无法确认。他坦承早已不记得这张(铅笔)画了,不过,他确实有个“常在很多书籍写诗涂鸦”的习惯。于是,光头佬只好硬着头皮,回头征询了让书给我的朋友,确认了赠书人的身分乃木焱诗人是也。终于水落石出搞清楚状况……当真捡到宝了。

吕育陶的第一本诗集《在我万能的想像王国》。
吕育陶的第一本诗集《在我万能的想像王国》。


木焱的签赠款识。
木焱的签赠款识。


木焱的铅笔画小品。
木焱的铅笔画小品。


木焱诗集《毛毛之书》初版与新版书封,皆由抽屉小姐绘制。
木焱诗集《毛毛之书》初版与新版书封,皆由抽屉小姐绘制。



印象中,文坛中能诗擅画的才子才女不乏其人。诗人画家何其多。本地文坛除了木焱兄,鲜为人知的计有刚刚初度80岁生日的张尘因先生。过去,张先生设计的书封惯以“补壁先生”为署名,风格独特,不落俗套,非常难得可贵。大名鼎鼎的牧羚奴,不消说已是晋升为声誉卓著的国际性艺术家。才气纵横的他,无论是现代诗、小说、寓言式散文、现代书法、现代水墨,甚至篆刻、纸雕、胶彩、油画、铜雕等等多种媒介,可谓一通百通,样样精通,享誉国际久矣。其实,旅居伦敦的诗人假牙亦擅画,惟惜墨如金,少产矜贵,难得一见也。当然,也不要漏了栖居于北马的马盛辉与赵少杰两位仁兄。

补壁先生的经典书封设计。
补壁先生的经典书封设计。


牧羚奴为蕉风月刊绘制的封面作品。
牧羚奴为蕉风月刊绘制的封面作品。


牧羚奴为梅淑贞《人间集》设计书封。
牧羚奴为梅淑贞《人间集》设计书封。


假牙为《十年有河》书封题字及绘图。
假牙为《十年有河》书封题字及绘图。



至于港台的知名诗人画家,诸如西西、夏宇、罗智成、商禽、管管、罗青、向阳、陈克华等等,绮思异想,在广袤无垠的想像王国里衍生、创造出绚烂无边的缤纷异彩,令人遐想翩翩,钦羡不已。


夏宇的画。
夏宇的画。


罗智成的书封绘图之一。
罗智成的书封绘图之一。
罗智成的书封绘图之二。
罗智成的书封绘图之二。


商禽以自己的素描作为诗集《用脚思想》封面插画。
商禽以自己的素描作为诗集《用脚思想》封面插画。


罗智成的书封绘图之三。
罗智成的书封绘图之三。


陈克华自绘的书封作品。
陈克华自绘的书封作品。





作者 : 光头佬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1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