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17 11:00:00  2216977
陈子韩/越冬战争
即兴演出

一群六旬老人用颤抖的手撑着旗杆,就像撑起了社会天秤的边缘。(摄影:陈子韩)
一群六旬老人用颤抖的手撑着旗杆,就像撑起了社会天秤的边缘。(摄影:陈子韩)

Make Love, No War。可偏偏有人,必须战争,才能存活。

釜崎是日本最大的贫民窟之一,是大阪的城中城,仿佛有一道隐形的门,你穿透它,便进入了一个城市伤疤一样的入口。

我们民宿楼下便是贫民居住的公园,从窗口往下看,白天有人肮脏地生活,夜晚有人摇晃地摆动。在大阪的第三晚,公园里燃起了火堆,仿佛丐帮聚集在一起,商讨明日生存下去的可能与不可能。舞台上有人呐喊与歌唱,原来是越冬战争来了,原来贫穷的人越过冬天,也需要战争一般的勇气。

多数是老人,被生活背弃的,被自己背弃的。他们就住在城市的背面,用木板与纸皮搭建起属于他们的围城。恍若外面的人走不进去,里面的人走不出来。

但冬日过去以后,一切会好转吗?

在他们的感官里,冬日应不只是一种季节,因为他们需要喝酒与取暖的理由,把明天的自己延续下去。

蹲在地上口含铜锣烧的他,像是某种卑微的菌类。(摄影:陈子韩)
蹲在地上口含铜锣烧的他,像是某种卑微的菌类。(摄影:陈子韩)
冬日里的火堆,是他们从生活中取暖的少数方式吧。(摄影:陈子韩)
冬日里的火堆,是他们从生活中取暖的少数方式吧。(摄影:陈子韩)
恍若某种足以燎原的星星之火,正在一点一点地飘上天空。(摄影:陈子韩)
恍若某种足以燎原的星星之火,正在一点一点地飘上天空。(摄影:陈子韩)
作者 : 陈子韩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1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