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17 10:00:00  2217009
吴咏駩/大勇小牵牛
活在自然

朋友说要种牵牛花,我想替他找些种子,于是平日在家附近散步或骑脚车时,我便比往常更留意路上的野花野草。

一般上我们说的牵牛花,指的是在植物分类上归类为旋花科、牵牛属(学名:Ipomoea spp.)的部分成员,有好些种。这类植物还包括大家熟悉的番薯(Ipomoea batatas)、蕹菜(Ipomoea aquatica),以及在本地海边沙地上常见的马鞍藤(Ipomoea pes-caprae)。不过,我觉得朋友要的未必一定是牵牛属的植物,大概只是想要花朵像喇叭的爬藤吧。

普遍生长于我国滨海沙岸上的马鞍藤。
普遍生长于我国滨海沙岸上的马鞍藤。


槭叶牵牛。
槭叶牵牛。


我的确曾在我家附近看过野生的槭叶牵牛(Ipomoea cairica),不过我嫌它们植株太大,要是种在一般的小房子里,看起来略为粗糙了些,不够雅致。因此,我后来给朋友摘来的,是我自己喜欢的三齿鱼黄草(Merremia tridentata)的种子。它也是旋花科的植物,花朵也像牵牛花但小得多,而且叶子狭长纤瘦不抢眼,恰恰能衬托出它那小巧可爱的淡黄色花朵。


勇敢对抗除草剂和割草的恶势力

我家附近一共有两处长着三齿鱼黄草。一处是在某所国中的校篱,缠绕在篱笆上。另一处距离第一处不远,攀附生长于稻田边小路排水沟旁的水泥墩上。

稻田小路旁的大勇小牵牛。
稻田小路旁的大勇小牵牛。


大勇小牵牛的花只有约2公分宽。
大勇小牵牛的花只有约2公分宽。




我给朋友摘取它们的种子,差不多是一年前的事了。但自从摘了种子之后,每次我散步或骑车经过那两处,自然地会对它们多看一眼,像是给个问候。也发现它们与牵牛花一样,花朵在早晨绽放,在中午左右即已闭合,仅开放一回。若授粉成功,之后它们就会结出一颗颗球形的小果实,里头有4瓣种子。由于它们开花开得很勤,结果率也高,所以一丛三齿鱼黄草的植株,就能生产出很多很多的种子。

虽然如此,它们并没有蔓延得到处都是,因为它们要活着一点也不容易。除了必须与其它野花草竞争,还要与人搏斗。比如在我摘了种子之后没多久,田边沟渠旁石礅上的那一大丛就被人喷洒了除草剂,结果全都枯死。直到好一阵子之后,我才在旁边不远处发现它们重新长出了一些,可后来再次被除草剂给灭去。

至于学校篱笆上的那些,虽然那里不会喷洒除草剂,但只要有人前来割草,就会把它们生长于靠近土地的主茎给割断,然后整丛即死去。待散落于附近的种子发了芽,重新长成一丛,并常常开放出朵朵好看的小喇叭花时,却又差不多是时候会有人来割草了。

所幸这一年下来,到目前为止,这两处的三齿鱼黄草都仍然有余留下一些。有时候我只能见到它们成长中的小植株,有时候它们已长成偶尔能开放着数朵小花的一小丛。幸运的话,它们便会有一阵子能保持着一大丛,让我每次早上经过时放慢脚步,稍微欣赏欣赏。

然而,或许就因为它们随时都可能遭受除草药剂或割草的威胁而突然死去,所以我才更懂得珍惜它们每次的绽放。毕竟,今日不知明日事,我又怎能猜到何时又会有人来洒药或割草?

三齿鱼黄草这个名字实在太难记了,我私下为它取了个小名,这样感觉比较亲切,像是朋友。由于它们一直不屈不挠地对抗除草剂和割草的威胁,我叫它大勇小牵牛。

仔细一想,其实啊,坚忍不拔地面对生命中种种困境的又何止是这种小牵牛?地球上所有的野生命都是一样。活着本来就需要拥有一些勇气。

作者 : 吴咏駩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1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