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18 19:00:00  2219248
古早的事物/清风无忧(芙蓉)
星云

一位研究非遗文化的朋友喜欢发唠叨,说:“最能够代表民间生活的,就是葫芦和丝瓜制作的家具。可惜,这些最能够代表民间生活的东西,到了今天,不是大量给商业化,就是已经绝迹。坊间市集所见的,全是现代化塑料产品。若是真的怀旧,就必须到各种博物馆或者借助怀旧挣钱的复古餐馆或者农家乐店铺。”

我对非遗文化的了解限于皮毛,没有发言权也有自知之明的习惯性扮演聆听角色。不过,日常生活中倒时常接触生活用品,从铝铁、不锈钢、瓷陶器,一直到塑料产品,不得不承认,生物类器材实在有限。或者,当大家强调经济性效益,大幅度发展二产的工业,一产的资源产业特别是农业和手工艺被淘汰也是自然趋势。

朋友还说:“真的要搞这些古早的事物,在现代农业高度推进的今天,也很难找到原材料。”

他在说的,跟城市化进程是有一定的关联性。在城市化过程,大家都搬迁到几十楼高的组屋或者公寓,每天朝九晚五甚而频繁地加班加点,很少人有闲时闲情来搞这些悠闲活。就是到了乡下,年轻人都到外头打工,老家空留老头老太太,有时间大家更热衷打麻将,鲜少搞农活的兴致。

前一阵子到一个朋友乡下的家做客,万万想不到,他母亲却继续沿用葫芦瓢子舀水。与我约莫一个年龄段的老太太了,手脚依然十分勤快。记得她对我说:“这些东西,用了数十年没有换过,也没想到要换。坏了,索性就自己制作,也没什么难度。”

还说:“以前是农牧社会。大家多多少少跟农牧耕耘扯上一点关系。家的后院有一座用杂木搭成的棚架,跟今天的大棚相比,可能有点简陋。但是,小小的棚架,可以种植各种食用瓜果与蔬菜。毛豆、丝瓜、青瓜,就连葫芦瓜,任由它在棚架上攀爬,到了季节,就是收成。”

对她来说,一般瓜果蔬菜主要目的是食用。丝瓜和葫芦瓜,却有食用之外的其他用处。长不好的丝瓜与葫芦瓜,可以采摘下来做菜。长好的、熟透的丝瓜,任由在棚架上长干才采摘下来,皮剥了,就是纤维干燥坚实的“丝瓜布”,可以一整坨利用起来,也可切节,一节一小块,无论洗油污碗盘或者蒙炭的锅具,绝对好用。

丝瓜是抹布,而菇芦瓜是万能盛具。在树上熟透的葫芦瓜,摘取以后,切成两半,可以当作舀水、盛东西或者勺子。形状均匀美丽的葫芦瓜,在头部开口,取掉瓜肉瓜子,就是水壶、药壶甚至酒壶。

朋友的母亲说:“自从进入塑料年代,这些古早的东西都留不住了。”

当然,认识他们母子俩颇久,我是知道她真正的心里话。

孩子教育水平不高,作为母亲的,更希望孩子留在家里务农、搞搞农家乐,陪伴老人家,年轻的孩子的心却飞到了城市里,就是在餐馆做服务员,也义无反顾。孩子挑选的生活方式,也是她口中留不住的“古早”事物。


作者 : 清风无忧(芙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1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