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21 07:20:00  2219480
吴伟才/赤裸鲜艳的糜烂─特异画家昂立戈
艺文Show

2845CFL2020-02-1915820819261421384266.jpg

有时你为某些画作驻足是因为惊叹的美,有些,是因为骇然,因为震慑。昂立戈(Enrico Robusti)的画,就是后者。

他锐利的眼光像看穿了现代人性,而他的画笔,就像一把解剖刀,划开现代人性的表皮,让赤裸裸的糜烂呈现在我们眼前。

他还健在。1956年出生在意大利的帕玛,但不是艺术科班出身,他毕业于法律系,或许这学科让他拥有一个明辨的头脑和一双凌厉的眼睛,看透了人世众生色相,胸口内装满五味杂陈的情绪,一一化作袒露的、讽刺的、意识极其尖锐的作品。

法律系毕业后,他弃法从画,强迫自己去学习绘画的各种表达方式,特别是17世纪范迪克与鲁本斯的写实技法他练就得驾轻就熟,但我却认为,真正在创作意识上影响他的,其实是20世纪探讨后现代人文绝望的“狰狞大师”法兰斯·培根。

在昂立戈的画作里,人的食欲、性欲、物欲与苦闷都是常见主题。而特别的地方是,他不相信人类世界拥有真正的透视角度——他的地平线都是歪的,世界甚至是颠倒的,每个人的站立角度都是荒诞的,就在这些不可能的荒诞空间里,人类漂浮着,扭曲着颈项,斜视着眼睛,贴着一张一张唇色血红的嘴,现代人的浮晃、飘忽,就像他们的欲望一样捉摸不定。

2845CFL2020-02-1915820819265011384269.jpeg

2845CFL2020-02-1915820819257201384263.jpg

从众跟风的集体心理状态

昂立戈画作里揭露的,就像一种后现代都市人的集体心理症状:羊群般盲从。街上所有人都歪着颈项望住天空,但不让你知道他们究竟看望什么,群众情绪是以一种聚集式来等待观奇,而偏偏他们本身就是当下文明里的荒诞奇观。

进食,是昂立戈的重要主题。人在进食时的心态常在画中袒露无遗,险些分不出意大利面上究竟是番茄酱,还是内脏肠子溅满了鲜血?凌空往下看,人们食欲难制的吃相实在骇人。

他作品所选取的空间,多在室内,有一种“在封闭密室里上演着疯狂”的感觉。癫狂人世,狰狞各显,专注抢食的,心怀不轨的,绝望无知的,都挤在一张共同食欲的餐桌上。有一幅作品是公共巴士的上车梯级,挤满面如死灰色的人,所有人围住一个挡着出口的大肚婆;生命已经被挤得没剩下多少尊严,孕妇身边都是一脸厌恶和无动于衷的人。

2845CFL2020-02-1915820819257351384264.jpg

极端愤世嫉俗的创作体现

他画里的家庭常变成苦闷的牢狱,餐桌上女儿披头散发昏厥在桌上,婴儿呼天抢地无人理会,婆婆收拾着倒翻的牛奶,母亲绝望地仰天长嚎,而晚餐的肉,就似一个胎儿放置在烤盘之内,生活就是混乱难挨的苦劳,但一切都得继续下去,父亲的脚步走到门口,最终都是要开饭的。

坐过山车的人们,就像是一窝从妖异天空里发射过来的山鬼,恐惧变得丑陋,轨道是罪恶的红色,惊恐的众生就像要脱轨飞走。

昂立戈并不像是个反社会的人,他只是极端地愤世嫉俗。又如某幅作品,在无人的地下道内,两位看似成功的权威人士,紧紧抓住一个小丑,似在狂吻,也像在噬咬,仿佛就要吸干小丑的血,要把小丑的精髓全部吸进自己体内去。

2845CFL2020-02-1915820819257671384265.jpg

表现美与丑的前卫创作

昂立戈的作风带出了一个论点:表现美,表现丑,究竟会得到怎样不同的受众反应?

确实,在家里悬挂一幅意境美丽的画是更多人可以接受的。但不能就说,这样袒露及如此强烈夸张丑态的作品就无人问津。

1986年他第一次个展,就在自己老乡帕玛,虽然褒贬不一,但引来各方震动那是肯定的。当然,也有人觉得,假如把一幅视觉与意识都如此强烈的画作挂在家里,那么这举动本身也就是一种立场宣告,肯定有不少人也是如此愤世嫉俗,认为这绝对是精彩又前卫出格的创作。

1991年,昂立戈再次展出,特异画家的地位已被公认与肯定。目前,他反而转向为同道中人进行同样风格的肖像画,或许年纪也不小了,这股愤世嫉俗的气焰,也总算是收敛了不少。

2845CFL2020-02-1915820819261421384267.jpg

作者 : 吴伟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2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