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25 09:00:00  2220952
【观看的方式】龚万辉/假日小屋
文艺春秋

狮子的沉默(The Silent of the Lion, 1995)布赫兹/画布赫兹(Quint Buchholz)是德国著名插画家,著有画集《灵魂的出口》、《书的国度》等。布赫兹的插画似乎承袭了马格利特的超现实主义,其实也非常接近梦境的描绘。他的画作笔触写实却画出魔幻,把我们带去比画面更远的想像之中。
狮子的沉默(The Silent of the Lion, 1995)布赫兹/画布赫兹(Quint Buchholz)是德国著名插画家,著有画集《灵魂的出口》、《书的国度》等。布赫兹的插画似乎承袭了马格利特的超现实主义,其实也非常接近梦境的描绘。他的画作笔触写实却画出魔幻,把我们带去比画面更远的想像之中。

冬天是无限延长的季节,湖都结成了冰块,踩在上面,会有什么裂开的声音自湖底深处传来。鞋底下那种闷闷的微响,像是这个世界仍然持续地碎裂、崩塌。他每天都要横越过湖,从这岸,慢慢地走到那岸。几个月的雪,把所有的颜色都变成了灰白。白色折射着阳光,一切都变得晃亮,甚至连背后的影子都吞噬了。若把墨镜拿下来,就什么都看不见。原本以为漫长的黑夜过去了就好,原来阳光普照也一样看不见前方。这就是雪盲。光会超过眼睛可以容纳的限度,全都满溢出来。

如今也已经看不到那些树木和芦苇丛,原以为永远不会改变的景色,这么轻易就被抹去了。湖的那一端,就是他的假日小屋。小屋建在湖畔,打开窗,就是一框的晴雨。时常会有鹭鸶群聚在浅滩上。它们缩起一支脚,安稳地站在水面,像一个一个排列成曲的音符。那是翠绿色的画面。在长长无际的冬天骤然降临之前,每个周末,他都会和妻一起来这里,度过小小的休日。划一艘小木舟渡岸,大概要半个小时。他摇动着桨,穿入湖水,划出长长的涟漪。而妻坐在小船那头,戴一顶遮阳的宽帽,脸藏在帽沿底,轻轻地在哼着什么歌曲。他喜欢那不一定要说话的时光,任由风景缓慢地倒退。突然吹来一阵风,妻子惊呼一声,帽子就被吹走了。他们坐在船上,看着那顶米色的帽子,像是一枚落叶被吹得好远,许久许久才飘落到湖面上。

但是现在湖整个都凝结了,小船早已不能再用。每天他都踩着自己在雪地上留下的脚印,横越过湖面,回到他的假日小屋。今天也带来了食物和水,但跟昨天不一样,他多带了一个凤梨罐头。那是从废弃的杂货店里找到的,看了看罐头底,早已经过了期。走到小屋门口,他用鞋尖铲掉阶梯上的积雪,然后掏出钥匙,打开了门。眼前一下子暗下来。没有人把小屋的灯光打开,屋子总是昏沉沉的,里头的陈设和上次离开之前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空气里仍有一种潮湿而微微刺鼻的霉味。

他走到睡房门口,耳朵贴着木门,倾听房间里的声音。悉悉索索,悉悉索索。妻还在里面,仿佛正拖着长长的睡衣裙摆,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这样就放心了。他卸下了背包,把凤梨罐头拿出来,在厨房里找开罐刀。突然听见睡房里传来什么摔破的声响。似乎是妻把那些碗盘,从桌子上扫下来,哐啷啷破碎了一地。妻子果然还是在怨恨他,他忧伤地知道。

但亲爱的,外面的世界已经崩塌了。

大灾难之后,整个世界从立体变成了平面。为了守护妻,他把妻独自留在小屋里,锁上了门。漫漫长日,妻渐渐内缩成茧,总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头不肯出来,连他也不想见。他每天都从湖的彼岸走来,把食物和水留下,侧耳倾听睡房里的动静。日复一日,各种细小的声音编织成了一种想像的存在。他听见床褥弹簧挤压的声音,可以想像妻正从床上坐了起来。他可以想像妻在房间里走动。隔着一层门板,他听见水倒入杯子的声音,椅子拖动的声音,甚至,如果再仔细一点,他还可以听见梦境的声音。

只是今天,他在妻子的房门外已经站了许久,却一片寂静,什么也听不见了。房间里头似乎真的只留下了空无。他敲了敲房门,伸手想要把门打开,就在那一刻,房间里传来一声惊人的喊声,像是困兽的怒吼,那么低沉却洪亮,连绵不绝的回音,把远山的雪都震落。

他打开了房门,却愕然发现,房间里头空荡荡的,一个影子也没有。

像是一瞬间的雪盲,他再也看不见妻。他一个人呜呜地痛哭起来。每一颗从双眼流下的泪水,都即刻凝结成坚硬的冰椎,一下一下一下,刺戳着这个苍白的世界。


作者 : 龚万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2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