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2-25 07:00:00  2221341
年轻有本钱不怕失败/23岁大学生郑启宇 念书经营锅贴档创活动策划公司样样来
后生可为


锅贴的腌料到蘸点的醋都是郑启宇自己调制,当初为了找出最佳搭配,每天都试验试吃,一天可做上二三十粒,自己和家人都是“白老鼠”。
锅贴的腌料到蘸点的醋都是郑启宇自己调制,当初为了找出最佳搭配,每天都试验试吃,一天可做上二三十粒,自己和家人都是“白老鼠”。



眼前的郑启宇(August)穿着T恤牛仔裤,外表就是普通的大学生模样,说起经历,却是情节迭起;论惊人,十七八岁出头做销售员,一个月最高赚8000令吉;论荒唐,人家大学基础课程读一年他用两年半完成;一个晚上喝一箱酒;论经验,大学未毕业曾在茶室拥有自己的锅贴档,还成立活动策划公司。

他说:“要做到让生意亏钱很难!”口气很大,但是一个23岁青年,就是如此直接。

不过,大家没有看到的是,一个年轻人一面念大学一面创业所走过的洞洞坑坑,需要拥有比别人更强的意志力和韧度。

年仅23岁,郑启宇已做过餐厅、销售员、电梯技术员、网卖、活动策划、开锅贴档等多份工作。
年仅23岁,郑启宇已做过餐厅、销售员、电梯技术员、网卖、活动策划、开锅贴档等多份工作。


创设锅贴店时期,他从买材料包饺子到捧餐结账一脚踢,早上6时开工到凌晨1时才收工。遇到大学有课要上,关起店门挂个牌子,上完课再赶回店里营业,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

他的锅贴生意,3次都以关店告终。目前,还在求学的他兼职活动策划,今年5月毕业之后的道路,他已经规划好:暂停自己的活动策划公司业务,进入其他活动策划公司吸取经验。“我不会有梦想,我会设下目标。”

那锅贴生意以后可能会卷土重来吧?“不是可能,是一定。我放了很多心血在里头,总有一天,我会做回来。”年轻人的语气又再出来了。


大学一年级  当锅贴档小老板

郑启宇在大学一年级时,知道朋友的锅贴档要出顶,眼睛亮了起来,决定圆他的老板梦。虽然只是店里一个档口,他请了3个工人,也算是当起小老板。

他从采购、包饺子都是亲力亲为,重新调制腌料和蘸醋,开始时生意大好,所得盈利扣除开销,每个月还净赚大约7000令吉。

郑启宇坦言,自己真正喜欢的是餐饮业,活动策划领域虽然也喜欢,但很困人,没有固定工作时间。
郑启宇坦言,自己真正喜欢的是餐饮业,活动策划领域虽然也喜欢,但很困人,没有固定工作时间。


郑启宇喜欢烹饪,只见他拿起一个锅贴皮,放上内馅,手势娴熟地捏出花样封口。
郑启宇喜欢烹饪,只见他拿起一个锅贴皮,放上内馅,手势娴熟地捏出花样封口。


开锅贴档时不管多辛苦,郑启宇都没有浮现过放弃念头,因为他知道一旦放弃,就会失去了自己拼搏出来的东西。
开锅贴档时不管多辛苦,郑启宇都没有浮现过放弃念头,因为他知道一旦放弃,就会失去了自己拼搏出来的东西。



这个数字对在籍学生来说,是一笔相当大的收入,数千令吉现金握在手里,他把持不住,天天无酒不欢,身上有钱就花。但是,开在金宝的锅贴档是做大专生生意,头两个月赚钱,第三个月遇上考试和交报告季节,生意急转而下;没有做生意经验的他,没有留下一些支撑生意淡季的老本,锅贴档做了半年就关掉了。

他不甘心,还想把锅贴档再搞起来,就把手上剩下的钱丢进外汇市场,希望炒出一笔资本,但这个捷径踫壁了,他全赔了进去。哥哥伸出援手,让他租下一间商店,锅贴生意二次开张,不过生意不见起色,半年后又关门大吉。

他之后和一名同学合伙,第三次开起锅贴档,但盈利始终不多,却很困身,他想专注学业,加上父亲这时诊断得病,于是,锅贴档再次关闭。

“无论怎么做,后来的生意始终不如第一次开档那么好。我觉得,是有运时我没有好好珍惜,最后运就用完了。”


接触活动策划  开设公司

活动策划则是从19岁开始就没停过。郑启宇念大学基础课程班时,在活动策划公司当执行员的姐姐就带着他出外工作。他从低做起,先是当普通的工作人员,去到现场叫干嘛就干嘛,跑腿、搬搬抬抬,慢慢地赚到钱,也慢慢产生兴趣。

“活动策划有很多预测不到的东西,比如安排了歌手,如果他上台前肚子痛,整个流程就会乱了,你要在很短时间内解决这个问题,很有挑战,也很刺激。”

做了一年多后,他再接工作时,已是主管级人马,3年后,他开设自己的公司S.ONE EVENT,业务偏向提供模特儿、工作人员、展销女郎等等,这都需要人脉。

“必须和展销女郎、模特儿等保持联系,比方生日时在社交媒体或电话上祝福他们,或喝下茶吃下饭,这样他们才记得我是谁。下次有工作,他们才会留时间给我。”

他坦言,他这种业务不算是真正的活动策划,而是用联络网在赚钱而已。“如果要说策划全场,比如办一个公司年度晚宴,我的‘料’还是不够。所以毕业后,会进入活动策划公司工作,自我增值。”


不爱读书  却清楚未来路向

中学毕业到现在,郑启宇做过销售员、电梯技术员、在咖啡厅打工等等;他属那类直率又世故的年轻人,有社交手腕建立联络网,22岁时已有人献议4500令吉聘请他,但他拒绝了。

“应该很少人在22岁时可以拿到这样的工钱,但如果我不读书去做工,学历只有大马教育文凭(SPM),日后升职时,如果公司说要有大学文凭怎办?有一纸学士文凭,至少有一个保障。”

亲戚都叫他“世界仔”,他可不认同,觉得“世界仔”是指捞偏门的,他做的是正行;也有朋友认为他复杂,少与他为伍,他两手一摊:你们自己喜欢咯!

郑启宇目前在金宝拉曼大学念公关系四年级,他坦言自己不是爱读书的学生,SPM一个A都没有,C就有5个,其他的非D则E,一科不及格;学校里很多人也觉得他不是读书的料,他比别人迟一年半才毕业。他的算盘是这样打的:若专注读书,出来社会已经比其他人慢了一步,要和人家平起平坐甚至超越,就一定要有更多的经验。

“我不会在意人家怎样看我,因为每个人要的东西不一样。你要的是成绩,你去,我不干涉你,但我要的东西是别的,所以我不会特别在意成绩。我也有成绩,只是和你们的成绩不一样。”


爸爸等不到我开茶室

郑启宇原本是让家里头痛的孩子;中学毕业后赚到钱,他挥霍度日:一星期泡夜店两三天,吃饭是到咖啡厅,手里有多少就花多少。念大学基础课程班时钱都花光了。他无心向学,每天游手好闲吃喝玩乐,成绩惨不忍睹,一个学期念3科都可以“肥佬”(fail)两科。

妈妈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一直呵责说给他钱读书无声无息,把钱丢进海里还有“咕咚”一声,他还觉得妈妈心疼的是钱。妈妈为这个儿子烦恼到每天不能入寐,身体出状况,医生又检查不出什么毛病。她被问到是不是担心什么时,眼泪哗地就掉下来。郑启宇后来到医生那里检查身体时,被医生责备一顿才知道,妈妈的眼泪是为他而流。

妈妈从责骂到最后苦苦相劝,发简讯都是语重心长,她对儿子的失望,他其实也心酸,在升上学士班时,他决定要做出改变。

“说100%改是没有啦!我还是有吃喝玩乐,只是没有像以前那么夸张,读书也确保至少要pass(及格),因为她最想看到我毕业。”

开了锅贴档后,妈妈嘴上没说什么,但都会出手帮忙,也会向身边朋友推荐儿子的锅贴。他知道,妈妈心里是赞许的,是没有说出口,就像她的爱一样。

郑启宇的目标是在33至35岁时,在活动策划界做出名气,也做出受他人肯定和知晓的活动项目,然后放下活动策划,回归他最爱的餐饮业。

第三次开张,郑启宇的Gyoza爆酱锅贴王档口在金宝的一个茶餐室内,档口外观简洁,招牌、餐单都显露出年轻气息。
第三次开张,郑启宇的Gyoza爆酱锅贴王档口在金宝的一个茶餐室内,档口外观简洁,招牌、餐单都显露出年轻气息。



他也计划在27或28岁时,开一家茶室,这和爸爸有关。“我爸爸放工后,都不会先回家,去茶室坐上一个多小时,和人家聊聊天。我27岁开茶室,爸爸还不会太老,我和他说:你喜欢坐茶室,我开一间给你坐!”

爸爸的回答则是:等你毕业后才说!去年年中,爸爸被诊断出肺癌,短短几个月内离世,过世前几天,还问起郑启宇何时毕业。

“很后悔。我说要开茶室给他,也只是嘴巴讲,行动上还是玩。如果念大学基础课程班时我没有一直玩,没有比别人迟两年半毕业,爸爸已经看到我毕业了。”

郑启宇(后排右一)与父母兄姐在去年新年时在家中合照。父亲过世后,他开茶室目标更坚定。
郑启宇(后排右一)与父母兄姐在去年新年时在家中合照。父亲过世后,他开茶室目标更坚定。



今天我帮你  明天可能轮到你帮我

郑启宇认为,自己擅长的是语言能力,跑销售时还特地学客家话,听客家人讲话就硬搭嘴,这样就学成了;他也觉得,自己可以忍受得住他人玩笑,也会看他人脸色。

“你讲我,我不会生气,没有必要得罪人。就算讲赢你,我也不会得到什么奖品,赢来干嘛?也有人觉得面子很重要,反而我觉得我的面子不值钱。现在我还没有什么本事,人家不需要给脸我;等到我有本事的时候,人家就会给脸我,那时我要拿回面子,不难。”

问他可以给想创业的年轻人什么劝告,“不要怕你倒,反正年轻,倒了就再来。和人家讲话的态度和责任感也很重要,做错事要负起责任。”

他不觉得自己有比他人厉害之处。“那些觉得自己比他人厉害的,一定很怕他人厉害过自己。但我不会怕,我会的东西都很愿意教你,你厉害过我,我也是替你开心。”

“你超越我时,可能你会记得我呢,可能有一天我需要你帮忙。”

作者 : 麦肖剑(记者) 郑霹麟(摄影)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25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