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26 19:00:00  2222305
【乡情味蕾】美禄情缘/紫石(史里肯邦安)
星云

最近总会看到有款绿色的车子停在路旁绿荫处、油站旁、商店前,兜售美禄饮料。这款似曾相识的绿色车子在我小时候偶尔也会驶进校园。那是童年的甜蜜时光。那是不必上课的片刻。同学雀跃地排成长长的人龙游向那绿色的卡车,游到那庞大的绿色容器前,等待一身绿色装扮的大叔扭开设在容器下端的开关。目睹褐色液体如自来水般源源不绝,勾出了我的灵魂。盛在小小纸杯里冰冷的巧克力于齿间滋出了温度。在物质匮乏的年代,绿色车子的到访宛如午后艳阳般炙热,浓稠的冷饮则像是久旱后甘霖的降临,香醇、喜悦。

那个年代乡里盛产咖啡。每日清晨,我还赖在床上两眼惺忪半梦半醒就已闻到屋里咖啡香气弥漫,甚浓。往往厨房方形的木质饭桌上搁有一大壶的黑咖啡,理所当然就是家人当日早晨的饮品。有时早餐喝不完,还可充当下午茶的饮料。据我所知,当时的美禄就是营养品。尤其在学校考试期间的清晨,母亲会在美禄热饮的杯子里加个半生熟水煮蛋,说这样更为滋补。不过对于半生熟蛋那股腥膻我始终不敢恭维。兴许母亲偶尔会以三分糖一分美禄冲出一大壶的诱惑。那稀薄的褐色液体激发我对巧克力的幻想,欲罢不能。有好几次我趁厨房无人,爬上了凳子偷偷拿下碗柜上绿色罐子,撬开铝盖,把那褐色的魅力一匙一匙地舀进嘴里,嚼进了美妙和快活。

魅力无穷的巧克力在长大后的日子里已不稀奇,不论含有果仁、酒味、黑的、白的、本土的、海外的……究竟没比当时站在凳子上一匙一匙舀进嘴里的褐色粉末更为快活。也许童年的回忆终究最为甜美、逝去的时光总是最为珍贵。然而世间事谁也说不准,这属于我幼年的奢侈饮料如今却落得和印裔大兄售卖煎律及啰惹般随街摆卖。

回想起早期美禄的电视广告画面,绿茵盎然。着实让人误以为此饮料属于蕉风椰雨。当时广告里的友族仁兄身着绿色运动装,精神奕奕的举起绿色杯子饮上了一大口的美禄后随手抹去嘴边饮料残余。赤道烈日下,他的笑容自信满溢,仿佛是本土的骄傲。很久的后来我才惊觉原来美禄不是半岛的品牌。即便如此,这属于袋鼠国的产品究竟也潜入半岛饮食的命脉,成为了道地的一框风景。诚如一个未谙姑食性洗手做羹汤的新嫁娘,从最初在生活背景全然不同的环境适应到后来成为家庭里不可缺的一分子,我相信除了自身的付出,更多时候是这个家庭的接纳与包容。这不禁让我想到当年东北炎黄种子如蒲公英般散落南洋热带岛屿,扎根,繁衍成今日半岛其中的一大民族。这一切,绝不只是华夏子孙独身的自豪,其实要感谢这片土地的接纳,让漂泊无依的生命得以安放,也要感谢那郁郁苍林以及沿岸的涛涛海域让无数的生灵得以孕育。

把话说回这个名称源自于古希腊曾获6次冠军摔跤能手体育健将——克罗托那米罗(MILO)的美禄饮品,原来也渐渐演变出多种的喝法了。某次与弟弟在嘛嘛店用餐,他要了一杯美禄加雀巢咖啡,称“NESLO”;女儿也曾点一个“美禄恐龙”,乃是在冰冷美禄饮料上撒上厚厚的美禄粉。除了喝法多样化了,美禄亦增加了不同质量的包装。某次,偶然在猫城某间超市发现了狮城包装和袋鼠国包装,当然其价钱远比大马包装高了好几倍。听说袋鼠国包装巧克力浓稠,更接近早期的产品。只可惜马币的疲弱叫我让其价格给吓坏了,不然就能验证巧克力浓稠的说法是否属实。

坦白说,亦如亚裔对米饭的依赖,美禄似乎已潜移默化于我饮食里。诚然超市货架上摆有的巧克力饮料品牌数不胜数,我却始终垂青于美禄。一直以来不论为孩子准备饮料,或是烘焙蛋糕、饼干、制作糕点、布丁、燕菜什么的,我也不惜加入这份褐色的执着,似乎欲将这份情缘延续在孩子的生活里,更多时候像是重温着过去的记忆,香醇、甜腻。

说实在,似乎与美禄的情缘就像是生命中某段深久的情感,虽然激情不再,却已烙入生活的习惯,成了日常。我在想,于南洋岛屿扎根多载的炎黄子孙究竟也习惯了岛屿的乡土风情,敢情也情牵这片土地。其实,说得明确一些,他们的血汗和泪水,以及生命的全部记忆确确实实都已渗入了这片土地。想必对于这片土地,对于这些山河大地、一草一木,绝不再只是纯粹的习惯或情牵那么简单了。


作者 : 紫石(史里肯邦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2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