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03 19:00:00  2227127
【犁生活】对土地说我爱你/彭敬咏
星云


“……然后你必须对它说: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从日本冲绳的阳光农场来的大城先生,在示范如何在田地四周灌注EM时说道。在烈日下,参加工作坊的大伙儿都笑开了。

EM是 Effective Microorganisms的缩写,中文可译为“有效聚合菌”,主要成分有光合作用菌、乳酸菌及酵母菌,是日本比嘉照夫博士在1980年时的发现。现今的许多农业科学领域也推崇此乃农耕必备良品——居家种植、大园连作、畜牧除污、还肥于田之佳酿。在日本甚至有结合EM而出产的保健食品,我心想,那可能是进阶版的消化饮品, 让人类也可以进行光合作用(开玩笑)。

就在新冠状病毒肆虐的尴尬时期,为了接下来的农业案子——种植有机蔬菜,我依然循着早几个月前就预定的计划到泰国曼谷以北的一座著名农庄, 学习自然农法(Nature Farming)。在飞机降落之前,我戴着口罩从机窗向下望,一格接一格的稻米田犹如黄绿色的百衲被铺在平坦的大地,阳光微微照进机舱里却咄咄逼人地有点热辣。此时的感觉就像以前降落砂拉越的古晋机场之前,在空中看到延绵无际的油棕园和一条有如脊骨的拉让江, 阳光却无比嘲讽地射入我的眼睛,让我顿时变成怕吃不饱和怕赚不够,眯着眼睛的人类。在地球能够播下种子的土地上,我会不会也成为了盗窃资源的农夫之一?

我此次参加的农业教育课程及工作坊是由泰国的非政府组织——APNAN(Asia Pacific Natural Agriculture Network)暨亚洲太平洋区自然农耕协会所举办,主要学的是日本冈田茂吉流派的自然农法。冈田先生早于1935年便开始推广无化学肥料、无农药栽培的农耕;他的核心农耕思想是顺应大自然,发挥土壤原来的力量,结合畜牧的粪便,不利用化学肥料,进行自给自足的农耕作业。除了身为农夫,他本身还是世界救世教的创办人、书法家、画家、歌人、造园家及建筑家。在农庄对面的建筑楼上的展览馆里陈列着冈田先生的一些书法及字画,从作品中很难想像他是一名拿锄头的农夫。我觉得自然农法对冈田先生来说,不仅仅是一种农耕法,而是他与自然界和平生活的某种禅。

从日本冲绳阳光农场来的大城先生是一名开朗的农夫,脸上总是挂着笑容。他在那堂对着土地说爱你的工作坊,主要是分享给参与的学员,他如何利用EM在他管理的阳光农场设置了形而上的能量场。EM能量场的实际操作其实是在农田的4个角落,把EM菌群随载体(木炭)埋入泥土,并在土地边缘洒下菌液让4个主要的埋点链接,形成一股肉眼看不到的植物防护网。据解释,EM能够释放电离子,在泥土里形成磁场,最后致使农田产生一股让植物欣欣向荣的能量。我对这个做法半信半疑,但我百分百相信如此做法会赋予农人一定的精神力量。

台湾诗人洛夫写过以下这首藏头诗〈我不懂荷花的升起是一种欲望或某种禅〉:

我突然喜欢起喧哗来

不过睡在莲中比睡在水中容易动情

懂得这个意思我们就无需争辩

荷,一遇大雨便开始鼓盆而歌

花萎于泥本是前世注定

的一场劫数

升华也者毕竟太形而上了

起始惹祸的即是这

是非之根

一刀挥去,大地春回

种种恶果皆种于昨天识食了一朵玫瑰

欲念欲念,佛洛伊德

望尽天涯看不到一盏灯火

或者一只竹筏什么的

某年某月某日某某在此坐化

种瓜得鱼不亦宜乎

禅曰:是的是的

有些事情,我们真的不会明白,比如种的是瓜却得到的是鱼,其实是一种祝福。比如真诚地向土地说3次:我爱你,我们就会开始疼惜及保护它。


作者 : 彭敬咏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03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