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09 09:25:00  2229091
许钦斐/3月8日又思念阮玲玉
编采手记

3227KKH2020361322501729412.jpg

每年3月8日妇女节,总会思念起1935年3月8日自尽逝世的阮玲玉。

老上海电影明星之中,我最爱阮玲玉。

其实平日偶尔也有想起阮玲玉,会把从前开心买到的阮玲玉主演的老上海电影DVD找出来一再重看,尤其《神女》。而今,YouTube可轻易找到《神女》、《桃花泣血记》、《新女性》、《国风》、《一翦梅》完整电影,有些甚至是修复版,画面比我买到的DVD清晰许多,连似乎没出过影碟的《小玩意》都可以在YouTube看得到。

虽然如此,我还是比较喜欢有影碟在手,即使影碟收录的电影白雾雾一片看不太清晰。

阮玲玉遗书中的“人言可畏,人言可畏”,至今人言依旧可畏。

阮玲玉逝世后留给同居男友唐季珊的两封遗书,后来有学者说是唐季珊假造的,真正的遗书是刊登在1935年4月26日《思明商学报》的两封,一封是阮玲玉写给早已分居的张达民,另一封是给唐季珊,两封都是直接控诉这两个男人的语气,文字也似乎比较合情理。可是,据说《思明商学报》发行量很少且是一份内部刊物,没有流传下来,今天根本找不到原件来对照。

近来又有人从一份1935年4月26日的电影刊物《电声》找到可能是两封所谓“真遗书”的由来,是来自一篇注明出自《思明商学报》的电影文选〈真相大白 唐季珊伪造遗书〉,文章后面却有个括号注明“四月一日”,也没有遗书照片。

于是,“真遗书”又变成可能是假造的愚人节文章,被指为伪造的最初两封遗书又可能是真的了。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有文字印刷的尚且如此,今日虚拟世界的网络更是如此。

在近期莫名其妙换政府期间,有网友说这日日高潮迭起一日多变的政局,正好暴露的传统媒体的不足:新闻不够快,尤其纸媒,到了第二天印刷出来,根本追不上新闻的变化。

可是我想,这次事件不正好暴露了新闻资讯“太快”的缺点吗?局势一有任何变化,网民第一时间在脸书开骂,骂谁有阴谋谁是走狗谁欠谁一个道歉,结果一日内政局再变,发现自己骂错,于是静悄悄删帖或修改文字;政局突然又再翻转,觉得自己骂的好像说得过去,又不用删帖了,如是反反复覆,直到学会“让子弹飞一会儿”,先静静观察,等有定局再说。

那几天的早报我都收著,将来说不定会是这段历史的完整记录。



作者 : 许钦斐(副刊编辑)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09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