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16 16:38:19  2234973
【全民阅读】我的书店时光 PART 1 : 怀旧篇 / 甘汉光
说书


甘汉光 (越读者版主之一)
甘汉光 (越读者版主之一)


吉隆坡的上海书局。
吉隆坡的上海书局。


“世上处处皆有好风景,然而最吸引我的,还是书店风景。”相信所有的爱书人都会认同书店作家锺芳玲说的这句话。

本周的【全民阅读】,我们邀请群友分享他们和本地书店的故事,一起画一幅本地书店的风景地图。

陈耀泉博士(前理大讲师,霹雳人) 我的书店回忆录

买书的岁月,可追溯到1970年代中期。那时在槟岛的工艺学院就读高中,常在周末到德顺街的二手书摊买书和杂志。我记得在那里买了萧遥天的《食风楼随笔》、巴素的《马来亚的华人》中译本、高原出版社的文学书籍、《教与学月刊》、《当代文艺》、《海洋文艺》、《伴侣》、《读者文摘》、《国家地理杂志》等;可惜后来搬家时都丢了。高中毕业后,继续在工艺学院就读中六班。由于种种原因,中六班还没读完前,我就转入吉隆坡蕉赖工艺师训学院接受两年的师资培训。在吉隆坡那两年,我会在周末时到武吉免登一带买书,经常光顾的书店包括长青书店、马图、友谊书店。1979年师资培训完毕后被派往瓜拉登嘉楼执教。瓜登没有一间像样的书店,倒是一些购物中心有售卖文学书籍。我记得在福基成购物中心买了几本蒋芸的散文集和金庸小说。那段日子,我也经常光顾一间回族经营的书店。这间书店名为Abdullah Al-Yunani,专卖国家语文局出版的马来文书籍。学校短假时也偶尔南下吉隆坡买书。年尾长假回北马则会到槟岛的绿苑书廊或沓田仔的传统书店买书,也会光顾坐落于槟岛广场的时光书局。1980年代末期,槟岛光大开了第一间大众书局分店,那时我已调回北马执教,经常到那里买书,也会到从德顺街搬迁至中路的二手书摊买书,二手书摊后来搬迁至吉灵万山,我偶尔也会去光顾,而坐落于槟岛广场的时光书局,始终是我买英文书的主要管道。遗憾的是,绿苑书廊在1990年代结业。

2011年,吉隆坡商务印书馆在槟岛皇后湾购物广场设分店,我也成了这家书店的常客。槟岛还有4间不错的独立书店:Areca Books、Gerakbudaya、Book Zone和Buku-buku Beach Street。这4间独立书店,卖的都是精选书籍,各有特色。

1970年代,槟城的沓田仔有七八间书店。据说在1960年代,这条街共有二十多间书店,到了1970年代,书店数量虽然剧减,但仍然是北马一带最出名的一条书街。这条街有几间棺材店,因此也称为棺材街。1970年代,还在经营的书店包括亚洲、南洋、世界、儿童世界、远东等。亚洲和南洋主要售卖参考书和文具,世界和远东则售卖各类书籍,而儿童世界,顾名思义,卖的是儿童书籍。我最常光顾的是世界和远东,买了不少文学书籍,其中包括盗版书。当年盗版书非常猖獗,连书店也公开售卖。1990年代,吉隆坡的商务印书馆也进驻沓田仔,在那里开了一间分店,这是当时槟城最有素质的书店。遗憾的是,随着槟城购物广场开设大众书局,这条街开始没落,书店生意一落千丈,有几间被迫关闭,其余的惨淡经营,昔日光辉,已成为历史记忆。


金宝漫延书局。
金宝漫延书局。


郑俊鸿(吉隆坡人) 隆书店回忆录

① 新华书局: 一间在Kota Raya对面,一间在半山芭旧香港商店里。我的第一次“黄易接触”从此开始。

② 远东书局:苏丹街尾棺材店那儿,老板娘是我中学同学的姑姑,我还在楼上的租书店打过假期工,这里有着几乎最齐全的台湾武侠小说。

③ 世界书局:茨厂街里头,应该是那时候最大间的书局了。我所有的天地出版社的古龙就在这里买的。

④ 旧商务书局:应该是那时候书价最昂贵,门面最舒服的书局,里面总有一股清新的书香味道。

⑤ 上海书局:文房四宝必购之处,进门就飘来着浓浓的墨水味。现在上海书局也走入历史了。

⑥ 学林书局:学霸必到之处,我的中国版科普就在这里开始。这里有着最齐全的大陆版书。

⑦ 天地书局:毗邻半山芭仙师庙,有很多香港天地出版社的书,最后一次去已是10年前。现在天地还在吗?

⑧ 新欣书局:我在这儿打过很多次的假期工,主打书展,专卖台湾和中国的励志历史科普人文书籍。

⑨ 友谊书局:儿童书特多。我小时的儿童乐园应是从这里开始的,启发我的阅读生涯。

⑩ 大书局:The Big Bookshop。茨厂街丰隆银行楼上,里头有很多英文和历史书籍的。

最后提一提隆中华大会堂,以前每年学校假期必朝圣之地。集全吉隆坡十大书局,回想当年每回车水马龙之盛况还真感慨万千。时光匆匆,回味无穷。

黄远雄(马华诗人)追忆中哥市内3间书局

五六十年代的吉兰丹哥打峇鲁市区,印象中只有两间华文书局惨澹经营,一是旧址在惹籣督哈金朝往闹市十字街尽头交界处,右拐转入人潮较拥挤惹籣苏丹娜再娜,书籍摆设杂乱的上海书局;另一间是丽都戏院前的大草场附近,店号曰:我的书局。

当时物资贫乏,华裔人口寥稀、阅读风气不佳,书店仅摆卖少量武侠或爱情小说,以及电影画报杂志撑门面,其余多是学校课本、作业簿及文具。我之所以与上述两间书局结缘,是因为从小学四年级,我开始叛逆,无心上课听讲,时常与不同班级的同学们集体逃学。

哥打峇鲁市区除了寥寥无几的狭窄街道外,能让我们避开熟人、恣意玩乐又隐蔽空旷的地方不多。我们惟有在午间宁静的丽都草场上游游荡荡。玩厌了开始萌生新意,一个人掉队到草场对面的书局,无意中发现在店前的一台小型木书柜,里面排列许多从香港运输进口,小小精美的连环图,几乎都是精彩绝伦的中国章回、演义小说绘本,如《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杨家将》、《隋唐演义》、《说岳全传》之类的连环画图,让我目眩神迷,仿佛阿里巴巴掉入四十八大盗的宝窟,从此找到一座点燃我童年文学梦的宝窟。

因为小六无心上课,考试成绩恶劣,结果无法进入国民型华文中学,父母亲惟有将我送进西马东海岸惟一、学费较昂贵的中华独立中学。之后阅读兴趣有明显转变,开始废寝忘食阅读武侠小说。为了不让同学捷足先登,我三不五时往书局柜台窥探,也不惜蹿进上海书局寻幽访胜。一直到上海书局搬迁至与旧址相离不远的惹籣苏丹娜再娜不久,我在其书报摊发现一本当时售价二角钱的学生周报,那时开始走上一条漫长、始料未及的文学路。

高一那年,隔壁高二班来了一名学长,名叫戴锦铭,不知从哪里搬来许多港台新派文学书籍,花蝴蝶般穿梭在哥市3间华文中学学府内散播文学种子,间接为我们打开了另一扇清新窗槛。戴学长高三毕业后,远赴新加坡学技谋生之前,马不停蹄与友人合资创办新书局,引进不少港台现代文学书籍,从而为哥市民打开另一扇文学风景。

陈川兴(金宝诗人) 金宝书局的旧时光

1977年4月30日傍晚,豪雨下骑摩哆车扺达金宝后,窝居于此43年,没离开过。多年来在金宝乡镇生活,有许多美好回忆。

金宝乡镇43年来创立了5间书局:① 谢君记书局、② 锦记书局、③ 文光书局、④ 戚伟卿书局,以及 ⑤ 近十余年前创设的漫延书局。

5家书局目前仅存锦记书局,今已改成文具店,其他的都在岁月淘洗下无疾而终。5间书局都和我早年求知中密切交织过,也烙下我与书永不磨灭的感情。当年我的薪金为120令吉,除了生活开销,全都花在买书,一分钱都没剩。

让我接触现代文学的是谢君记书局。谢老板在南洋大学毕业,代理台湾出版的洪范、尔雅等丛书,数量虽不多,却让我大开眼界。老板说书任选,可马上取走,与供分期摊还书款。此书局有代理《蕉风》、《蕉风丛刋》与《学生周报》等杂志。

我也常钻进戚伟卿书局窄暗书架小角落探宝,收获有连士升、鲁白野等作家的书。我总是衣裳沾满灰尘和蜘蛛丝,打着喷嚏走出来。

我在锦记书局买了两本同样的《星加坡一百五十年》。一本在最高书架上找到,取书时须上木梯。当年书价每本叻币30或50元吧?另一本在地上书堆中发现的,感觉它孤苦夹在其中,后来在沈老板鼓动下取走。

文光书局是两兄弟主持的,一瘦一胖,我喜欢瘦老大多些,因为买书有优惠。书店左右两大书架,置满中文旧书。

至于数年前休业的漫延书局,主卖中国版文学与文化的书,对象是拉曼大学中文系学生。恰逢那期间冒起的淘宝严重打击生存根基。我从那里也买了不少。


槟城的沓田仔的儿童世界书店。
槟城的沓田仔的儿童世界书店。


槟城沓田仔的书店。
槟城沓田仔的书店。


旧商务印书馆。
旧商务印书馆。


锦记书局买的新加坡150年。
锦记书局买的新加坡150年。



作者 : 甘汉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16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