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30 09:10:00  2241512
林德成/疫情
编采手记


这一期聊全马人民的第一次——行动管制令。为了遏止冠病疫情扩散,政府当机立断抉择,宣布从3月18日起至3月31日在全国落实行动管制令,目前更是延长2星期至4月14日。有关宣布霎时让每个人的社交群组炸开了,填满了各种骚乱、传闻和揣测,很多人脑海里也立即想到“封城”二字。封城?锁国?马来西亚还没走入这个阶段。关于封城后的生活限制,比我们率先经历冠状病毒病肆虐的中国民众很清楚。期间我与中国朋友保持联系,聊天时稍微提及了这里的局势,对方说,严重了肯定会全面限制,“这个东西传染性很强。”

对,病毒具备高度传染性和杀伤力。意大利疫情失控时,医疗体系遭受很大冲击和承受很大压力,疫情之严重仅次于中国,从2月23日的155确诊病例,16天以后,人数破万了。我国是在1月25日发现第一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当时政府依然有能力防堵和控制。3月份开始,冠病确诊病例剧增,大部分与大城堡清真寺传教士集会的感染群有关。大伙儿心底已经知道,大马开始失守了。

首相慕尤丁在3月16日公布了这个禁令,让民众尚有一天时间采购物资,整顿好心情迎接限行令的到来。17日这一天,民众奔向商场。老一辈的人或许马上联想到戒严时期情景,比如资源匮乏、局势混乱、禁令期限会否延长等。我的手机就有两三则简讯询问凌晨12点后会不会封路?由于这项指令涵盖很大的范围,政府没同一天透露任何内容细节,加上要关闭商铺,牵动了民众的神经线,一波又一波的人潮涌入商场。

行动管制令最终目的是杜绝群聚潮,避免交叉感染或惹上病毒。结果,政府和警察的举措像是“盲头乌蝇”,没有妥善协调,无论是购物潮或争先恐后到临近警局申请通行证,提高了民众受感染病毒的几率。

究竟回乡是不是一种错?这里不欲置评,有些人的家乡可能只有年迈两老,他必须回去照顾和安顿他们的生活。有些人是背井离乡来到吉隆坡大城市工作,如今限制两周不出门,在顾虑到生活成本,不得不回去家乡再打算。与此同时,国内一些大学学院要清空校园,学生们被迫要离开宿舍回乡。网络上不断有人抨击,指回乡的人是扩散病毒者,实际上,抨击者是否有站在不同角度思考。

相信不少人有看到商场抢购物资的“盛况”,在危机意识高涨情况下,大家都不会考虑到为后来者保留任何物资。不过,有危机意识并不代表理解政府政令,第一天的限行令,相信大家从新闻上可以看到各种乱象百态,还有人在茶餐室吃早点,不戴口罩买食物。政府在落实行动管制令没有说“wajib”,变成大家都不认真起来,就连首相当晚8时的电视直播,也犹如大家长,苦口婆心劝告民众不要出门。我还倒希望他是采取雷厉风行的态度,严法惩治违令者。

“Just stay at home.”那场电视直播,他一脸倦容,没有提出进一步的防疫措施,倒是令人记住了这句话。


作者 : 林德成(副刊【e潮】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30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