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07 19:00:00  2249005
【犁生活】给你一首诗,要你安静地坐在那里等候/彭敬咏
星云

行动限制令的第一个礼拜天的早晨,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车。阳光其实特别明媚,但是仿佛正在酝酿着一场阴雨,天气和病毒一样地让人无法预测。因为在食物的生产链上,我的工作,几乎没有受到限制令的太大影响。种菜原就是远离人群的工作,更何况在任何时刻,尤其是紧急时期,粮食更是需要源源不绝地供应。 “锄头帮”也算是抗疫的主要后防之一吧,我鼓励着自己。

原本以为离我们有点遥远的新冠状病毒,不知不觉地像突然袭来的海啸,几天前大家都还如常地聚会,外食;如今在行动限制期间,大家突然戴起口罩,像在汹涌的浪潮上抱起救生圈,并怀疑着四周都浮游着病毒。而我并没有戴口罩出门,因为家里没有口罩,而且从农历新年期间,整个城市的药剂店就已经买不到口罩。

“我这里有一些,你拿几个去戴吧。” 我的伙伴递了几个过来。

“多谢,一个就够了,先暂时顶住。” 毕竟要去油站和超市买东西,如果没有戴口罩,很容易就被标签成病毒传播者。况且,我从油站店员的不屑眼神里,看得出欠缺防御的人等同魔鬼的心思。四处辛勤奔走,在前线处理行动限制令所引发的种种民生问题的居銮周州议员,因为拍照时没有戴口罩(他也买不到口罩),竟然在网络上被攻击成是在到处散播病毒。我想,人呢,当然可以有自私心。人的自私心,可以让自己把自己先照顾好。自私的人往往可以很有条理地管好自己的安全及荷包,如果也能管好自己的嘴巴,那也就无害了。曾在美国工作时的上司告诉过我说:你用自己的自私心投你想要的政府,就是对民主最大的贡献。想想也对,自私心原就是根本的人性之一。

在中国武汉爆出新冠状肺炎之前,我在新的园里,每天都必须往返一条狭长的水泥桥开关水泵。桥离沟底大约有一层楼的高度。刚开始时,步步为营,心里想着最坏的打算:万一不小心脚滑,我要如何向左倾斜,然后左手向上,右手反拍,至少可以抓住一下桥身,就算最后抓不住,也可缓一下落势,不至于头下脚上跌下去。好几个月来,天天走在上面已经习以为常,步履轻盈,已经没害怕。只是有时忽尔往桥下看,想到危险性,心里不免一颤,脑里会再次演练如何保护自己的跌落姿势。平常的好日子过习惯了,我们近期一直被新冠状肺炎的种种讯息环绕着,心理上就会很自然而然地产生更加谨慎的态度,甚至疑神疑鬼。让自己融入抗疫的步调里,保持身心健康,那是我们现在该做的事。

行动限制令其实也非常接近戒严了,大多数人都待在家里,可能是闷,可能是有闲,在网络上突然看到许多创意之作,有音乐、笑话、搞笑影片、作文等等。或许人在限制行动的情况底下,那种无所事事却总得要干点什么的想法,往往会产生令人意外的创造能量。这次的行动限制期间,大家也许正在更迅速地成长,也说不定呢。

来,为了累积多一点能量,现在无所事事的你,和我一起读首诗吧,就读这首最近刚过世的台湾殿堂级诗人,杨牧的〈让风朗诵〉:

假如我能为你写一首

夏天的诗,当芦苇

剧烈地繁殖,阳光

飞满腰际,且向

两脚分立处

横流。一面新鼓

破裂的时候,假如我能


为你写一首秋天的诗

在小船上摆荡

浸湿十二个刻度

当悲哀蜷伏河床

如黄龙,任凭山洪急湍

从受伤的眼神中飞升

流溅,假如我能为你


写一首冬天的诗

好像终于也为冰雪

为缩小的湖做见证

见证有人午夜造访

惊醒一床草草的梦

把你带到远远的省份

给你一盏灯笼,要你

安静地坐在那里等候

且不许你流泪

作者 : 彭敬咏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07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