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14 18:16:08  2253586
【逆旅人】樱花雨/沈明信
星云

肺炎飞舞,听说今年的花季,春樱即将寂寞。

唯独樱花是不怕寂寞的,它自然地开、自然地谢,短暂绚烂的花期之后,了无痕迹地逝去,朵朵点缀人间,却丝毫不理人间事。

怕寂寞的,只有人吧。

一个月前,也就是肺炎全球大暴发的前夕,我住在加德满都的帕坦古城。

每一天,来回走的那一条路布满坑洞,晴天灰尘,雨天泥泞。两旁是尼泊尔旧式的楼房,底层的店铺,门面建得非常的矮,里头的人弯腰低身,躲在暗影之中,炸着糕点,斫砍水牛,剪栽着衣裳。

一个人的旅行,有好有坏,坏处是没有人可以一同分担,好处则是把自己的视觉、听觉放得很细,去注意一些别人毫不在乎的东西。比如说,寒季将过,这是尼泊尔喜庆的月份,每个白天都会听到街上传来迎亲的喇叭、锣鼓。

到了夜晚万籁俱静,则换成野狗的嗥吠,一处接着一处,排兵点将,互通讯息,空荡荡的街道没有了人类,由它们玩起逐鹿中原的游戏。这世界难得寂寞,随便怎么样的一个巢穴,都是某家某户的天地。

我照着自己排定的行程表,每天去的不是佛寺,就是博物馆。等到苦寒的冬雨稍歇,在每天的必经之路,一家私立女子中学宿舍的墙内,爬出一棵早开的樱树,阳光灿烂的日子,伫立在这条灰朴朴的街上,华美得让人难以形容。

只要是晴天,我走过它的身旁,就拿起相机拍它,要迁就太阳照射的光影,不断端详角度,为它拍上一张最佳的美照。拍摆一把抓落飘坠的香瓣,兜在怀中,回去细对网络,只为了要确认它是一棵樱树。

谷歌说:梅树先开花、后长叶子,鲜有花叶同时;桃树与樱树一般是花叶同时,但桃花的花瓣大而圆满,樱花的花瓣,每一瓣都有一个标志性的缺角。

于是明白,这是一棵樱树,开在早春二月。

日子回不去,春天依旧来

看到我对樱花莫名的执迷,对面铺小吃店的老板娘一边把烧饼从油锅捞起,一边打量我。栽缝店的老头坐在门前补一条破毯子,也不时抬起头、隔着老花眼镜,意味深长地瞄我一眼。

他们心里,应该不约而同在想:外国人。

他们当然不知道,我这个老外,思绪飘到好远:很多年前,初次参加佛教会,用幻灯片和青年朋友讲故事,跟着我播的背景音乐,总是一首诗一般的音乐〈樱花雨〉。讲的人不精彩,放的图片也不精彩,只为了有这道背景音乐,一切就恰到好处。

专辑的封套,配有一段很美的文案,让当年的我领略了什么是诗:

一次自我放逐  完成一次美丽

在最接近星空的山头种花

一年一百株樱苗  一年一百次樱放

不等风来  樱雨自落

痴痴种  痴痴看  痴痴感动

凡是孤星  总渴望虚空

凡是旅人  总渴望壮烈

一月  在暖空微蓝的樱花山与心灵旅人邂逅

曲子一开头,快乐的音符流泻,仿佛眼前一整座山的樱树都竖了起来,朵朵枝桠,春风轻拂,漫山的樱瓣都在空中飞舞。此时,春神的笛子悠悠响起,芳草鲜美,百花争艳,春天再一次降临祝福人间。

这是一首生命的颂歌,只要春天的阳光暖暖地斜照,万物大地就该复苏,不管前一年遭受到怎么样的严寒。

现实生活之中,人前无数次拿起、又放下麦克风,记忆的隙缝里,仍难忘这首〈樱花雨〉。更没想到,人生与樱花的初次邂逅,竟在这么多年以后。

我们,好像再也回不到过去的日子。

但是,春天依旧来了,不是吗?


作者 : 沈明信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14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