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05 07:00:00  2263933
光头佬/拾贝心情
物外游


热心的好友从国外递来一纸网上拍卖的董先生信札图片,信是用毛笔写的,纯粹分享,别无它意,促使终日精神涣散、颓废的光头佬立即为之一振,摩拳擦掌,准备细心的瞄出一个端倪来。其实,莫说是张三李四,抑或路人甲乙信手涂抹的信扎,鸡婆的光头佬总会仔细的研究一番,更何况这是董先生写的呢!于是,提起了十足十的精神,先把手机上的图片“撑大”开来几个倍数,一个字一个字顺着序儿慢慢看,尝试去咀嚼、琢磨着其中字迹的用笔结构,字形或习性,以及遣词用字。尤其像董先生这么一位非常老派,坚持维护、延续传统的文人作家,在正统的应用文里,尤其在书信函件上对人之称呼,或是一些专用词句,毕竟是一笔不苟,极之讲究的——反正这段时间闲暇无聊,做起任何事情都可以自动放慢半个拍子,太多时间任由你挥霍——不过,这一纸信札真的错漏百出,仿冒者真的很不用心,很不专业,让人不消几秒钟就看出破绽来,真不过瘾。这一封仿冒董先生名字写的假信,题署的年款写着1994年。说来真巧,光头佬最近正好在脸书上看到香港某某作家分享了董先生于1992年写给黄霑的一份复印本传真覆函。这两封信,前后仅仅相隔两年,若拿来比较对证,可靠性是颇高的。不比还好,一比之下,效颦之东施,马上就原形毕露矣。后来,好友证实了这信是赝品。原来他把图片传给本尊过目了,真伪一槌拍板定案。最令好友好生感动的是,对于这类仿冒造假的伪书信事件,董先生说他是从来不去举报或揭发的,原因是“留一口饭给人吃”。这是董先生宽厚仁慈的修养,让后辈如我等,确实要好好效仿学习。


晚明青花龙纹小酒杯。
晚明青花龙纹小酒杯。


由佳士得于84年主办的Hatcher专场售出。
由佳士得于84年主办的Hatcher专场售出。



老派艺术家们的宅心仁厚

犹记得17年前黄永玉莅马演讲的那个场合上,黄老说有一回他到北京琉璃厂一带的画廊溜达闲逛,无意之间,他看见有一青年在贩卖兜售他的赝品假画。气定神闲的黄老,老神在在的,当然也没有当面揭发这位老弟所作的荒诞无稽之事。反而是这位醒目机灵的老弟,突然发现眼前站着的正是画家本尊时,就被吓得慌乱了手脚,愣怔了一下。黄老说,他当下揽住青年的胳臂说:“没事,有饭大家一伙吃。”此等的胸襟与涵养,正是显现了老辈人的宽宏大量,仁心厚道,为提携后辈而不惜让自己吃点亏也无所谓,也不在乎,能看得开。这些“小亏”,可能对这些曾经历过许多大风大浪、困苦磨难的老先生而言,不算什么事儿。曾经经历过战争、文革等种种苦难,煎熬磨练过来的他们,老早就把自己锻炼成一种豁达宽宏的气度与风范,真是叫晚生如我众等望尘莫及,敬佩之余就只能默默的学习了。


曾桂越以柴窑烧制的陶碗。
曾桂越以柴窑烧制的陶碗。


柴窑烧陶碗的釉色变化自然而素雅。
柴窑烧陶碗的釉色变化自然而素雅。


实际上,不管是在哪一种收藏的学习过程中,恋物的藏家也必须不断的充实自己,无论是从实物的辨识真伪上,或是历史知识的认知方面,耗时、耗力、耗精神,甚至还消耗不少银两,方才慢慢有点成就。因此,对恋物者而言,买错东西,或买到赝品,就等同于在交学费,学费交多了,一是学问有长进,或长眼了,识得真伪,不乱买,少上当了;二是由于经常买错,学费交多了,心一慌,很快就“退学”不玩,毕业啦。


张财鸟虫篆精品“情话”。
张财鸟虫篆精品“情话”。



收藏的过程像漫步在一望无际的海边沙滩上,偶尔会俯身捡拾一些美丽的,让人心生喜悦满足的,闪闪发亮而带着斑斓色彩的,完整的,甚至带点破损缺陷美的贝壳。诗人张错这么写过:“一直在找寻的拾贝心情,岁岁月月,当然希望捡到晶莹美丽举世无双的贝壳,紧握在手不肯放,那是美梦,可遇不可求。但最重要还是抬起头来,见到整面沙滩看到大海,胸襟宽阔,不只是低头眼前。同时还知道要的是什么、坚持些什么、舍弃些什么。”

张错《枇杷的消息》(签名本)。
张错《枇杷的消息》(签名本)。


张错笔迹。
张错笔迹。


作者 : 光头佬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05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