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03 08:00:00  2264277
郑丁贤.把经济(和鱼)从冰箱取出之后
星期天拿铁

行管令的放宽程度,超过预期;开放时间,也比想像中更早。

民间有两种声音──

支持者说:好啊!再不开放,不病死,会先饿死。

反对者说:坏啊!钱可以慢慢赚回来,命没有了,什么都没了!

据悉,政府内部也有两种声音,一是以国际贸易及工业部为首,指出国家以每日损失24亿令吉的伤口在淌血,再不开放,经济垂危。

另一个是以卫生部为主,指疫情还未受到全面控制,开放带来的人群流动会造成新的感染,甚至出现第二波疫情,因此应该等到5月12日之后再说。

凭心而论,两者都有根据,也有道理,并没有一个绝对正确的答案。选择在于政府,什么时候开放,要如何开放?

想像一下,如果经济是一条鱼,把它放进冰箱的冷冻库,储放了一个半月之后取出。

放进微波炉解冻,温度过高它变成软软绵绵的,失去新鲜和嚼劲,或是成为熟鱼;而温度太低,它外部软了,里面却是硬的。

完美的解冻,得掌握时间和温度,而且不用微波炉。这在在考验厨师的工夫。

眼下,慕尤丁这位厨师,衡量轻重得失之后,把经济派和卫生派的意见综合起来,拟定了一个退场机制。

基本立场是经济先行。他提前放宽行管令,从宣布到执行,只有两天的间隔时间,让众人错愕;而开放的范围,几乎是全面的经济领域,以及部分的社交领域;而且不分红区、黄区和绿区。

但是,你也不能说他忽略卫生需要。在开放经济的同时,当局拟定了SOP(标准作业程序),包括要公司和机构为员工测体温、鼓励勤洗手、戴口罩等。而群集和身体接触的宗教、娱乐、体育活动,以及返乡依然被禁止。

表面上,这是一个两全齐美的方案,但是,实际运作起来,困难重重,漏洞很多。

想像一下,5月4日起上路的车辆,如何判断是上班的,还是回乡的呢?而且,一旦军警的路障撤除,根本就是大家自由行。

大众交通工具如巴士、轻快铁、捷运的人群,怎么维持1公尺的安全距离,又如何强制乘客戴口罩?

管理严谨的公司,会落实雇员量体温、戴口罩、分班制的SOP,但是,管理松散的公司,很可能对SOP视若无睹,或是马马虎虎。政府有能力监管吗?

要餐馆遵守SOP也不容易,规定顾客量体温,留资料,这是对的;但是,老板、员工和顾客都会嫌麻烦;如果缺乏监督,大家可免就免了。

而巴刹、超市的人潮,以及卫生水平,也很难控制。

不是说政府的退场机制不对,而是太过全面,也太仓促。民间没有作好准备,政府也尚未建立追踪和监管机制。

如果先开放绿色区域的经济活动,不但比较安全,当局也可以加以监控;出现问题的话,还来得及补救,并且能够从中汲取经验。

绿区开放成功之后,配合全国疫情更加好转,再开放黄区和红区,不是更加妥当安全吗?

况且,在这期间,政府可以用行管令的最后一个星期,广泛宣导SOP内容,加强灌输防疫意识;做好民间沟通和民众心理建设,会有更显著的效果。

我想,经济解冻和鱼的解冻,有相似之处。

正如我居家期间,学到正确解冻鱼的手法。先把鱼从冰箱上端的冷冻库,移到冰箱中端的冷藏室,用隔夜的时间,让鱼肉回到常温,恢复弹性;烹煮之前从冷藏室取出,让它回到室温。

如果没有这么多时间,可以把鱼放进密封的塑胶袋,用流水回温,再泡进盐水,约一个小时之后,可以彻底解冻。

两种方法,保证新鲜卫生,原汁原味。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03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