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2 10:53:00  2267686
艺文/疫情海啸来袭 考验艺术工作者的生存之道
艺文

冠状病毒病像一场无预警的海啸,无情地向世界扑面而来,它的冲击底下,人们都在生活和保命中挣扎。艺术这个滋养人们精神层面的范畴,在这场灾难中声音变得十分微弱。其实艺术团体已发出求助信号,微弱的电波中传送着顽强的求生意志。

手集团、共享空间专业舞团和红姐姐工作室,3个在本地默默耕耘二十余年的鼓、舞、剧艺术组织,将代表说出他们疫情中所面对的困境,以及如何发挥艺术人的求生智慧。他们亦将以照片寄语,表达当下的心境和寄望。


冠状病毒病01受灾艺术团体 

手集团创办人吴圣雄:

国内外巡演全取消,面临经营危机

转为线上表演,销售抗疫产品帮补收入

手集团创办人兼艺术总监吴圣雄
手集团创办人兼艺术总监吴圣雄


对于手集团来说,2020年原本是个值得期待的年份,病毒突袭让创办人吴圣雄措手不及。

“原定的美国巡演、迪拜世博会演出、新年商演、国内外文化界演出与学校课程全都取消了。鼓团向来都自补自贴,团内有9位全职鼓者与5位经理,突然零收入,去年12月起便动用后备金。我们有讨论过是否要结束23年的经营?但大家最后决定减薪留下,一起面对。”

他心知作为领导人没有权利去沮丧,但疫情带来的影响让人顾虑及考量的事太多,使得身兼DPAC艺术总监的他管制期首周在失眠中度过,短短一个月半,他瘦了10公斤。

“这么短的时间整个世界都变了,表演艺术界四面楚歌,到了我这个年龄,原本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现在不得不改变,我们需要一‘鼓’作气,发挥‘打’不死的精神,务实地去面对不能逃避。”

他要求团员包括他自己每天在家运动,让身体保持最佳状态。4月间鼓团积极研究线上课程的呈现方法,近日顺利完成了首场10间鼓队约250位学生参与的网课;鼓团亦斟酌着如何呈现有质感的线上表演,让民众看见鼓团Live演出。

“目前鼓团有跟韩国和美国舞蹈界谈合作,他们做很多线上的演出。另外,也与哥伦比亚和南美洲两个国家洽谈着年底国际线上虚拟艺术节演出,前者已确定了。行管令首周,团员依然在创作新曲,我们也会将近日与各界合作的作品制作成影片,陆续在脸书上公开,希望能 ‘鼓’舞大家,将艺术的力量传达到全世界。”

“我保持团内财务状态的透明度,让团员知道我们能否走下去。鼓团目前有销售口罩、面罩、消毒剂等抗疫产品,让大众在疫情底下透过购买这些用品来支持鼓团。短短一周,鼓团售出了1万5000个口罩,利润不大但看到些曙光。未来带有太多的不确定,希望有大树般的力量来给予支持。”

欲支持可洽手集团Paz Lim( 017-634 4904)询问。

吴圣雄寄语:核心,合心;转念,改变;意志,一致;鼓声,新生。(图为2017年手集团20周年演奏会《击乐园》演出照。摄影:Claes Chong)
吴圣雄寄语:核心,合心;转念,改变;意志,一致;鼓声,新生。(图为2017年手集团20周年演奏会《击乐园》演出照。摄影:Claes Chong)





冠状病毒病02受灾艺术团体

共享空间专业舞团创办人马金泉:

当机立断缩减团队,开拓网络课程新商机

共享空间专业舞团创办人兼编舞家马金泉
共享空间专业舞团创办人兼编舞家马金泉


“在这块土地上艺术团体如同孤儿,面对疫情我知道我们会是站在‘输’的那一方。”

全年国内外的演出被迫取消和展延,没了收入,对于自力营运的舞团来说等同于一场灭顶之灾。

共享空间专业舞团创办人马金泉在疫情来临时,便做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最坏打算。他当机立断先处理财务问题,握着拮据的资金,在同意接受降薪的情况下留下几位最资深的舞者及行政人员,再把其他的员工转成专案人员(By Project),等待疫情和经济好转之后才逐一回团。同时他与舞团编舞家叶忠文将不领薪资。

“舞团是我们的孩子,出事了抱着它的一定是我们。若苦营22年的舞团最后没了,我不后悔,艺术工作者要懂得疼爱自己,尽力了就不要怪自己。面对眼前的困境,我对自己说,wow!全新的一个世界了,我们再看看能够创造出怎样的新思路。”

迈向科技化的新时代,他以舞蹈家坚韧的信念,带领舞团开辟新途径。舞团接下来将会有新或旧的作品线上共享,剧场内人数受限,网络累积的是全世界的观赏流量,这能让更多人认识舞团;马金泉和叶忠文也将与美国合作,于6月20日和27日提供线上收费课程和讲座分享编舞心得,观众群还包括澳洲及中国大陆的舞蹈界人士。

“我们很重视地球共生的课题,正打算与一个以香蕉叶制作纸的产商合作,打造舞团个人品牌的日记簿,目前舞团很欢迎企业小规模的合作或与厂家合作开发及推销产品。像精油和按摩器,对舞者的身心很有帮助,我们将会售卖这两种用品,即使将来舞团经营模式好转了,这些产品也可转为周边产品,介绍给有需要的人。”

共享空间专业舞团已开启了“大众购买未来演出票券”企划,在舞团开个户口,提前将票钱存放,这不但能助舞团渡过难关,也为舞团将来制作更好的演出储备能量。欲支持可洽018-207 1005询问。

马金泉寄语:切记凡事勿先乱摇乱动,要静处思动,掌握如何“跃”向新事态世界的智慧。(资深舞者廖添益于适耕庄稻田留影。照片舞团提供。)
马金泉寄语:切记凡事勿先乱摇乱动,要静处思动,掌握如何“跃”向新事态世界的智慧。(资深舞者廖添益于适耕庄稻田留影。照片舞团提供。)





冠状病毒病03受灾艺术团体

红姐姐工作室创办人洪绣晴:

着手策划线上剧场制作


红姐姐工作室创办人洪绣晴
红姐姐工作室创办人洪绣晴


红姐姐工作室去年才刚庆祝了20周年,今年遇上疫情让创办人洪绣晴不得不取消全年4场重要演出,承担起所有的损失。“有批家长很信任我们,年初便为孩子团购一定数量的剧票,原定的校园戏剧课程,目前都陆续退款当中。”

3年前创立的The Play Haus声活小戏场与红姐姐是合作伙伴,去年因合约问题被迫搬迁,新地点洽谈过程中因疫情而中断,现在看起来是不幸中的大幸。“我们还没有开始装修,至少不会有重大的损失,但本地其他剧团如Team聚团、Now剧团等,都会面临没有演出收入却需要付租金的经济负担问题。”

“很多剧场工作者都是依靠个别的‘演出企划’赚取生活费,没有固定的老板,演出取消便会手停口停。”

剧团无法得到国家的援助,大马戏剧联盟ASLI为了能协助剧场工作者解决燃眉之急,在行管令期间将原先用于戏炬奖的制作费转换成一笔援助金,提供个人800令吉、剧团1800令吉为上限,供剧场人申请。

“第一批已于4月中旬发放,第二批很快就会来。身兼ASLI财政的我,决定第二批才申请,希望让更需要的人先获得援助。”

她非常明白守着固有的模式肯定不会有收入,疫情期间她除了在脸书免费讲故事,也策划着长达一年的线上剧场制作。未来将发展成课程,透过乐捐或收费的模式进行。

“我们观众群是家长和小孩,制作像桌面剧场或单人剧等线上演出以外,重要的是能线下与观众保持‘连接’。”

“面对疫情‘家庭模式’已改变,大人小孩都有自己的压力,家长很需要有人能提供优质的影片内容, 去陪伴和引导小孩网上学习或打发时间。我们的收费视频看完后,线下也会有与小朋友面对面讨论的环节。”

人们都在艺术里头取得温暖和滋养,接下来红姐姐将有个“暖场计划”,希望能找到赞助人,在疫情的寒冬中给予温暖。欲支持请洽012- 2345 449询问。

洪绣晴寄语:剧场需要您 ,携手来暖场,渡疫时寒冬,待春暖花开,我们剧场见。(图为2018年儿童歌舞剧《嘟嘟婆婆不见了》演出剧照。剧团提供。)
洪绣晴寄语:剧场需要您 ,携手来暖场,渡疫时寒冬,待春暖花开,我们剧场见。(图为2018年儿童歌舞剧《嘟嘟婆婆不见了》演出剧照。剧团提供。)


作者 : ​谭宝婷(记者) 受访者提供(图)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