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4 07:00:00  2270020
【MCO期间家暴不曾歇/01】外有病毒,內有暴徒 Stay Home ≠ Stay Safe
焦点

还记得3月18日行动管制令生效,“Stay Home Stay Safe”“ Just Stay at Home”标语传遍社交媒体,人人都在相互呼吁“乖乖待在家,才是最安全的”。

然而,对家庭暴力幸存者(Survivor)而言,“家”才是那个危险的地方。疫情之下,在外有看不见的病毒,在家得面对不定时爆发的施暴者。

●报道:本刊 白慧琪
●图:本报资料室、受访者提供

行动管制令才启动不久,妇女援助组织(WAO)接到WhatsApp求助,妇女投报被丈夫虐打。讯息最后千交代万交代不要回复她,她会在安全时设法再联络WAO。

这是行动管制令期间,家暴幸存者面对最棘手的问题:与加害者朝夕相处,不仅受到暴力的风险大增,就连求助的机会相对渺茫,因为时刻都在加害者的视线底下。

WAO行动服务主任黄佐安(音译,全名为Joanne Melissa Wong)分享,那封求助简讯来自一名外籍妇女,嫁来马来西亚8年,育有3名子女。那不是她第一次受到丈夫暴力以待。

因为行管令,除特定领域,其余所有人都得待在家中。丈夫自然没有离开过家里,还没收了她的手机。丈夫掐她的脖子,痛打她全身,背部伤得难以行走,根本无法走向屋外求助。此外,让她最放不下心的是3个孩子。疫情期间,谁能确保外头安全,带着孩子逃出家门,会否让他们曝露于病毒风险?

不只肢体暴力带来全身伤痛,她还备受精神虐待。丈夫虐打她后,录下影片,威胁着散播出去,告诉别人是她有外遇。“我觉得要是我死了更好,我不能走路,背部都肿了。不要回复我,直到我再传简讯给你。”黄佐安还深刻记得求助妇女的字语。

那封求助简讯是清晨6时40分发来,她趁丈夫还没起床,偷偷拿回自己的手机发出求助简讯。这比起拨打求助热线安全一点,至少不会发出声音,惊动甚至激怒丈夫,引发更多暴力。

WAO接到她的投报后决定,若在24小时内再不收到该名妇女的消息,就会请武吉阿曼性侵、家庭暴力及虐待儿童组(D11),和社会福利局(JKM)上门营救。

就在将近24小时之际,隔日凌晨3时,她又传简讯给WAO,告知再次被虐打,背痛得不得了,也很担心孩子。WAO马上寻求警方和福利局协助,于当天下午上门,当场逮捕施暴丈夫。妇女则被送往警局报案,并送院验伤。最后,她和孩子们都被送到庇护所。

黄佐安:妇女援助组织随时准备支援家暴幸存者。
黄佐安:妇女援助组织随时准备支援家暴幸存者。





为何家暴会加剧?

家庭暴力不是新的课题,在行管令期间引起关注是因为,人们称家为“最温暖的避风港”,却是家暴事件的事发场所。对家暴幸存者(Survivor,谈及家暴、性侵等案件,非政府组织常以“幸存者”一词代替“受害者”〔Victim〕。陈香莉解释,“幸存者”带有“赋权”〔Empowerment,或译充权〕意味。很多家暴中的女性都花了很大力气在困境中求存,她们有能力活出自己的生命,而非只能被动等待救援)而言,Stay Home(待在家)并不等于Stay Safe(保持安全)。也因此,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最初宣布行管令期间暂停15999关怀热线(Talian Kasih)服务,才会马上引起各方挞伐,随后U转恢复服务。

WAO运动主任陈香莉分析,行管令期间家暴问题加剧的原因有三:

(一)“困”在家里

行管令期间不能外出,幸存者和施暴者朝夕相处,面临更大风险。换作平时,施暴者或自己去上班时,可以离开屋子,和施暴者保持实质的安全距离。此外,还可以和亲友接触,方便求助或者寻求精神支持。

行管令期间,不只亲友支援变少了,求助也更难、危险,因为施暴者可能时时刻刻都盯着幸存者的举动。

(二)经济依赖

行管令期间很多领域停工,导致经济上更依赖丈夫,也更难以离开所身处的家暴家庭。WAO向曾投宿庇护所的幸存者了解到,很大部分人在行管令期间失去工作和收入,使她们在家中的处境更为脆弱。

(三)疫情未知数刺激施暴者控制欲

陈香莉提醒,家暴问题的关键在施暴者的权利和控制欲望。疫情危机之下人们与外界隔离,一切充满未知数,人容易变得焦虑。再加上经济压力,种种元素都可能刺激原有暴力倾向的施暴者,让他们更想施加权利和控制力。

不过,她强调,经济压力并不能和家庭暴力划上等号,并非有经济压力的人就比较有家暴倾向。家暴也常发生在有经济余力的家庭。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最初宣布行管令期间暂停关怀热线服务,马上引起各方挞伐,随后U转恢复服务。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最初宣布行管令期间暂停关怀热线服务,马上引起各方挞伐,随后U转恢复服务。






国家关怀基金是家暴导火线?

行管令期间,WAO就曾接获因为经济压力冲突而遭虐打的投报。3月27日,首相慕尤丁宣布发放2500亿令吉的关怀人民振兴经济配套。然而,原本应为纾困及时雨的国家关怀基金(BPN),却成了一些家庭暴力的导火线。

黄佐安再分享行管令期间的个案,那是一对正在办理离婚手续的夫妻,过程因行管令而打断。婚尚未离成,两人和两个女儿仍住在一起。当国家关怀基金于4月1日开放给未注册人士申请,妻子便登记。不同收入级别的家庭可获得不同金额,款项汇入其中一名家庭成员代表戶头。妻子比丈夫早提出申请,因此在这个尚未完成离婚,名义上还完整的家庭里,丈夫已没有资格申请和领取基金。

丈夫得知妻子快了一步非常生气,对她动粗,丢砸玻璃杯盘。她的脚因此受伤,到附近私人诊所救治,缝了7针。她随后到警局求助,警方问她要不要申请临时保护令(Interim Protection Order,IPO)。然而,考虑到必须前往医院验伤,她担心受到冠状病毒病(Covid-19)感染,拒绝警方献议,最后只备案(Cover Report)处理。

3天后,她才致电WAO询问意见,要如何在行管令期间搬离,并能享有什么保障。社工告诉她的权益,也劝她申请人身保护令。她同意后,社工马上帮忙联系警方要求把原有的备案转换成真正报案(Action Report)。但是,警方表示不能直接转换,唯有再发生家暴才能报案开档调查。

社工转而帮她拨打社会福利局的关爱热线以申请紧急保护令(Emergency Protection Order, EPO)。唯,热线一直占满,最后社工只能联系妇女所属的县社会福利局,要求关注这个个案。

行管期间可逃离家暴家庭

平时丈夫或自己外出工作,还能换得一段喘息时空;行管令期间与施暴者朝夕相处,很多妇女无处可逃,也忍无可忍。“很多妇女疑惑,行管令期间能不能逃离家暴家庭。”黄佐安接到很多询问,“答案是当然可以,就算是外籍配偶,妇女援助组织也会提供协助。”

黄佐安强调,妇女援助组织随时准备支援,就算是行管令期间,求助者需要社工出面协助,社工可以到警局与她们会面。


家暴求助紧急热线

发生家暴时,情况紧急应拨打999报警,或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关怀热线(Talian Kasih)15999。

●妇女援助组织(Women’s Aid Organization, WAO)
热线:03-7956 3488
WhatsApp:018-988 8058

●槟城妇女醒觉中心(Women’s Centre for Change, WCC)
槟城:011-3108 4001、016-428 7265
威省:016-439 0698、016-418 0342
WhatsApp:016-448 0342
电邮 : [email protected]

●妇女行动协会(All Women's Action Society, AWAM)
热线:016-237-4221
电邮:[email protected]


延伸阅读:
【MCO期间家暴不曾歇/02】发现家暴,你帮得上忙



作者 : 白慧琪(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4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