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2 19:00:00  2270205
【逆旅人】叫小丑进场/沈明信
星云


蓝花楹把街道染成紫色的时候,叫小丑进场吧。

5月,这一簇簇花精,把加德满都的大街缀上粉雾,从树梢飘坠落地,千朵万朵,造就一个紫色的梦境,轻轻抚慰人间的事。

他知道,她喜欢5月的蓝花。从南美洲而来,殖民海盗将它带到欧洲,又带到崇山峻岭的喜玛拉雅。嗯,走了这么老远的路。

最初,它出现在拉纳家族的深宅大院,再慢慢移植到街上,一株、两株。上个世纪60年代,英国伊莉莎白女王来访,国王下令,在主要大道的两侧种满蓝花楹,女王在夹道欢呼声中,宛如置身欧洲的花季。

权贵的心思很难叫人明白,女孩的心思却让人一目了然:自此,加德满都的5月,便洒满蓝花。

告诉她这些的他,有一些卖弄。对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哪一个男生不卖弄?她笑了。他又说,找一天,要带她去看加德满都第一棵、最老的蓝花楹。这是少年夸大的谎言,她当然信了。

在那么多的怀疑和不信之中,他们选择了相信。每一天下课之后,穿着校服在杜巴广场溜达的同学,没有一个相信他们是同路人。在一波流言和耻笑之后,气氛变得平静下来,每个人预见未来的不祥,选择了缄默。

他是释迦族,她不是。这古老的尊贵种姓,只与同族之人通婚,就连积尘千年的佛经,也记载得明明白白。一年一年的蓝花楹开过,他给她的梦境,不再是紫色的碎花,而是新婚之日滚着金边的大红纱丽,只是这个梦太遥远。

每个人蓄着劲,准备一场冲突。他的父亲震怒,眼神带着噬人的鞭子;母亲忧苦着一张脸,每天守着家门,提醒他记得用白芥子粉净身,洗却和低等种姓女子往来的不净。

她对他说,结束吧。她的人生,不愿每天煮的米饭,要加入去除不净的酥油;每日晨起向公婆磕头请安,只换来冷漠和嫌恶;为他生下一个不净的孩子,一辈子不能踏入宗庙的密殿,不得接受灌顶和祝福……谁该一生下来就遭受歧视?

你的先祖,佛陀可以回答吗?

他决定带她离开,那一年的5月,他们才23岁。

落花犹似坠崖人

他们离开帕坦的家,一路步行到加德满都,去看开花的蓝花楹。他一直没有告诉她:蓝花楹的花语,是“在绝望之中等待爱情”,分毫不差地应验了。

日薄西山,两人走到城郊的乔巴峡谷。古老的传说,加德满都谷地本来是一个大湖,文殊菩萨从中国的五台山漫游至此,用剑劈开了峡谷,湖水流成巴格玛蒂圣河;谷地遗下黑色的沃土,成为五谷丰登的乐土。

也许趁着夜晚一点星光,也许是破晓的晨曦,他和她从山崖上一跃而下,结束年轻的生命。和他们的许多前行者一样,选择到这里,因为贪爱山河壮丽的景色,乱石峋嶙、水流湍急,在这里跳崖,没有生还的机会。

谷地的人相信,自杀的人罪孽极重,没有重生投胎的机会,永生永世只能是游荡的孤魂。如果自杀未遂、存活下来,一辈子被视为不祥之人,谁看到他的脸,都要沾染晦气。

他活下来了。

那一个晚上,他和她做了什么,他和她发生了什么,甚至他和她谁爱得更深,成了许多人心中的不解之谜。她成了孤魂,他成了不祥之人,额头留下剜肉般的伤疤,是爱情的烙记,提醒大家躲闪着他。

我问说故事的人,他去了哪里?

他像尘砂一样活着。

5年前那场大地震,灾后赈济,外国组织发放物资,他跟着去了。有人在山区看到他,跛脚着脚,像外国人一样扮成小丑,红鼻子、大白脸、青头发、玩游戏,逗着孩子们笑。

洋人的说法,这是创伤治疗的一种。可以肯定的,他的浓妆,刚好遮住脸上的疤。做什么都不重要,他跟着洋人信了基督,自此音讯杳然。

耳畔响起百老汇名曲〈叫小丑进场〉,深邃、沧桑、忧伤,就像发生在尼泊尔曼荼罗的爱情故事,困锁坛城,无处可逃。

5月的蓝花楹,把加德满都的街道染成紫色。你要听当中的故事,叫小丑进场吧。


作者 : 沈明信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