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9 07:00:00  2272656
光头佬/“宁广卜” ·话红楼
物外游

“宁广卜”

“宁广卜”非人名,亦非绰号,或是花名,倘若某某天,有人大大声喊你一声“宁广卜”,光头佬好心奉劝阁下一句:你最好假装没、有、听、到。


还记得中四那年,少年光头佬的英文老师李亚峇先生上课时总是“落足功夫”,口沫横飞,讲课讲得既尽心且尽兴,“童鞋”们都很喜欢上亚峇“阿蛇”的课。课堂上的“阿蛇”,讲课讲得气势如虹,真是滔滔不绝如长江之水,让阁下想偷偷歇一歇,打个瞌睡的机会也没有。关于“宁广卜”这词儿,正是当年亚峇“阿蛇”教落嘅。那时刚好“阿蛇”偶然间谈到要如何挑选一本好的英文字典,而毫不悭吝的与学生分享心得时,这么说的:“要辨别一本英文字典的优劣,窍门非常简单,你只需要迅速的翻一下那本字典,找一个nincompoop的名词,如果那本字典没有记载这一词儿,那么,基本上,那本字典就是一册不屑一顾的废物。”你知道啦,在那个年代,作学生的岂会质疑老师所说的每一句话的。既然老师这么教导,少年光头佬不仅仅姑且听之,还特地在周末时,跑到“坡底”沓田街的书局去检阅字典。果然如此,阿蛇并没有唬弄我们。哎呀,说穿了,“宁广卜”就是一句骂人的话,意即:白痴、笨蛋、蠢蛋、傻仔。所以,假使有人莫名其妙的称呼你“宁广卜”,你就别高兴得太早啦。怪哉!如此一件芝麻绿豆的小事,光头佬竟然能记得到如今,呵呵!


3年前母校为庆祝百年校庆而推介的首日封。
3年前母校为庆祝百年校庆而推介的首日封。





话红楼

如此一说,也不知准不准确?更不知会否招来一片骂声?多年以前,忘了究竟是透过读书,抑或是阅报,光头佬记得某某作家,曾经提及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故事,即如果阁下想要辨别,或是筛选一套好的《红楼梦》版本,普遍上是有流传着这么一个诀窍的:话说林妹妹在《红》第三回,初见宝哥哥那一段落,书上是这么记载的:“一语未了,只听院外一声脚步响,丫鬟进来笑道:‘宝玉来了。’”……窍门就在这,众所周知,《红楼梦》版本之多,令人目不暇给,其中一般所见的版本,记载的却是“丫鬟进来报道:‘宝玉来了。’”分别在于“笑道”及“报道”,一字之别,感觉上就不同了;“笑道”分明比“报道”活泼、生动了几分,这是有加分的。光头佬后来郑重其事的挑选所谓好版本的《红楼梦》时,也使用了这个简单明快的辨识法。结果,自从在廿余年前找到,由香港中华书局早年出版的一套4册俞平伯校订本后,对其它的版本就兴趣缺缺了,毕竟光头佬只是一般的读者,只要能好好的仔细读完这一套4册,也就心满意足了。直到有一天,光头佬偶然间在跳蚤市场上邂逅了一套8册的《足本金玉缘》……原来,清朝时,《红楼梦》曾经是一本禁书,《金玉缘》显然就是另类巧立名目,或可说是“托名”的《红楼梦》。其得名来源,据闻是取自《红楼梦》中贾宝玉与薛宝钗的一段金玉良缘。这书的全名是《增评补像全图金玉缘》,是属于程甲本系统中的其中一个版本。此书的初版是光绪十年(1884)上海同文书局的石印本,俗称“王(雪香)、张(新之)、姚(燮)合评本”。据说这个版本后来也颇受到红学专家的重视。令人扼腕的是,光头佬捡到的这套旧书,是个不齐全的残本,仅有56回,距离足本的120回,真的何止一公里那么遥远了。况且,它还是于光绪戊申(1908)九月,由求不负斋印行的重刊本呢。书前还印了两页署名为“华阳仙裔”撰写的重刊《金玉缘》序文。由于书中刊登了好多古色古香的古旧插画,虽然残缺不齐,百年老书,翻阅起来还是相当迷人的。



由俞平伯校订的《红楼梦八十回校本》。
由俞平伯校订的《红楼梦八十回校本》。




书貌不扬的百年老书《足本本金石缘》。
书貌不扬的百年老书《足本本金石缘》。




书封钤有前书主藏书印。
书封钤有前书主藏书印。




版权页及重刊序言。
版权页及重刊序言。




青埂峰石绛珠仙草。
青埂峰石绛珠仙草。




贾宝玉造像。
贾宝玉造像。




林黛玉
林黛玉



作者 : 光头佬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9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