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18 07:00:00  2273659
叶福炎/銀霞经验的流俗地
马华读立国


冠状病毒病的疫情当下,2020年的马华出版市场也陷入一阵萎靡。近日,马华著名小说家黎紫书交出她的第二本长篇小说《流俗地》,无不叫读者兴奋。这本小说是由台湾国艺会马华长篇小说创作发表专案补助出版,而获得补助的另有两位小说创作者:贺淑芳、龚万辉。不过,《流俗地》是专案补助的第一本出版品。

出道就斩获不少大小文学奖的黎紫书,熟练的小说写作技巧,自不在话下。《流俗地》讲述的是一位从小失明的盲女古银霞,出生于锡都——马来西亚怡保这座市镇所发生的故事,主要可分为3个主线:除了古银霞的故事,还有两位她从小相伴的好友:细辉与拉祖·巴布之子。小说交织而成21万字的故事,即是他们3个不同家庭从小住在“楼上楼”到各自长大成家的故事。

男性角色都是破败的

小说中的时间维度横跨整个后五一三的时代,止于两年前马来西亚改朝换代的欢呼声中,而每个重要的时间标记是细辉的哥哥,大辉。故事从他的失踪倒叙开始,年轻气盛对女生所作的各种渣事,成婚以后的抛家弃子,直到最后的皈依佛门——这一切暗示着银霞所经验的流俗之地是个“无父之城”,却又无法逃脱命运。小说中的男性主角几乎都是破败的,不见完人。

作为一个马来西亚的读者,小说中的日常生活、语言、场景必不感到陌生,“完全是贴住我们的故事呢”(曾翎龙语)。或许如此,小说读来总是让人疑惑,何以我们熟悉的政治明星“卡巴星”成了“卡巴尔辛格”?更不可思议的是,正当叙事者描述一个粤语的对话环境,对话呈现的却是标准普通话。瞬时间,我以为盲女的耳道被格式化了,让人错乱。

小说中有一幕是银霞、拉祖和细辉在路旁的巴士候车亭躲雨。他们之间的谈话,有几句是这么写的:

“长大了是怎么回事呢?”

“就是世故了。怕雨打风吹;怕会变成落汤鸡;怕感冒,怕生病。”

这两句对话已阐明了小说中为何总是避开对议题的讨论,仅借由故事不断地推进,犹如一部连续剧在播映。

《流俗地》读来总有世故之感。小说总是专注于“说故事”这件事情上,而任何涉及的政治、伦理等都被景深化,仿佛不需要有任何的暂留。时间总是会治愈一切?若你期待小说中有对马来西亚任何的批评、思索,那注定是要失望的。或许,你可以把这一部“正宗写实主义”(王德威语)小说所提炼的素材,重新思考马来西亚华人的社会。


作者 : 叶福炎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8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