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5 07:40:00  2276262
Frank Wong/伍尔芙的房间
迷你相馆

2845CFL2020-05-2215901185343842959283.jpeg
摄影:Frank Wong

一开始是声音。手机的声音,人说话的声音,电视的声音。小孩的声音,邻居走过长廊的脚步声音,外边街上车辆的声音。玩具的声音,煮食的声音,厕所抽水马桶的声音。声音将你重重包围。现代居家生活,即是与声音共处。当然,有些人是喜欢热闹的。对声音的期许(或厌恶),就像一个人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一样因人而异。每日晨起,总得弄出点声音来,来宣告:我起来了。小孩偶尔要求些什么,大人们充耳不闻,刷自己的手机,继续做自己的事。这时声音是小;心烦时,对面的人咀嚼声传来,这时声音是大。于是我们日夜与耳机相依,不愿意扰人,也不容许人家侵入自己。在某些场合,耳机是最不礼貌,在某些场合,耳机却又是最礼貌。

维吉尼亚‧伍尔芙写文章,说女作家的困境。那些无法远行的女人们,被家庭捆绑,在男性的注视下偷偷地写。“在人来人往的客厅里”。她们注定无法写出《战争与和平》那样的作品。之所以局促,之所以小家子气,之所以无法掩饰自身的不忿、渴望、乃至于愤怒,是因为走不出那世俗的框。而志在四方无忧虑的男作家们,没有家庭的枷锁(有家庭不代表就有枷锁),写航海,写历史,写神话,写史诗。女人们需要一个自己的房间,伍尔芙说。100年过去,伍尔芙说的解放没有发生。我们都仍是家族关系的产物。许多看似自由的灵魂,始终是异数,而他们偏又熬不住寂寞,总是不小心让我们看到了哀伤。跟伍尔芙一样的哀伤。而为了所谓的自由(多么壮烈),没几个人会愿意牺牲那么多。而伍尔芙没有预料到,100年之后的世界,是那么地浓缩起来。一对耳机,一个荧幕,世界就来到了眼前。只是此时别说是写出《战争与和平》,连读小说的人也没几个了。人似乎更自由了些,但书写并没有变得容易。书写者也时时都还是带点不忿、渴望,带点愤怒。

2845CFL2020-05-2215901185341032959282.jpeg
摄影:Frank Wong

作者 : Frank Wong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5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