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2 16:24:04  2276506
爱长在/忧郁症是心理病 心病还须心药医
优活

在高兴与痛苦的回忆中,人类对痛苦的回忆总是特别上心,无论事隔多久,那种痛苦、害怕的感觉一旦被翻开,还是犹如昨天发生一样的难过。对于高兴的回忆,虽然不是没有,但总觉得高兴的回忆只占我们记忆中非常少的分量,难道人生真是苦多于乐?还是人生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原来这种回忆比重的失衡,是因为大脑对快乐与痛苦的回忆复制有不同的规格要求所致,快乐的事情要持续维持12秒才能成为回忆,而痛苦的事情只要历时4秒就可以成为回忆,所以我们的回忆才会痛苦比快乐多。

由佛光山教育中心、马大中文系和马大佛学会联办的“信仰与传承”之“抑郁症,离我们多远?”论坛中,邀请了心理辅导师李志祥博士、精神专科医生郑友耀和佛光山新马泰印总住持觉诚法师剖析如何应对忧郁症和抑郁症。

李志祥(左起)、觉诚法师及郑友耀从心里、宗教及生理层面谈忧郁症。
李志祥(左起)、觉诚法师及郑友耀从心里、宗教及生理层面谈忧郁症。


郑友耀表示,所谓心病还须心药医,忧郁症是心理病,但它不是不治之症,只要愿意和及早接受治疗,会有痊愈的一天。

2017年世界卫生日的主题是:一起来聊抑郁症。当时估计全球有3亿人患忧郁症,占全球人口的4%。来到2020年世界卫生组织1月公布的数据,全球的忧郁症患者降低至2.64亿人。

“虽然字面上看起来人数是降低了,但不同的研究数据会有出入,严谨一点的人数就会少,宽松的人数就会多。马来西亚数据方面,青少年患忧郁症的数据偏高,一般是因为所使用的测量方法不一样,所以会有这样的数据。”

他直言,各年龄层都有可能患病,包括身为医生的他也无法保证自己以后不会有忧郁症。

主修老人科的郑友耀说,病人以老年人为主。他分享其中一个个案。一名62岁的退休女老师,十多年前曾经患上忧郁症,之后康复了。但最近情绪又再陷入低潮。之后她回想自己情绪的变化,是因为有一位朋友有严重忧郁症而自杀,害怕自己也会这样做,情绪因而受到影响,所以忧郁症患者情绪很容易受到外在因素影响。


郑友耀重申,忧郁症是一种病,病人有权利接受治疗,也可以在治疗后获得改善。
郑友耀重申,忧郁症是一种病,病人有权利接受治疗,也可以在治疗后获得改善。



他表示,很多人分不清忧郁症与伤心,两者的分别在于:

1.时间:伤心的持续性少过两周,而忧郁症是持续性的;忧郁症是病态的情绪,标准的观察期是两个星期;而伤心是几天或短暂的,之后自动恢复几率高。但若超过两周,自动恢复几率就会降低。

2.症状:质量与影响层面都不一样。忧郁症患者的生理与心理层面都会一起浮现,包括焦虑、失眠,接近失去至亲的伤心。而伤心是不会有这么深入的层面。

3.对生活的负面影响。

4.减弱自主性,快乐不起来。忧郁症不是不想快乐或乐观,而是无法做到。

忧郁症表现在情绪方面的症状包括:

1.长期低落,无故哭泣,心情烦躁易怒,焦虑,对以往感兴趣的事物失去兴趣。

2.思想消极、悲观、缺乏自信,过分自责与内疚。

3.难以集中精神、记忆力差、无助绝望、有自杀倾向。

4.严重忧郁症患者可能会出现妄想、幻觉。

生理变化:

1.失眠、典型的症状是早上精神最差,常觉疲累。

2.食欲不振/激增,便秘,体重明显下降或增加。

郑友耀强调,忧郁症不处理的话会影响工作、家庭、生活品质,甚至会染上烟酒毒品及病痛。

他表示,忧郁症的成因是由一个三角形造成的,那就是心理、生理及压力。以压力为例,当一个人压力大时就如一辆车,技术好的司机可以应付过去,但很多人忽略了零件这部分,也就是脑子的变化,当生活压力与支援无法平衡时,正面的事情也会引起压力,即使是升职或结婚,所以最好避免同一时间进行重要大事。

“其次就是生理因素,很多人不满现状,不满自己,沉浸在失去亲人、钱或被欺负的情绪中。最后就是生理方面,除了血清素及去甲肾上腺素两种头脑的化学活动,也会因为服用了某些药物而产生的药物反应而影响生理,这三者加起来就造成一个人患上忧郁症。”

“虽然忧郁症是由精神专科治疗,但发生紧急病情时,亲友可以把患者送去任何医院的紧急部门做紧急处理,不容拖延。”

他表示,要如何知道自己是否有忧郁症倾向,网上有一个忧郁症计算机的心理测验,如果已经达到忧郁症的分数或边缘地带,就是视乎个人是否愿意接受治疗。

在临床治疗方面,郑友耀说,忧郁症分为轻、中、重3个级别,轻微的不需要吃药,接受心理辅导即可;中度患者心理辅导也难以达到效果,需要药物配合;重度患者,如有自杀情绪的患者,则需要使用电疗ECT治疗与药物双管齐下。

他透露,接受治疗的忧郁症患者都能获得改善,而不治疗的人只有20~30%可以好转。尤其是重度患者,最好接受药物治疗,好转机会就可以提升很多。

“根据我的临床经验,90%患者在服药之后病情都有明显好转。”

他强调,抗忧郁症药不会上瘾,只要根据医生所配给的剂量服用是安全的。但抗忧郁药不是止痛药,不能马上见效,至少需要服用两周后才能看到效果。若病人病情好转要停药,也必须与医生讨论,因为如果病情刚好转就停药,病情可能会回转,所以一般都是痊愈后6至9个月后才停药。


忧郁症要懂得转念

很多忧郁症的人都会说自己遇到灵异事件或见到鬼,包括出家人,觉诚法师以佛教来谈忧郁症。

她说,忧郁症在佛教来说,是因为饮食不良所导致。当一个人饮食不均衡,身体分泌就会不平衡,进而产生幻觉。

她表示,当生理生病时,血液循环不好,就会出现幻觉;而心理生病时,佛教的说法就是让我们放下执着。

觉诚法师表示,心理生病时,佛教的说法就是让我们放下执着。
觉诚法师表示,心理生病时,佛教的说法就是让我们放下执着。


“曾经有一位老太太的孩子来找我,说妈妈最近不对劲,悲观、常常自言自语,还说妈妈长期吃素。我就问老太太‘妈妈你吃什么素’,她就说‘我吃豆腐、青菜’。我再问她有没有吃一些豆类,她说没有。”

“于是我就带她去看医生,医生说她要吃一些补品,身体没有什么问题,给了她补充维他命B群。之后我解释给她听,长期吃素是好,但缺乏维他命B群,身体失调就会出现状况。之后将近一年左右,老太太健康就恢复正常。”

她强调,在佛教里面,讲究饮食要均衡,有时候食物不均衡,会造成身体分泌出问题。

“我再说一个出家的外国青年个案。有一天他跟我说他看到那边一直有人盯着我看,我看又没有啊,心想糟糕了寺院里面怎么会有鬼。于是我又带他看医生,检查之下一个180公分的青年竟然营养不良啊。”

“医生问他平时吃什么,他说在寺院吃素。医生又再问在13岁至18岁这段时间吃的是什么?他说汉堡、薯条和可乐,长期下来营养不良,所以出现幻觉。经过医生调理身子后,我再问他还有看见什么吗?他说没有了!”

因此,她劝告大家生病了不要怕,要看医生,无论是心理医生或生理医生,生理有病,血液循环不好就会产生幻觉。

她也分享自己的经历,以前睡觉时很容易打鼾,去医院检查后发现是呼吸终止症,就配了一个机器让她带回来,每天戴呼吸器入睡,睡眠就好很多。

“之后我因为感觉容易累,再去看医生。医生帮我检查心脏,才知道其中一条心脏血管阻塞,加上平时少运动,血液上不了脑,所以会出现幻觉。找出问题也解决了问题,破除自己的幻觉,所以发现不妥就要看医生,可能身体缺乏一些元素,补充回去就可以了。”

她表示,忧郁症是要懂得转念的疾病,学会六祖说的“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放下执着,很多问题就得到解决。


念头多倾向悲观,乐观需要学习

李志祥表示,要把一些快乐念头变成我们的长期记忆,需要至少维持12秒且不被打断,但负面念头只需要4秒就能变成我们的长期记忆。

李志祥表示,忧郁症患者形容,忧郁症就如一个牢笼般不停反刍,忧郁逐渐成为自动化的反应。
李志祥表示,忧郁症患者形容,忧郁症就如一个牢笼般不停反刍,忧郁逐渐成为自动化的反应。


人的构造是倾向悲观,天生有悲观的特质,所以很容易感到悲观。每个人每天有5至7万个念头,半数念头都是负面的,只有30%是正面,其余20%是中立念头。

他认为,乐观是需要学习的,当我们被各种负面导引,会变成恐惧无助、悲伤愤怒、失落、对抗与逃避也无济于事,于是身体就会自动退缩,逃避形成一种不停反刍的心理反应,忧郁症也就逐渐成为自动化反应。

“情绪长期处于不安与低落的人,他们形容那种感觉犹如处在牢笼之中,无法从里面解脱出来。”

李志祥表示,很多人总喜欢劝人看开一点,但这句话不能对忧郁症患者说,他们需要的是关怀与陪伴。

他强调,忧郁症是会好的病,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观念。但可惜的是,民众对忧郁症有偏见,扩大负面新闻。

他就抑郁症与忧郁症的分别作解释时说,忧郁症的形成是压力,而抑郁症的形成因为面对超出负荷的压力,无法接受,也无力改变,只能压抑,久而久之就变成抑郁症。

“处在这个快节奏的网络时代里,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但又必须接受,不知不觉间就会感觉越来越累而患上忧郁症。累是一种最先的征兆,无力、无趣、无意义,整个人像被掏空一样。

“旁人或许发觉你的改变,但当事人会否认,因为害怕被标签。”

他也指出,某些性格的人容易患上忧郁症,那就是:

1.过于自我为中心的人,环境无法满足自己期待的人,无法与世界有链接,这些人往往容易碰壁或遭遇挫折感,无力感就渐渐的变成压抑。

2.过于以他人为中心,自己无法满足环境的期待,自卑、自我,怀疑及自责。特别是要经常照顾环境需求大于自己的人,经常要察言观色的人。

3.悲观不安,缺乏寄托与安全感的人。

普遍大家都会认为失意的人才会被忧郁症找上门,但李志祥却说,不要以为只有穷人才会有忧郁症,很多环境及背景优越的人,因为缺乏成就感、意义感、安全感及拥有创伤伤害的人也会患上忧郁症,他们内在有一个小孩,是悲观及不安的,缺乏一种存在感。

他劝告身边有忧郁症亲友的人,处理忧郁症有多种管道,不当的处理方法就是劝告靠个人意志力去克服,旁人也不要充当激励讲师或道德判官。

他认为,适当的处理方法,应该是降低期望,减少工作量,规律生活,旁人只需要扮演聆听与陪伴的角色,加上综合治疗,包括药物、心理治疗、环境改变及个人意愿,会增加疗愈进程。

5272CLW2020431236282212142.JPG


作者 : 张露华(记者) 黄冰冰(摄影)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