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7 10:04:00  2277156
疫情下的艺术教育
教育专题

疫情当下的这个非常时期,线上教学缓解了学校停课所带来的冲击,然而是不是所有的课程都适用线上教学?尤其像表演艺术这类重视团队合作和即时互动的学科,是否也能隔空远距离教学?

去年8月,泰莱大学与艺人馆(The Actors Studio)共同创办表演艺术(荣誉)学士课程,当时任谁也没想到大半年后会爆发疫情,造成全国史无前例的停课潮。

在学生无法返校上课的情况下,表演艺术课程该如何展开?泰莱大学日前举办了一场线上座谈会,探讨表演艺术无论是舞蹈、戏剧或音乐,在目前和接下来的日子该如何走下去。


江祖尧发现,有些学生平时上课可能会害羞,但是来到线上平台就变得不一样。
江祖尧发现,有些学生平时上课可能会害羞,但是来到线上平台就变得不一样。

舞蹈

江祖尧:害羞学生反而得益

4年前,我国国家文化艺术学院(ASWARA)舞蹈系前主任江祖尧(Joseph Gonzales)移居香港,目前是香港演艺学院舞蹈学主任。比起马来西亚同业,他其实更早感受到震荡,因为自从香港去年中发生反修例运动以来,他的教学工作就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如今加上这波冠状病毒病疫情的冲击,他更不得不加大力度推行线上教学。

这段日子,他除了运用香港演艺学院的线上教学系统之外,也使用Zoom授课,例如向学生讲解西方舞蹈史。他有个相当有趣的发现,那就是有些学生平时上课可能会害羞,但是来到线上就变得不一样,他们普遍都很享受线上教学的互动模式。

尽管线上教学有其好处,但他不否认在舞蹈教学这方面,线上教学无法完全取代面对面教学,因为以香港演艺学院的课程来说,其中80%内容需要靠实际练习,譬如技巧训练、即兴舞蹈、编舞等。可如今学生因为在家学习的关系,加上香港的居住空间本来就很局促,所以他们目前只能做拉筋和简单的练习,若要做例如芭蕾的大跳(Grand Allegro)动作则不太可能。

他透露,香港演艺学院正在招生,但报读人数明显下降,兴许是因为香港的局势加上疫情的因素,许多家长和学生都保持观望的态度。他坦言如果站在家长的角度思考,他也会希望孩子选择港大医学系这种光明前程。可是转念一想,即使艺术这条路很不好走,“但我们就是喜欢!”

比起很多艺术工作者,他自认很幸运,因为至少他每个月底都能定时领到薪水,不需要为饭碗担忧。而且香港的表演艺术获得政府和企业鼎力支持,像他的学院曾经举办一场舞会,一个晚上就成功为学生筹获大约200万令吉的奖学金。

总的来说,线上教学虽然是目前为了应对学校停课而采取的措施,但长远来看,他认为线上教学未来能够继续扮演重要角色,跟面对面教学做搭配,而不只是作为非常时期的应急手段而已。但不管怎样,有一点他可以很肯定的是:“学生总有一天需要回到学校。”


祖哈山(左)和法丽达(右)同是艺人馆的创办人,也是泰莱大学的兼任教授。他们日前联袂在线上座谈会倾吐疫情对戏剧圈的影响。
祖哈山(左)和法丽达(右)同是艺人馆的创办人,也是泰莱大学的兼任教授。他们日前联袂在线上座谈会倾吐疫情对戏剧圈的影响。


戏剧

祖哈山:无法与对手交流给反应

“什么是演戏?演戏就是给反应。如果你无法给反应,那就很困难。”

说这句话的人是艺人馆创办人,同时也是泰莱大学兼任教授的祖哈山。根据他多年的教课和学习经验,他认为演戏这回事很难透过线上进行教学,因为一旦远距离,恐怕就很难激发演对手戏该有的反应。

他的好拍档拿督法丽达,早前正兴奋跟吉隆坡表演艺术中心合作筹备一部新的音乐剧——《宝莱坞梦》,如今因为疫情因素而停摆。

法丽达也是泰莱大学兼任教授,她说目前的情况不允许排练,这对音乐剧团队来说是何等巨大的障碍,但他们不会就此放弃,现阶段只能暂且在线上开会。


马克比欧:全世界都是你的观众

无论如何,事情不尽然只有悲观,因为像泰莱大学表演艺术高级讲师马克比欧所说,网络世界无远弗届,“全世界都可以是你的观众。”

他举例,从前想邀请朋友来看表演很不容易,朋友往往会问“要付钱的吗?”、“票价多少?”而如今他运用Zoom进行线上教学,想邀请朋友“进来”Zoom教室看表演就变得容易多了。

这些日子以来,他尝试将一些活动和剧场游戏搬到线上进行,譬如以前上课时,他会指示学生在教室跑来跑去,然后随手捉起一个木制的东西。而现在当大家都待在家里,他依然让学生玩着同样的游戏,只不过从满教室跑变成了满屋跑。另外这段期间,学生依然必须完成他交代的作业,例如透过视频方式呈献他们原创的独角戏。

他不讳言,这种线上教学法有时候行得通,有时候则未必。例如,有些学生有时会以没有打扮为理由而不愿意露脸,这么一来,他就无法确定这些学生到底有没有在家里认真听课。

不过总的来说,他认为目前的状况算是为学生打开了一个契机,让他们体验在剧场以外的镜头前表演。至于他本身,经过这几个月的磨练之后,他觉得自己对线上教课越来越得心应手,相信再过几个月,在大学持续不断的培训还有师资团队的努力之下,他们将会发展出一套完整的线上教学大纲。

马克比欧在线上教学期间,邀请艺术圈同好到他的线上教室欣赏学生表演,以及跟学生交流。(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马克比欧在线上教学期间,邀请艺术圈同好到他的线上教室欣赏学生表演,以及跟学生交流。(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大学停课期间,马克比欧的戏剧课照常进行,学生也配合做出新尝试,改在镜头前演戏,(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大学停课期间,马克比欧的戏剧课照常进行,学生也配合做出新尝试,改在镜头前演戏,(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音乐

沙益沙菲:自创好点子倾囊相授

音乐教育大体来说可以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乐理,另一部分是实践。而实践可以是个人实践,例如编曲、作曲、视唱和独奏;也可以是合奏,譬如二重奏、三重奏、四重奏、室内乐、交响乐团和摇滚乐团。

泰莱大学表演艺术课程主任沙益沙菲表示,如果是合奏练习,学生们确实需要在同一个空间里一起学习,这样才能确保自己的演奏跟其他乐器有统一节拍和产生共鸣。不过在线上教学期间,大家虽然无法齐聚一堂,但还是可以学习其他东西。

在以往的课堂教学,他会把音符写在白板上,可是线上教室没有白板怎么办?没关系,他想出一个好点子,那就是用自制的透明灯板代替,呈现出来的效果就跟写白板差不多一样,证明只要发挥一点巧思,有些问题就不再是问题。

另一方面,他说以往的课堂教学,学生不管喜欢或不喜欢,都总是会有一个接一个的考试。可是当换成线上教学,测验就变得比较具有伸缩性,这能唤起学生发自内心的主动探索。

至于该如何规划线上教学内容,他的看法是老师应该专注于一个小目标,因为小目标通常比较容易达成。譬如小提琴课,老师可以设定这一天的教学目标是为小提琴调音,达成目标后才再设定下一个教学目标,带领学生循序渐进地学习。

线上教学的这段日子,他说他个人学到的最重要一点,是要懂得信任学生。在虚拟的教室里,他会尽可能倾囊相授,但学生有没有吸收就要问学生自己了。

线上教学没有白板没关系,沙益沙菲自制透明灯板当白板使用。(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线上教学没有白板没关系,沙益沙菲自制透明灯板当白板使用。(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线上教学期间,沙益沙菲给学生作业,学生反应相当踊跃。(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线上教学期间,沙益沙菲给学生作业,学生反应相当踊跃。(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 : 梁慧颖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7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