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16 07:00:00  2288773
赵少杰/翡冷翠的美丽与哀愁
节选好物

只当是一个梦,一个幻想;

只当是前天我们见的残红,

怯怜怜的在风前抖擞,一瓣,

两瓣,落地,叫人踩,变泥……

——〈翡冷翠的一夜〉徐志摩



4377TLK20206121213223291097.jpg

4377TLK20206121213223291099.jpg

4377TLK20206121213233291100.jpg


请允许我今天带你们出去走一走,在疫情还没完全结束之前,我们都无法出国旅行,但是请让我们把镜头转向意大利,然后再聚焦于文艺复兴发源地“翡冷翠”(注1)。

这是我曾经生活6年的地方,每天奔走在车站与画室之间,每一条大大小小的街道与巷子,路上凹凸的石板路,都是午夜梦回时的场景。几天前在脸书看见学妹Paola  Marinelli用手机拍了一些翡冷翠市区街道的照片,透过手机荧幕看着这些照片,心中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哀伤,只因她在图片旁的状态中如此写道:“这是我们怎么死的——心碎。”而为什么她会“心碎”呢?因为疫情的关系,没有了游客,当地人的生活无以为继。

4377TLK20206121213203291093.jpg


4377TLK20206121213223291098.jpg

照片中的翡冷翠街道空无一人,有些只是如雕像般的居民出现在广场的某一处,气氛安静得非常不真实,就连地标之一“旧桥”(Ponte  Vecchio)上,也冷清得像是被洗刷过的天空,平静得又像是桥下的阿诺河(Arno),景色无限好,只是少了一些意大利不可欠缺的元素——游客。跟大部分依赖游客为生的旅游胜地一样,翡冷翠的主要经济来源是来自旅游业,没有了一群外国游客在此地度假、消费,广场四周的店家、咖啡馆、雪糕店、各大服装品牌的专卖店、美术馆、博物馆都空无一人,甚至市中心的象征主教堂(Duomo)外,也是空荡荡的,就连鸽子都变少了。


4377TLK20206121213213291094.jpg


一座有趣的城市,开放的博物馆

翡冷翠是一个有趣的城市,因文艺复兴的关系,这里曾经富足而处处充满了文艺气息,雕像林立,墙上有细致的浮雕,转角有壮观的喷泉,一路上我总忍不住抬头望向一个个玻璃窗口与露台,楼下老旧的木门上布满厚重的铆钉,有时甚至会在广场上看到华灯四射的旋转木马。对我来说,翡冷翠最美的风景莫过于巷弄里一面面玻璃展示窗,店家在橱柜里摆放了自家的产品,和一些翡冷翠特色的手工艺品作点缀。这里的商店仍保持旧日的气息,维持着那些散发典雅的装潢,这都是店家们长久经营的坚持,让所有来到这里的人们,感觉仿佛回到文艺复兴的光景。我常光顾Via  Faenza附近的一家乳制品专卖店,我爱他们的旧招牌和贴满白瓷砖的店面,里头除了售卖自家品牌新鲜的牛奶外,柜子里摆满不同种类的芝士,让人目不暇给(每一次进去买牛奶都会忍不住多买几款芝士)。

其实整个市区就是一间开放的博物馆,几乎每一家都是百年老店,林林立立的商店,各自精彩,各有特色。我最爱一家翡冷翠百年老牌手工肥皂,它的名字和标签其实就是教堂的名称,同时也是火车总站的名称Santa  Maria  Nuovella,我不去那家已经翻新华丽的总行,而是到美术院附近的老药妆店购买,气氛更为朴实无华。

我经常一个人在市区内的巷子间乱窜,常常遇见让人感到惊喜的店家,譬如在学院美术馆(Galleria  dell’Accademia)附近有一家外观看似普通,但是经营模式非常特殊的鞋店,在你踏入店家时,店员就会耐心地询问你:“先生,请问您是穿42号的鞋子吗?如果您的答案是,那么我们欢迎您!如果不是,我们无法招待您,深感抱歉。”这是一家只卖尺寸42号的鞋子,全店所有的款式的鞋都只有42号,没有其他尺寸的选择(我刚好42号)。

在共和广场上,有一家超过两百八十多年的百合花咖啡馆(Café Gigli),这是我记忆中最“香”的地方。店里铺满华丽的大理石地板,典雅的柜台不时飘来一阵花香,混着浓浓的咖啡香,还有淡淡的甜点香味。

看着Paola拍摄的阿诺河(Fiume  Arno),河水流经平缓的河床,许多翡冷翠的美丽与哀愁,都在照片中,和我的记忆里,一瓣,两瓣,落地,叫人踩,变泥……

4377TLK20206121213213291095.jpg


4377TLK20206121213213291096.jpg

4377TLK20206121213203291092.jpg


注1:

英语Florence,意大利语Firenze,德语Florenz,“翡冷翠”由现代著名诗人徐志摩首译,远远比另英语译名“佛罗伦萨”来得更富诗意,更多色彩,也更符合古城的气质。

意大利语的直译为“百花之城”,市花以及标志是一朵紫色的鸢尾花。坐落在亚平宁山脉中部、阿诺河(Arno)河谷,四周环抱着丘陵。

作者 : 赵少杰 ​Paola Marinelli(摄影)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16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