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24 21:35:00  2292618
停飞,让下一趟旅程更丰富
旅游

温达文(Vrindavan)Shri Bankey Bihari寺庙的祭司正向朝圣者抛洒Phoolon Ki Holi(色彩节之花)。
温达文(Vrindavan)Shri Bankey Bihari寺庙的祭司正向朝圣者抛洒Phoolon Ki Holi(色彩节之花)。


冠状病毒病(COVID-19)未暴发以前,全球航空业恐怕没试过这么长时间不能起飞。天生喜欢趴趴走的旅人,或许正度过想飞却无法飞的痛苦与煎熬,还得安抚一颗亟需不断探索新鲜事物的好奇心。庄德铭和马凯琳这两人体内天生有着非常活跃的“出走”基因,一旦有空档就会立即订机票“远走高飞”。如今危机还没结束,两人只能不动如山,乖乖待在家,但也很快找到方法适应这段停飞期。

世界没有界限,每个旅人都坦然出走迎接不同的体验和生活。从事行销企划工作的庄德铭,过去12年都严格遵守一个原则——每年必须出国4至5次,绝不打破这个规律。“先touch wood(意即“厄运走开”),我目前没有试过因为工作而取消旅行。”他立即用手指轻敲了木桌,笑说自己纯粹爱玩,不旅游一定会浑身不自在。因此,每次都会提早一年与友人规划接下来的旅程。

最难忘的一次莫过于今年长达19天的印度之旅,这是他首次单独自助游,任意安排和调整观看印度的视角,回程却正好碰上3月份第一阶段的行动管制令(MCO)。因此,在未出发前,身边朋友以疫情为由拼命劝他打消出国旅游念头。“他们一直‘恐吓’我,但是我计划了很久,不管三七二十一都要去的。”他用爽朗的笑声表示了自己的坚决。

若想要认识印度,也许可以从“色彩节”(Holi Festival)开始。这个节日每年吸引全球游客慕名而去,庄德铭是其中一人,与印度民众一同沉浸在缤纷迷雾之中。他毫不掩饰地说自己钟爱印度,这已是第5次走进印度这个古老圣域,每一次都有很丰富的心灵收获。



与很多活动,比如登山或在当地国家公园步行。(摄影:本报 陈敬晖)
与很多活动,比如登山或在当地国家公园步行。(摄影:本报 陈敬晖)


热爱户外运动的庄德铭在旅途中除了摄影,也会参



走进尼泊尔,会让人放下一切烦忧,像是步入了一个平静祥和的国度。
走进尼泊尔,会让人放下一切烦忧,像是步入了一个平静祥和的国度。



民众吆喝他为病毒

“色彩节”是新德里温达文(Vrindavan)最盛大的传统节庆,人潮纷纷拥向寺庙祈祷,接着向迎面而来的人大抛粉彩以示祝福。在这个节日的10天前,这个小镇陆续举办各种活动,从高处一看,到处人头攒动,街道上挤得水泄不通。“想起来蛮大胆的,其实应该避免人潮聚集。(在人群中)你会觉得很恐怖,担心会不会受感染。”

在熙来攘往的街道上,当地民众对游客的到访似乎不友善,“过往印度民众看到外国人会急忙要求合照,现在看到我和一班欧美背包客,直接喊‘Corona Virus’。可能初期阶段,对方直觉认为是外国人把病毒带来印度。”节庆结束后,他飞往加尔各答(Kolkata),此时民众已从新闻管道得知疫情消息,大家开始与他保持社交距离,劈头第一句会问,“你是不是从中国来?”

当时酒店业已遭受重大打击,所有预订的房间悉数被取消,“我去到酒店,变成对方的最后一位客人,之后不能再接受新住户。”由于心有不安,回程的最后两天,他选择减少出门,毕竟人们开始对他不礼貌,“当你出外,看到有人随地吐痰或没戴口罩咳嗽时,你心底还是会觉得很害怕。”

3月19日,庄德铭终于安全返马。3天后,印度宣布禁止所有国际航班降落。



黄沙遍地的撒哈拉大沙漠有着迷人的魅力,沙丘具有完美的棱角,看着骆驼漫步走过沙漠还挺疗愈。
黄沙遍地的撒哈拉大沙漠有着迷人的魅力,沙丘具有完美的棱角,看着骆驼漫步走过沙漠还挺疗愈。




加尔各答(Kolkata)至今仍保留传统人力车夫的行业,成为一道美丽的街景。
加尔各答(Kolkata)至今仍保留传统人力车夫的行业,成为一道美丽的街景。



不能飞,就自我精进

自我隔离的14天,他惟有待在家,无法探望母亲。但是,往正面方向想,他在第一阶段的行动管制令(MCO)期间,拥有更多休息时间去摆脱身上负载的疲累。

“我本身去旅拍和记录一些人文景物,回来就尽情修图。这段期间反而是无人打扰的最好时刻,每天专心修图及网上学习新技能,感觉还蛮充实。”

对于常年到处飞的他而言,现今处于要去不能去的感觉,即使航班恢复,依旧心有挂碍。当问及如何化解旅行瘾?他耸耸肩说,趁机沉淀和消化旅途中的所见所闻,为接下来要去的国家和地方做更充分的功课。

“旅行让我学习欣赏和记录,浏览珍贵的美景事物。我们可以透过旅游节目或纪录片了解这个世界,但始终不及你亲身体验,投入和感受当地风土人情。”

这场瘟疫是一把双面刃,病毒危害了人类生活,却让大自然有机会修复生态环境。庄德铭说,这也是一件很矛盾的事,不少人旅行想要探秘和亲近大自然,如今“关”在家,这些令人惊艳的自然情景就在眼前重现,地球突然得到了平静的片刻。



寺庙四面八方都有人潮参与“色彩节”的祈愿活动,在漫天飞舞的粉彩之中尽情跳舞喜乐。
寺庙四面八方都有人潮参与“色彩节”的祈愿活动,在漫天飞舞的粉彩之中尽情跳舞喜乐。




庄德铭擅长用镜头说故事,在摩洛哥的蓝色小镇,他就摄下这幅人与猫的有趣画面。
庄德铭擅长用镜头说故事,在摩洛哥的蓝色小镇,他就摄下这幅人与猫的有趣画面。



不断旅行,探索世界的想像

“现在只能看着办。”一头帅气短发的马凯琳无奈地笑道,在行动管制期间,除了安然接受新常态,还得暂时停飞,让出国旅行变成奢望和想像。

3年前,马凯琳的旅人身分才开始变得具体,拎起背包,一身轻装打扮就上路了。接着,她在脸书经营“背包旅神”专页,用视频记录每一个难忘的旅途,探索和书写当地有趣的民风特色。她坦言,最初出走是想看美景和享受美食,后来发现内心有些疲乏,她选择转换另一种姿态去看世界,从视觉飨宴变成深入体验。

她的旅行时间很长,有时会花一两个月在当地住下,认真推开每一扇惊喜大门。她笑说,无法出国反而隔除了各种杂沓繁嚣,专心梳理旅途中的故事。她格外喜欢印度,去年3月便在北印度待了很长时间。“因为签证只能维持两个月,如果可以更长,我会待更久。”马凯琳鲜少事前规划,比如在印度北部一座古城斋浦尔(Jaipur),抵达之前完全没有透析当地情况。她先淡然地到民宿落脚,再与负责人、外国背包客谈天,从中搜出一些有兴趣的信息,再注入自己的旅途中。

人是旅途中最美的风景,马凯琳看到很多活得很潇洒的背包客,学会在世界游荡。如同一般人,她曾度过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一直在城市打转,辞职走出后,生命才开启另一种想像。



人是旅途中最美的风景,马凯琳看到很多活得很潇洒的背包客,学会在世界游荡。如同一般人,她曾度过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一直在城市里打转,在辞职走出去后,生命才开启另一种想像。(摄影:本报 林毅钲)
人是旅途中最美的风景,马凯琳看到很多活得很潇洒的背包客,学会在世界游荡。如同一般人,她曾度过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一直在城市里打转,在辞职走出去后,生命才开启另一种想像。(摄影:本报 林毅钲)




这是朝圣之路早晨烟雾弥漫下遇到的墓碑,马凯琳说,一路上有很多墓碑,有人在这条路发生意外,有人去世了想葬在这条路上,有的是这辈子都没有走过朝圣之路,死后选择葬在此地。
这是朝圣之路早晨烟雾弥漫下遇到的墓碑,马凯琳说,一路上有很多墓碑,有人在这条路发生意外,有人去世了想葬在这条路上,有的是这辈子都没有走过朝圣之路,死后选择葬在此地。



800公里朝圣之路,越走越强

马凯琳不太说琐碎的旅行日常,但其剪辑的旅游影片中,却隐藏了很多小故事。她去年11月独自参加朝圣之路(Camino de Santiago),选择了800公里的法国之路,耗了35天徒步走到圣地亚哥。如她所说,距离挡不了出走的脚步,沿途足以看尽各种风景。

“不赶路,感受路”,这趟旅程中,每个人拥有不同的速度,她沉甸甸地装满一袋又一袋的苦难,不过收获了很丰盛的体悟与成长。这条路是考验一个人的精神意志,前面几天,她几乎走20公里或以上,不料引发左脚膝盖旧患复发,只能缩短每日的徒步目标。“那时从洛格罗尼奥到纳赫拉,走了三十多公里,脚几乎是废了,我已经很抑郁,很想要放弃。”

她说,每个朝圣者走了30公里,都会认定那天一定是最艰辛的一次。当时她也这么认为,直到抵达纳赫拉的民宿时,里头一位老爷爷志工看见她一脸疲惫,就说了一句,“你会越来越强的(You will be stronger and stronger)。”然而,她因疼痛而失去交流的兴致,以为是一句安慰的话。

“其实后来的路只会更长,何止30公里?走到40公里时,我突然想起这句话,还真的会有所顿悟,发现他说得很对,自己真的变得越来越强。”途中碰到想放弃的人,她很自然地借花献佛,向对方说了同样的话。


用阅读“旅行”,填补空白的知识

今年早已规划要去日本富士山和朝鲜,如今机票已取消,只能好好待在家。她笑说自己是一刻都不能停下的人,在疫情暴发以前,她还去了台湾、缅甸和东马。

去年她去了逾10个国家,今年则推翻了她的计划。“一开始以为有一个月时间好好休息,后来意识到整个2020年都无法出国,(惊吓)感觉才慢慢涌上来。因此,不是当下给我冲击,而是让我慢慢适应了。”

期间,她便透过剪辑视频和阅读去“旅行”,去年过于频密游走十多个国家,令她没有时间喘息就要飞奔另一个国家。现今是反刍好时机,重新浏览自己所走过的地方,找寻相关的书籍去填补一些知识空白处。

以食物为例,她不喜欢英国食物,直到阅读《吃:食物如何改变我们人类和全球历史》这本书籍,才有所改观。内容讲述英国人倾向吃到食物的本质原味,鲜少使用调味料,也不爱调味后的口感。倘若没去过英国,难以幻想作者所描绘的情景;当走过了,书中内容可以迅速与记忆串联,填补这些历史知识,让旅行记忆更深刻和饱满。

倘若下半年疫情好转,是否会考虑出国旅行?“现在倒不是讨论要不要旅行,而是想办法赚取旅行经费。”她苦笑说,疫情让她少了很多副业工作,如今正为旅游经费犯愁。



马凯琳去年已经在印度和巴基斯坦的边界,但却因拿不到签证,无法过去巴基斯坦瞧一瞧,变成旅途中的小遗憾。图为印巴边界有名的升旗仪式。
马凯琳去年已经在印度和巴基斯坦的边界,但却因拿不到签证,无法过去巴基斯坦瞧一瞧,变成旅途中的小遗憾。图为印巴边界有名的升旗仪式。




马凯琳在印度遇到一个人,对方向她分享当地有烧头发的理发手艺,她听了之后就马上去尝试。
马凯琳在印度遇到一个人,对方向她分享当地有烧头发的理发手艺,她听了之后就马上去尝试。


旅游照片:受访者提供

作者 : 林德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24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