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21 08:10:00  2293158
张吉安.再见,茨厂街
艺坛乩童

近来,常有人问起疫情重创后的茨厂街,怎样了?

6月7日,上午穿过人烟空荡,不少老鼠在流窜的中华巷,仔细一看,又有一家老店搬空了!这一回轮到创立于1950年,吉隆坡仅存的恩记唱片行,终究敌不过疫情,正式结业。咔嚓,拍下眼前莫名的感伤,在脸书写下:“今早经过老街,岁月已无声”。

只是没料到,对于一家不甚起眼老店倒下的贴文,短短半天,接获好几通中文媒体、街坊来电查询来龙去脉,原来仍有不少吉隆坡人对老城事,依旧念念不舍。自2009年进驻老街,开始收集这家唱片行的黑胶,大多数是上世纪40、50年代曾到中华戏院登台的伶人录音,甚至70年代红极一时的邓丽君,曾在店内办过记者会所留下的签名唱片,恩记的名声,一时无两。过去几年导览老街,必定会选择这仅存的地标作为重点介绍,然后让参与者听听唱片遗音,而最后一次是今年元宵节的导览。

脸书贴文附上一张柜子上的黑胶唱片,有媒体误以为是该店的摆设品,实际上,那是家中多年来分别从老街的3家唱片行收集回来,当然以恩记占多数。过去11年采集的唱片记录中,于1930-1950之间,有3家指标性的唱片行创立:

1. 长兴公司(1935):除了卖黑胶,也有早期粤剧木鱼书、歌仔书、伶人杂志等。

2. 益群唱片(1948):创办人姓刘,是个上海三江人,初期在谐街缝制旗袍,后专卖黑胶,偏爱中国时代曲和西洋曲。

3. 恩记唱片(1950):创办人余锦恩,广州人,早期在苏丹街的蝴蝶百货开裁缝店,后创立恩记,代理香港粤剧伶人来中华戏院演出时随携的唱片,后来也帮不少戏班录制黑胶在店内售卖,同时获得马来亚第一本广播杂志《南洋广播周刊》的代理权。

长兴和益群早在1980年代末结业,唯独恩记撑过70年,显然是老吉隆坡人最依恋的地标之一。

1950年代,黑胶唱片的全盛时期,当时最风光的茨厂街中华戏院“普长春班”,是不少香港粤剧伶人来马来亚登台的圣地,顺道将自身录制黑胶带过来,甚至有者顺道请戏班乐师录制唱片,在恩记出售,顿时成了吉隆坡最热门的黑胶商号。除了广东粤剧,唱片行也是当时唯一售卖本地、新加坡、台湾和香港的潮剧、琼剧(海南戏)、歌仔戏(闽南)、福建南音、地水南音(广东)、客家山歌和闽剧(福州戏),以飨不同籍贯的戏迷。

2010年,恩记老东主陈女士逝世,接管的孩子将母亲家里珍藏多年的绝版唱片搬到店里抛售。恰好当时我参与发起“茨厂街社区艺术计划”,在捍卫老街运动之馀,看到上千张的黑胶,败家心里又蠢蠢欲动了,在店内流连两周,挑了又舍,最后买下2100多张唱片作记录,前后总共花掉了1万多令吉,另一部分则被几位慕名而来的香港粤剧学者相中,据闻大部分是捐作香港粤剧资料中心。

中华戏院、普长春班以及周边老戏班,已经在上世纪90年代前,完全消失,如今恩记结业,象征老街的末代记忆,随即消声在时代轨上。

1998年,初到吉隆坡念书,为了参加老街会馆的青年戏剧团,开启了我和你的姻缘。与许多游子一样,趁着每次返乡前往富都车站搭巴士前,特别经过这里买些手信,才称得上是回乡的仪式感。再来周末假日,邀个三五好友来逛上海、商务、学林、大众书局等,对我们外州的游子来说,是一代人的集体记忆。

真正参与守护、捍卫,是2009那年,你的心脏地带面对捷运发展,岌岌可危,于是相约一群艺文工作者发起“茨厂街社区艺术计划”,当时召众五千多人参与“年十四,灯佑苏丹街”,到后来每年定时筹办“茨厂街年味节”,冀望更多人关注这百年老社区。同时,创立“茨厂街•乡音馆”后,当年抉择离开广播的其一导因,是最终选择了你。一直不懈地采集街坊诉不完的历史、口述和文献长达11年,迄今记录、整理超过百名街坊,逾千件有形的文献资料。

吉隆坡开埠始于1857年,而茨厂街形成于1870年代,无疑是这座老城的见证者。很多时候,有些倡议大事发展甚至拆除老街的人,以为我们是守旧的,其实并不然,我们只想留住你的历史原貌,好让后世记住,原来吉隆坡的繁华,是从你而来。如果某天你的历史和原貌被扭曲不全了,后世还有什么证据跟其他人说,祖辈曾参与建设过吉隆坡?

11年来,我从没放弃你。如今,茨厂街活像一个风前残烛的百岁老人,等待珍惜爱护的后辈来探望、书写、记录你的故事。然而老街的宿命,是位于吉隆坡,寸土尺金,留与不留,是商与文之间的拉锯,多年来的困境,则是租金越来越高,平均一栋店面租约至少要1万元以上,迫使原居租户无奈搬离,即使不少想要在这里驻足从事文化社区的自愿者,都无法负荷,切切原因下,进一步加速老社区的没落。

而这一次,容我,向你说再见。

2018年509后,不少大企外资进驻改建工程,在地租金再度暴涨,原居民也随着改造计划驱使下,逐一迁出。奈何,行管期间乡音馆内二度爆窃,为了不让这11年得来不易的珍贵文献再受摧残,附加疫情重创下,现已无力在此守护。

再见了,就此让乡音馆,迁出茨厂街。

作者 : 张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21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