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29 09:50:00  2295951
陈愐壮/与表阿姨“相认”
编采手记


表阿姨说:“我本来有看你的【读家】,后来看了你这篇文章才知道你是谁,你妈和你爸样子和年轻的样子还在,你爸以前在吉打港口开电器店,因为有去过,所以记得。”
表阿姨说:“我本来有看你的【读家】,后来看了你这篇文章才知道你是谁,你妈和你爸样子和年轻的样子还在,你爸以前在吉打港口开电器店,因为有去过,所以记得。”


有个陌生阿姨加我脸书友,看起来像是真人账号,但彼此没有共同的脸书友,我迟疑了一下,还是和她交了朋友。有次和若鹏兄聊了几句,他说自己“来者不拒”,只要对方识字,都是有潜力买书的读者。我不“卖”书,但也想“广结善缘”,至少写废文自娱娱人时,多一个知音人点赞,也是快乐的;何况我是【读家】编辑,跟书脱离不了关系,影响身边各个年龄层的人爱上阅读,依然是我想做的傻事。

也许是想太多,也许是想太少,真相有点出乎我意料。交谈之下得知,阿姨真的是我阿姨(表阿姨)。她是我母亲的表妹,同样来自吉打港口,但母亲婚后就搬去亚罗士打,从此比较少见面,而我对这表阿姨完全没印象。表阿姨说自己“从年轻到现在都爱看副刊”,“我每个星期天都看你的【读家】。”我离乡背井来到吉隆坡生活也超过10年了,偶然在网海中与亲人长辈相认,有一种朴实的亲情温暖。加上她是副刊“铁粉”,让我有些感动,向同事们提起这件事,他们也开心。

我和表阿姨至今还偶尔在脸书聊天。有时她读完副刊会对我说:“今天在【星云】版看到许裕全的作品,好喜欢。”她说自己受教育不高,太深奥的文字看不懂,“养狗和很孝顺的曾毓林,也是我喜欢的作者,还有一个中学老师阿简,一个开蛋糕店的(蔡兴隆),(我)也时常看他们的作品。”我说可以加他们作脸书友呀,但她觉得当个普通读者就好。

写此文前一晚,我私讯问她可否把我们“相认”的故事写成文章?她爽快回复:“可以的,不会介意,你写吧!”幸亏她答应,不然本期【编采手记】又是另一个未知的面貌了(可能会随手写废文来讨读者骂了)。


作者 : 陈愐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29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