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01 12:00:00  2299141
【全民阅读】文学与电影
读家


越读者版主之一:杨慧琪
越读者版主之一:杨慧琪

杨慧琪按:文学、电影和音乐似乎无法分割:许多电影改编自经典文学名著,而音乐能丰富化电影,少了配乐,电影仿佛失去了灵魂。本期【全民阅读】,我们来探讨文学和电影吧!


◢姚斌奕(吉隆坡人):金陵十三钗——谁说婊子无义?

2011年,张艺谋把严歌苓的《金陵十三钗》搬上了大银幕。从此这5个字名留影史。

1937年末,日军砲火在南京城内肆意轰炸,诺大一个首都,望眼搜寻,就只有一座建在中华土地上的天主教堂,因为隶属美国,所以仍能在外交保护下,暂且无恙。只不过,当教会学校里的女学生为初潮倍感羞涩时,13名秦淮妓女亦来到此处避难。

两位神父本着人道决定收留,可虽说同是沦落人,但阶级偏见作祟,女学生仍是将仇恨撒在了窑姐们的身上。同一天,国军全面溃败, 失去了对手的战争演变成单向屠杀。直至夜半,埋尸人将几名幸存伤兵送到教堂门口,避难地就此再添成员。

目下,所有角色都已到位,并且开展起了那些撤下遮拦的真挚交往。军人与娼妇,本来的光暗两极,乱世中终于融合共生。正如妓女并非天生的,婊子也有追求幸福的权力。

如果不是日军敲响了教堂大门,用刺刀划破短暂宁静,他们不合时宜的爱情兴许就能坚持下去。可这些男儿都是军人,纵使明知无力回天,但起码不能给鬼子留下搜查教堂的口实,于是拼了性命,他们付出身体去挨日本人的乱刀。

然而他们的惨死,并没能挽救女人们的厄运。几天后,恶魔们又再次造访。这时,一直被鄙视的玉墨站了出来,轻描淡写的抛下一句:“我去。”

突来的勇气,犹若石破天惊。于是秦淮妓女们扎起了孖辫,披上校服,以洗尽铅华之姿坦荡向死。临走之时,女生们看见玉墨侧过脸,对着日军少校妩媚一笑,可谁又晓得,她衣服里藏着的是剪刀?

所以说,这是一部诉说着牺牲的故事。

13个秦淮娼妓,13把利刀。

“笑里藏刀”这句成语,含义从未如此深沉重义过。

◢许赫予 (砂拉越人):村上的改编电影《燃烧烈爱》

韩国导演李沧东的电影《燃烧烈爱》(Burning),改编自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早期的短篇作品〈燃烧仓房/烧谷仓〉。小说收录在作者的短篇集《萤·烧谷仓·其它短篇》以及短篇选集《象的消失》。

原著小说的篇幅只有短短20页,导演却能在保留及爬梳整个故事的情况下发挥才华,将它变成长达148分钟而毫不冷场的悬疑电影。

小说只简约交代登场人物的行动及故事,在极为窄小的篇幅将角色内心活动及故事的解释权交给读者。反观电影版,则像是看这导演如何呈现故事的当儿,也能欣赏他如何分析人物内心状态,并且活用各种村上的写作元素——作者早期创作中对于美国幻想的意大利面、面包、红酒,还有后半期常用的井口、猫咪等,都在导演的巧思下,一一在电影之中还原。

电影以猫的消失来暗示女主角的存在问题,用贫富来对比两个男主角世界观的差异及其所能导致的悲剧,并延伸到活在现实世界里是否该轻盈抑或沉重;从没出现的“燃烧仓房”画面,也彷佛探讨人们活着是否应将一切眼见为凭,抑或以个人感受才能真正地生活等哲学课题。

这部电影颠覆了我对原著小说永远胜于影像改编的刻板印象,也让我完全佩服一位优质导演如何以电影来突破文本的广度与深度,从而让人一窥作品更精彩的另一面。不论文学或电影爱好者,都能在对比原著与电影中,发现更多乐趣。

◢杨慧琪(吉隆坡人):

电影比小说好看的《龙纹身的女孩》

比原著小说更精采的改编电影,我觉得要数这一部了——《龙纹身的女孩》。我先看了电影,为之惊叹,想更深入了解故事和人物,到书店买了当时非常轰动的三部曲来读,发现电影约还原了小说内容70%,却对角色刻画更深入、细腻,尤其是女主角Lisbeth,电影把这边缘少女塑造得极具张力,看一眼就绝不会忘!

《龙纹身的女孩》是千禧三部曲里的第一部,作者是瑞典的Stieg Larsson,也是一名记者,2004年意外去世后小说才发行。这系列小说2005年推出后造成很大回响,很快成了国际畅销小说。

《龙纹身女孩》电影导演是我很喜欢的David Fincher。Fincher的作品如:《Seven》、《 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Gone Girl》等,都非常出色。《龙纹身的女孩》的Daniel Craig和Rooney Mara,都交出漂亮的成绩单,尤其是Mara, 之后看她在《Carol》里的演出,那么斯文那么漂亮,简直无法相信她就是化极浓烟熏妆,烟不离手的Lisbeth!

◢黎宝发(沙亚南人):消失的爱人,原汁原味

《消失的爱人》(Gone Girl)是美国作者Gillian Flynn的第三部小说。小说一经出版就掀起热潮,在畅销书榜首盘踞了几个月。由于曾在娱乐杂志工作,她的小说很有临场感,故能轻易让电影公司购下版权开拍电影。

同名电影由知名导演大卫·芬奇执导,男主角由不单能编剧、演戏,还能执导的宾·艾弗力加盟演出,女一则是当时因参演《Jack Reacher》(汤·告鲁斯主演)而人气上升的Rosamund Pike。最重要的,是此片由小说作者亲自编剧,可说是原汁原味照版执拍。

擅长拍摄黑暗诡异主题的导演,把小说中婚姻双方的亲密到妥协,女尊男卑,背叛与报复,相爱到互相伤害,媒体舆论的威力,还有最狡猾虚伪的人性,发挥得淋漓至尽,本人没看过原著就直接看电影,看得我冷汗直流。蝙蝠侠宾·艾弗力的演出可圈可点,无可奈何,因为女主角实在是光芒四射,她不但智慧超群、风华绝代,对人狠,对自己更狠,精湛演技给她带来一些奖项,以及奥斯卡与金球奖最佳女主角提名,可惜最后败给Julianne Moore,无缘问鼎影后。

◢缘希(吉隆坡人):幾米,淡淡也美好

幾米曾疗愈无数人的心灵。透过丰富想象力绘画的色彩,让我相信平凡生活中藏着绚烂魔法,淡淡忧伤能慰藉孤单的自己。

然而要将10分钟就读完的绘本拍成电影,是非常考验导演的功力,既不偏离故事核心,又对人物和背景有更深入的探索。我心目中比较接近原著的幾米改编电影是《星空》,然后是《向左走·向右走》和《地下铁》。

电影《星空》画面偏向唯美,比较符合我心中充满奇幻的魔法世界,且故事紧紧牵连着现实社会:家庭、学校和被标签为“奇怪”的孩子。有时候我们很想努力脱离现实,最后被狠狠拉回到现实。男孩女孩不再相遇,剩下回忆里遥远的星空,美丽浪漫却也孤寂凄凉。

每次听到那句“听见冬天的离开,我在某年某月醒过来……”或者“在相遇的城市迷失之前,寻找一张似曾相识的脸……”,我总是无法自拔掉入电影《向左走·向右走》的情节里。有人故意制造缘分,企图让我们相信这就是缘分;有人坚持心中的缘分,即使从此一个人过活也没关系。相隔十多年重读绘本一遍,重看电影一遍,感受变多了,却说不清是喜是悲,或许多些人生经历,才学会缘聚缘散的洒脱。最后,男生与女生重遇,终于纾解心中不痛不痒的郁闷情绪。

电影《向在走·向右走》和《地下铁》皆有浓厚港式电影的元素,间中有些胡闹的情节推动情绪,但是前者努力还原著作的画面和感觉,后者却是拍成香港都市的味道,印象深刻的始终是梁朝伟那双忧郁眼神传达的细腻情感。

无论是绘本或电影,看完都能感受生活的无奈、遗憾、期待……不用太强烈,淡淡的也很美好。

◢李振胜 (柔佛人):当孙悟空是至尊宝

人的一生面对千万张脸孔,总有一些比较合眼缘。也许是同桌的小学同学、也许是共同经历生命高低潮的革命式好友、也许是在公园和你跑了短短几圈的陌生跑步同伴等。

好吧,必须承认记忆中也会把各阶段的不同恋人重叠,像是累世记忆,以彼此留下的习性,继续影响身边的伴侣。

当孙悟空是至尊宝也是夕阳武士,紫霞依然是紫霞。怀着生死难净的五蕴,继续在人间与灵山修行,而那滴留在心底的眼泪,我看见了你也看见了自己。

故事开头甜蜜,结尾总是苦。

苦海若能填满石子,我愿踩着石路来到你面前;当我来到你面前,却成全了你和他人。


作者 : 越读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01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