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02 19:00:00  2299748
回家的路(上)/曲陵(瓜拉江沙)
星云

念小学时,我和几位同学一齐寄宿玲珑市内广西会馆读书,成了好同学。我们的家,原在玲珑以北的3个新村,因为同时搬到彭亨州的而连突郊外去,因而离家在外,两年间没回过,也没见过彭亨州的家。第一次回家,是经过我们几个同学商量好之后,更通过书信来往,得到家人允许,同意让我们冒一次险连群结队回家,才能成行。

路线是从玲珑乘搭巴士,下午6点时分到江沙,然后买3号位车票,搭晚上半夜的火车,于凌晨抵达新古毛;下车转搭巴士,过中央山脉抵劳勿,继程往文打,于下午4点左右可抵达离而连突4英里处的友联港路口。然后,走3英里的泥路,过一座森林履盖的山,就可到家了。我们共3位结伴通行,带着点激动和探险的心情回家,去见两年未见过面的父母亲。

1960年时,从槟城南下吉隆坡,途经江沙的火车时间表,最适合我们这几个小学生车次的,要在半夜12点才抵达。其他的,都不适合我们下来要连接的行程,因为没有适时衔接的巴士。回家的路可还真的是非常遥远呢。

我们买的是3号位的车座。说是座票,其实是站票。因为下来的8年里,我每年最少都会坐一趟这车次。可是从来没有一次够幸运能找到一个位子坐。每一次都是挤满了人。而我们是小孩子,蹬起脚跟来也还到不了那些大人们肩膀的高度,吃亏是不必说的了,最后总是被挤到某一个角落去。要么是车厢的门外,两辆车厢之间的空间;要么就是被挤到厕所旁,靠近车厢的铁墙壁死角。有时甚至连身上的手提背包都没地方放!

抵达金宝火车站时,我的一个同伴发生了一件倒霉事故。他在车厢门口买食物,那个卖的人,一收到钱之后就溜之大吉,不给食物,也不找钱。我的同学也不敢下车去追,因为怕火车随时可能开跑。他用的是5令吉纸币,是我们寄宿会馆一星期的伙食钱。下来半路停站的地点很多,但是我们都不敢下车,一来怕被抢,二来怕下去了后,挤不上火车而被抛弃在半途。

因为每年至少都会坐一次这趟列车,这老爷火车也从来不换新一点的车厢,也似乎每年都会有意无意间被挤到厕所门边上,于是,我就干脆顺便量一量自己的身高,就以自己的头顶离那厕所上面的门框距离做标准,看看自己比去年长高了多少!

所以后期我有时会告诉我的同学们,说我是在火车上一寸寸长大的。在没说明原委之下,他们总是感到莫名其妙,以为我胡说八道。

专在转弯处越车

我们买的车票是以新古毛车站为终站。而时间是早上5点半到站吧,反正是谁都没有手表。下了火车后,我们的行程还没走到三分一!

新古毛车站是个小站。除了那个小小车站之外,这里完全没有其他的建筑物,其地理位置是处于上不到天,下不到地的丹绒马林至新古毛联邦大道的半路。而且是火车铁路在下,马路在上,要走上两层上百级的石阶之后,才到马路。上来了之后,往左右一看,一个人的影子都没有!

车站石阶尾端的马路,右手方向是个山坡,火车铁轨在下,沿着山坡朝南而去。左边全是橡胶园,黑墨墨的,看不到有人家。除了那个石级进口的亭子旁,有一盏半明不灭的破电灯之外,就没有其他的照明设备了。因而更远一点的地方,我们也看不清楚。这里离开新古毛有多远,也没概念。心中不由萌起了一种被抛弃了的感觉。

幸好我们是结伴而行,不会慌张。大家商量之后,认为一定会有巴士经过的,那么就只有干等巴士来这一笨招了。这一等,就是一小时!坐了一夜的火车,没吃没喝的,又冷又饿,3个小鬼,够可怜的了。终于巴士来了,上了车之后,才知道此地离开市区大概还有6英里远。

抵达新古毛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吃的。新古毛是个小市镇,两条大街,街头到街尾,10分钟不到就走完了。我们看到了第一家有营业的面档之后,就毫不犹豫地走进去,叫了一碗面和咖啡。面一到就狼吞虎咽,5分钟不到,就把它吃个片甲不留。那老板娘,不说话,眼瞪着我们;我们也不说话,但也不看她,因为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从新古毛到劳勿是条横越中央山脉的漫漫长路;说她是九曲十八弯,扭扭捏捏上下攀爬,也许还不能足够形容她的身段:说她是任性随意摆动身躯,然后随时再来一个陡然转身,大概勉强可以说是让人多了解一点她的脾气吧!

这里人迹稀少,上山一小时,下山又一小时,路的两旁尽是森林,又往往一边是陡斜的山坡,另一边是深不见底的山谷。但是,一个转折,却又可能看到溪水潺潺,穿过马路底的涵管,奔流下山而去。又或是一盈涓涓流水,在那难得一见的小平地上,款款流淌!更偶尔在垂直下坠的岩石群上,还会悬挂着一张小巧玲珑的瀑布,在眼前出现!真的是个清凉境界,令人心旷神怡。坐在那破烂老爷巴士车上的我们,真想跳下车去冲个凉,因为我们已经在途中奔波了18个小时,还没到家!

但是,这条马路也有它危险的的地方;有些转弯的地方,那角度接近90度,或更窄,50度!有些转角路窄陡斜,假如对面刚好另有一辆车来,其中的一辆,按规矩是下山的那辆,就必须要停下来让路,除非要存心相撞!常在这一带行走的车夫都学会了一门独家绝活,就是专在转弯的地方越车!因为那也是唯一可供越车机会的地点;第一,驾车的人,可以看得到对面是否有车迎面而来;第二,弯角右手边,刚好有足够的空间让一辆车超越。当然,时间和功夫都要掌握到家,胆子也要大。(明日续完)


作者 : 曲陵(瓜拉江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02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