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06 07:00:00  2301357
【美国】大峡谷——地球最美丽的伤痕
旅游

气势磅礴的大峡谷。
气势磅礴的大峡谷。


大峡谷国家公园(Grand Canyon National Park)位于美国亚利桑那州的西北角,是世界七大自然奇观,被科罗拉多河水不断冲刷出鬼斧神工、震撼人心的恢宏景观。

放眼眺望,分布在凯巴布高原之上各处陡峭的红色山崖石壁,仿若一幅群岳集体挂了彩,撕裂的伤口千百年以来依旧还在渗着血,很是惊心动魄的苍劲壮丽景象。

到亚利桑那州访学前,科罗拉多大峡谷是唯一在我计划行程中必访的地方,全是冲着“世界七大自然奇观”的名声而去。

前往大峡谷的风景是靓丽的,一路上除了一片片巨仙人掌丛与松树林,还遇上了一大片野地小黄花,许多路人纷纷停下车走入花海,用手机捕捉野花一季的灿烂。

抵达大峡谷那日是微雨的秋天,雨洒洒停停,极细且疏,即便没带上雨具也并不扰行程。那带着冷然的秋天意境,对常年居夏的我来说,增添了游兴。虽是秋天,我却想起释志南柱杖春游的“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两句诗。季节虽异,盎然的游兴倒是一致的。

进入峡谷后,映入眼帘的壮丽景色第一印象是:除了震撼还是震撼!科罗拉多大峡谷被誉为“地球上最美丽的伤痕”不是没有原因的。据说,沟壑纵横的大峡谷是在太空中唯一可以用肉眼看到的地球自然景观。若真如此,名列世界七大自然奇观之首当之无愧。

站在高处细看浑然天成、层次清晰、线条粗旷开阔与深远的轮廓,其摄人心魄的鬼斧神工是人类模仿不来的自然杰作。若非亲临,根本无法体会那被科罗拉多河长期冲刷出来一沟壑一沟壑深邃裂开、叠叠层层的创口但却依然深稳从容的大峡谷气势。即便用上相素再高的智能手机,也无法捕捉其桀骜不驯浩瀚的摄人神韵!

那巨大分布在凯巴布高原之上各处陡峭的红色山崖石壁,形状极不规则,峡谷两岸北高南低,峭壁蜿蜒曲折呈东西走向。放眼眺望,那是一幅群岳集体挂了彩,撕裂的伤口千百年以来依旧还在渗着血,很是惊心动魄的苍劲壮丽景象。

一大片野地小黄花,吸引了路人下车拍照。
一大片野地小黄花,吸引了路人下车拍照。
仙人掌丛林。
仙人掌丛林。
仙人掌花。
仙人掌花。


不平静的科罗拉多河

峡谷下是安详平静的科罗拉多河。河流,似乎放诸地球任何地方,它都是人类酝酿与拓展文明空间与时间长度的发源地。“科罗拉多”是西班牙语,为“红色”之意,换言之,科罗拉多河意译实为“红河”,这是因水流里夹带大量红色沙泥河水经年显现红色,故名。

“红河”在谷底暗涌向前,形成两山壁立,一水中流的壮观。当然,说匍匐在峡谷下的科罗拉多河“安详平静”,是立在山谷高处的人的错觉。从大峡谷下来后,我在谷底的电影院观赏了《大峡谷:隐藏的秘密》的纪录片。这部片子,无论是视野开阔的鸟瞰景象,还是由下往上高眺的磅礴气势峭壁,或是科罗拉多河澎湃汹涌的激流,都拍摄得令观者得屏息凝神方能压抑那接踵而至的震撼!

这部纪录片勾勒出了大峡谷的恢宏气势,刻画了人类与大自然搏斗而后和平共处的精髓。它让游者更清楚地认识到,“安详平静”的科罗拉多河开山劈地的能耐:它以岁月与亿万年的坚持,终于冲刷出了震慑人类的“美丽伤痕”!当然这是观看了纪录片后的后话。

峡谷上的Yucca与峡谷下的科罗拉多河。
峡谷上的Yucca与峡谷下的科罗拉多河。
匍匐在大峡谷下的科罗拉多河,显得安详平静。
匍匐在大峡谷下的科罗拉多河,显得安详平静。


遇见如鹰般的大峡谷知音

我乘坐大峡谷红线Hermit Rest Route免费游览车一站站观景。也忘了在哪一站,我发现眼前的大峡谷似乎是阴晴雨景色兼具:我站着的地方是阴天,而远方却放晴,远远的右方似乎在下雨,我急忙用手机拍下眼前的奇景。我就这样上车下车,一站站的观景。

开始的首几站,我全心全意专心看景体会大峡谷的气魄,可是看过阴晴雨景色兼具的大峡谷后,接着下来可能是审美疲劳了,我从震慑中缓过来后,不再只专注观景,也开始东张西望看看到来的旅人与周边的植物,因此发现了株长得极高一枝独秀鲜黄色的Yucca。我也在抬头张望之际,看到对面有一人孤单地坐在壁崖边沿。为保持原生态,大峡谷的悬崖峭壁之处是没有安装安全围栏的。我不禁为那旅人捏了把冷汗:他想干什么呢?

后来在游览车上,我遇到了那身着深蓝色外套的孤单旅人,由于时间还早,我便跟着他一站站的上车,一站站的下车。我发现无论在哪一站,下车后他都走到壁崖边缘坐下,不拍照也不做些什么其他游客会做的事,只在峭壁上静静坐着与山对望。

我远远跟着,一开始极其迷惑,后来却很感动:他不是打卡的游客,他是由衷的、真心实意的与各山壁用心灵对话,深刻感受大峡谷每一站不同层次的气势!这似鹰般孤独的深度旅者,是大峡谷真正的知音。

孤独的鹰:大峡谷的知音。
孤独的鹰:大峡谷的知音。
远方晴、前方阴、右边雨的大峡谷。
远方晴、前方阴、右边雨的大峡谷。


百年回首,沧海桑田

从大峡谷回来不久后,我在当时附属的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取得了一张为纪念大峡谷国家公园百年纪念的《大峡谷交响乐》(The Phoenix Symphony's Grand Canyon Suite)音乐欣赏会的门票。

在凤凰城的交响乐音乐厅里,于悠扬的交响乐中,或晨雾朦胧(Sunrise),或情如烈焰(Painted Desert),或欣步闲庭(On the Trail),或轻灵飘逸(Sunset),或飘丝如雪(Cloudburst)的悠扬曲调里,我再次与纵横交错大峡谷的美丽伤痕呼应!

甲子无痕,岁月悠悠,百年终究难于道尽“地球上最美丽的伤痕”的沧海桑田。

松树林。
松树林。
大峡谷百年交响乐。
大峡谷百年交响乐。
作者 : 巫群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06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