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郑丁贤.大马政治的三只黑天鹅 - 言路 | 星期天拿铁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18 20:00:00  2309620
郑丁贤.大马政治的三只黑天鹅
星期天拿铁

政治上,永远不要说不。

就好像以前的欧洲人,认为天鹅都是白色的,天鹅怎么可能会有其它颜色!

后来,欧洲人来到澳洲,发现了当地竟然有黑色天鹅;顿时,“只有白天鹅”的传统想法被打破了,对自然生态的观念也发生重大变化。

几年前,一个黎巴嫩裔的美国教授纳西姆塔雷伯(Nassim Nicholas Taleb)以黑天鹅为例子,写了一本很有冲击力的畅销书,书名就叫《黑天鹅效应》。

简单的说,他告诉大家:1. 人们预测不到的事,是可能发生的;2. 它发生时,会造成很大的冲击;3. 发生之后,人们才发现事出有因,并不是偶发事件。

就好比911恐袭、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乃至铁达尼沉没,都是预料之外,但能够解释,影响深远的事件。

回到正题,大马政治近年也一再出现黑天鹅事件,打破了过去传统,形成重大冲击。

我想举出之前、现在,以及未来大马政治的3只黑天鹅:

──之前的黑天鹅,是2018年的希盟。

2018年第14届全国大选,没有人预料希盟会胜选,包括马哈迪。直到它发生之后,大家才知道,一切早已在酝酿之中。

黑天鹅的出现,是马哈迪和安华和解,以及马哈迪和火箭拥抱那一刻开始,并以努鲁依莎飞到伦敦,表达希盟接纳马哈迪出任首相人选而成形。

他们之间的过去,是由仇恨和敌对交织而成。一旦他们结合,成为一股强大力量,加上1MDB,GST,巫统和伊党混战,引发完美风暴。

换句话说,这些若隐若现的黑天鹅,不知不觉中聚集起来,就等着时机爆发。

509投票时,就是铁达尼号推向冰山的一刻。冰山,本来就是存在的,就好像黑天鹅本来就是存在的,只是人们看不到,或不知道。

──现在的黑天鹅,是巫统和伊斯兰党组织全民和谐(Muafakat Nasional)。

巫统和伊斯兰党从来就是死对头,双方只有在1973年国阵成立时,短暂结盟,然而,几年后也就反目成仇。

性质上,巫统和伊党都是以马来穆斯林为对象,双方在马来选区作殊死战,有你无我,是典型的零和博奕。

转捩点出现在509它们被希盟击败,两党意识到,希盟才是它们主要的共同对手。

在士毛月州议席补选和金马仑国会补选,两党尝试合作,只派出单一候选人,互相动员助选,结果无往不利,奠下建立结盟的基础。

全国选区中,超过半数是马来穆斯林占多数,近乎两党囊中之物,加上部分混合选区和砂沙盟党的配合,巫伊只等待大选的来到。

──未来的黑天鹅,政治再洗牌,政党重新组合。

巫伊联盟的黑天鹅,正在形成之中;能够挑战或打破这个局面的,惟有第3只黑天鹅的出现。

目前的希盟,或马希民的组合,实力已经无法和巫伊匹比;希盟被主流马来社会摒弃在外,日益边缘化,只靠非马来族群苦苦支撑。

马哈迪和安华关系分道扬镳,导致希盟++解组,而行动党游走在马哈迪和安华之间,时而马爷,时而华叔,时而沙菲益,已经让希盟内部趋向分裂。

有足够力量对抗巫伊联盟者,不会是目前的希盟,也不是马老爷子,而必须是政治再次洗牌,让新的组合迸发新的活力。

目前在马来社会拥有超人气的慕尤丁,加上在多元族群受到认可的安华,有可能,也有机会成为第3只黑天鹅。

慕尤丁和巫伊合组政府,但巫伊要让他成为跛脚鸭,用后可丢;而安华不断被盟党忽悠,加上火箭在马来社会是负资产,波及安华形象。

慕尤丁和安华在本身的阵营都难以为继,如果不寻求新的出路,前景渺茫。

而慕尤丁和安华(土团和公正党)一旦结合,在政治理念和权力结构上,更有能力说服砂拉越和沙巴政党加入,可以对抗巫伊,也足以更新马哈迪和行动党的旧势力。

这可能会是第3只黑天鹅。当然,在它出现之前,一般人会充满怀疑。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18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