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8-18 07:00:00 

条例不完善缺监管部门·精明行善 靠自己

专题
【加入星洲人】即刻免费注册成为星洲会员,享有独有资讯、各种优惠及好康!
行管期间,不少集团趁虚而入,利用社交媒体大肆宣传及募款,实则在背后抽取高额回佣。
行管期间,不少集团趁虚而入,利用社交媒体大肆宣传及募款,实则在背后抽取高额回佣。

调查报导(三)《筹善款自肥:你辜负了我的爱!》

报道/ 黄田恬、林雪晴

摄影/ 苏长国、谭湘璇、受访者提供

行管期间,许多慈善团体机构的捐款收入大减,不少弱势群体也受打击,需要社会人士的善心资助和支援;但是,亦有不少集团趁虚而入,利用社交媒体大肆宣传及募款,实则在背后抽取高额回佣,假慈善之名,行敛财之实,令民众善心被伤害,更令许多真正需要资助的福利团体被连累。

尽管这类组织的营运疑点重重,然而受访律师和社福界人士皆表示,大马现有条例未够完善,也没有专门部门负责监管,所以究竟捐款后的善款去了哪里,其实难以监察。当机制出现真空,似乎暂时只能靠公众和捐款人自己“醒目”和多多询问,才能把钱捐给对的人。

郭义民指出,我国现时条例未能有效规管慈善团体的筹款模式和善款安排,也没有专门部门监管,只能靠公众和捐款人“消极”监察。
郭义民指出,我国现时条例未能有效规管慈善团体的筹款模式和善款安排,也没有专门部门监管,只能靠公众和捐款人“消极”监察。

郭义民:现有条例难规管筹款模式

资深执业律师拿督郭义民指出,我国现时条例未能有效规管慈善团体的筹款模式和善款安排,也没有专门部门监管,只能靠公众和捐款人“消极”监察。

大马对公益组织募捐的管制,主要依据《1947年沿户募捐法令》。根据该法令,任何人若要沿户、在街上或公众场所发起筹款,事先须向邻近警局申请准证,并要注明团体性质、筹募目标、款项用途、在何时何地进行等,否则将视为违法募捐。若罪成,可面对不超过5000令吉罚款,或不超过2年监禁,或两者兼施。

该法令第4条文阐明,警方可以拒绝发出准证,或随时撤回已发出的准证,并列出警方可拒绝的7项理由:

监管善款使用非警方擅长

郭义民点出,《1947年沿户募捐法令》覆盖了慈善团体的注册和募捐活动,并交由警方审核是否发放募款准证,所设条件也很严谨。

唯他认为,警方主要职责在于执法,即惩处慈善团体营运过程中的违法行为,而对慈善团体的长期监管和问责,并非警方擅长,应另设法规和监管机制治理。

“现有法令赋予警方很大的权力…但警方的专业在执法,而不是做这些背景调查,或完善组织的治理…所以法令是有,职责也说清楚,只是交给错的人去监管。”

郭义民进一步指出,虽然募款须申请准证,也允许委托其他机构或代表承办筹款活动,但法令里并没有涵盖准证获批后的流程:募款行动的进行、过后善款使用和执行的细节等等。

“警方发放准证后就没有继续监督了,但在完成募款之后去执行的阶段,才最有可能出现失信或资金管理不善。”

吴健南认为,1947年的募捐法令制定时网络还未普及,因此该法是否涵盖网上筹款存在灰色地带。
吴健南认为,1947年的募捐法令制定时网络还未普及,因此该法是否涵盖网上筹款存在灰色地带。

网上募款属灰色地带

至于“网上募款”是否合法、要不要申请准证?郭义民和资深执业律师吴健南皆表示,该法并无明确阐明,是否涵盖通过网上、社交媒体或电讯管道(例如WhatsApp或短讯)的募款。

吴健南说:“‘公共场所’是否包括网上(筹款),可以说是灰色地带…以前(筹款)是在街上的,现在则是在网上的,显然面对网络和社交媒体的崛起,这条旧法令已发挥不了功能。”

他也提醒,若个人通过网上自行众筹,有可能会面对网络霸凌等难以承受的问题。

某慈善众筹平台曾经为一名独居老人募集1万1300令吉办理后事,高额款项令人瞠目结舌。
某慈善众筹平台曾经为一名独居老人募集1万1300令吉办理后事,高额款项令人瞠目结舌。

个性化募捐未必申请准证

日前有一对华裔母女因透过网络直播方式向大众筹款,惨遭网民霸凌谩骂,并被指为老千、骗子,令为母者承受不了压力而崩溃,还一度升起自杀念头。

在数个社团组织和公益慈善机构担任要职的郭义民则观察到,现在公益团体的募款形式趋向针对性和个性化,很少再挨家挨户募捐,所以未必有申请募款准证。

“有些组织还是会(向附近警局)申请这项准证,但其涉及的捐款行为是面向全国的。”

依该法令,募捐者无准证募捐,便已触法。不过他说,至今尚未有机构或个人,因为没有准证募捐而遭提控。

蔡瑞豪建议,民众想要捐款予慈善组织,应该要先了解组织的可信度与透明度,方可进行捐款。
蔡瑞豪建议,民众想要捐款予慈善组织,应该要先了解组织的可信度与透明度,方可进行捐款。

蔡瑞豪:可通过注册号分辨善团形式

大山脚瑶池金母慈善基金会(One Hope Charity)主席蔡瑞豪表示,我国法律允许慈善公益组织在不同形式下注册成立,所以在马来西亚运作的慈善组织,普遍上都会选择注册在社团注册局(ROS)或大马公司委员会(SSM)下。

“不过不同注册有不同法律法规,甚至连监管组织架构,呈报的账目记录及稽查,都有很大差别。”

他说,通过SSM注册的慈善组织要在“非盈利”的前提下营运,每年须呈上财政报告,所有账目往来细节都须详细记录,并且经过合格会计师稽查,即便以非盈利为前提,也还是要向内陆税收局报税。

民众一般可通过注册号码去分辨慈善组织的注册形式,在SSM下注册的组织注册号为“6个号码+1个字母”,而通过ROS注册的注册号则为“3个字母+13个号码”。

每年须呈详细账目报告

蔡瑞豪补充,注册在SSM下的慈善机构,每年都须要呈报详细的账目报告,以及通过严格的稽查审核,相反地,注册在ROS下的慈善机构,在稽查财务账目的要求则没有那么严格。

“就像我们(大山脚瑶池金母慈善基金会),每一项捐款,不管是1令吉、10令吉还是100令吉,我们都会开出收据,连一张收据不见了我们都要去报警备案,然后把报案纸夹在文件内,不然在稽查的时候根本过不了关!”

依据疾病筹医药费

大山脚瑶池金母慈善基金会主要负责为无法负担医药费的病患筹款治病,偶尔也向孤苦无依的老人提供生活援助或办理后事等。

询及求助者的经费预算,蔡瑞豪说,一般上医药费都依据病患所患疾病而定,施棺的预算一般则介于2000至6000令吉之间,绝不会向民众募集1万令吉以上的离谱价码。

林国强表示,政府对SSM旗下注册的慈善组织严格把关,所有善款的用途都必须根据政府的规定。
林国强表示,政府对SSM旗下注册的慈善组织严格把关,所有善款的用途都必须根据政府的规定。

林国强:SSM注册善团禁随意筹款

此外,爱关怀之家总干事林国强表示,注册在SSM下的慈善组织允许对外筹款,但需要在前一年就拟定好来年的筹款方案与活动,获得批准后方可对外筹款,随意筹款是不被允许的。

他说,政府也严格规定善款用途,就以爱关怀之家为例,一年需要大约80万令吉费用,其中50%必须用于特殊儿童身上,剩下约25%用于管理费(包括租金、水电费与薪水等等),约20%用于投资经费,5%作为明年的储备金。

禁止储备金放定存

“所谓的投资并非让你去做生意、买股票,而是涉及盈利的慈善工作,例如我们有聘请特殊儿童进行包装袜子与快餐店餐具包的工作,还有旧物回收之类的。”

他指出,政府对SSM旗下注册的慈善组织严格把关,就连想要将储备金放入定期存款赚取利息也是禁止的。

监管机制不完善

难保证善款不被滥用

唯郭义民认为,无论是SSM或ROS,相关机构和法规仍没有一套针对慈善的监管机制,去保证公众捐出的善款不被滥用挪用,若有团体存心隐瞒,善款到底有多少落到受助人手里,捐款人根本无从判断,“只能凭团体的公信力去作出信任。”

“问题在于你无法一开始就假设那个人骗你……总的来说很被动,要等公众投报,即便成功执法,伤害也已经造成。”

他也补充,我国虽有众筹投资法令,但并不适用于慈善众筹。

捐款前须了解善团可信度

蔡瑞豪与林国强皆建议,如果民众想要捐款给慈善组织,应该要先了解组织的可信度与透明度,方可进行捐款。

他们说,一般慈善组织不会随意打电话或发信息向民众募捐,若民众收到这类电话,有意伸出援手却又担心上当,可以向有关组织多加追问,正规慈善组织绝不会含糊其辞,一定会完整而详细地回答。

爱关怀之家是一间为智障儿童设立的慈善中心,也会聘请特殊儿童进行包装袜子与快餐店餐具包的工作。
爱关怀之家是一间为智障儿童设立的慈善中心,也会聘请特殊儿童进行包装袜子与快餐店餐具包的工作。

“民众也可以查询有关组织脸书专页的评论,身正不怕影子歪,真正的慈善组织会开放脸书专页评论,敢于接受民众意见。”

针对我国募款制度的漏洞与如何辨别国内真假慈善组织,记者曾试图向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拿督斯里丽娜哈伦及社会福利局(JKM)寻求回应,唯至截稿为止尚未获答复。

应效仿狮城慈善法令

郭义民以新加坡《慈善法令》为例,指只有建立一套完整有效的监管机制,才有助于扭转这种被动的局面。

“比如我们的1947年(沿户募捐)法令和新加坡的慈善法,都允许第三方帮忙募捐……(但)在新加坡有详细的筹款准则,不止针对筹款前的计划阶段,也监管后期的执行运作。”

他强调,公益慈善团体发展的可持续性(sustainable)固然重要,但其营运目的绝非是为获取利润(profitable)。

“(组织)行政费是为了确保可完成筹款的目的(使命)……但抽30%、50%(佣金)那么高太离谱,肯定(会)被质疑,当成一个生意来做就不对。”

大山脚瑶池金母慈善基金平日也会为往生者施棺,蔡瑞豪说,一般上施棺的预算介于2000至6000令吉之间,不会超过1万令吉。

大山脚瑶池金母慈善基金平日也会为往生者施棺,蔡瑞豪说,一般上施棺的预算介于2000至6000令吉之间,不会超过1万令吉。


作者 : 黄田恬、林雪晴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8-18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