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8-27 07:00:00  2330955

【惜缘惜福】愿上帝保佑史帝芬牧师! /萧依钊 (吉隆坡)

星云

收到史帝芬牧师发来的简讯时,我正忙得不可开交。简讯里写着:“你有粮食吗?我们的孩子和老人需要!”

某程度上,我觉得史帝芬牧师是个挺神奇的人物,或者说,是个非常彻底的奉献型代表。他于2005年创办了一家专门收容边缘少年和街头流浪儿的孤儿院,取名为“生命的起点”,因他希望可以帮助这些少儿重塑新生命。

后来有不负责任者把老人丢弃在孤儿院门口,为了收容这些孤苦无依的老人,他增设了老人院。

孤儿们渐渐长大,少男少女混居,有很多不方便,所以他把孤儿们一分为三——儿童院、男生院及女生院。

由于他自己原是街童,被一位牧师领养,才成就了今天的他,因此,他对街头流浪者有特殊的感情,如遇到流浪者,就会把他们带回去。没料到这些街头流浪者中,竟有爱滋病带原者,他唯有另外租了一栋房子收容他们。

随着他所收容的少儿、长者渐多,原有的中心已容纳不下,他不断的扩展,以致经常面对入不敷出的窘境。可纵使如此,他依然不放弃任何一个需要援助的少儿、老人、街友……他的这份精神,让我既敬佩,又常忍不住替他捏一把冷汗。

我和几位认识他的牧师及社工皆劝告他不要毫无限制地收纳孤儿和老人,必须量力而为,才能把所收容的孩子和长者照顾好,何况他没有一个固定的教会作救援靠山。可是他非常坚持自己的方式。“一切,都是上帝最好的安排!”他说。

后来我想起我们老祖宗的话:“穷达皆有因,何劳发叹声。但知行好事,莫要问前程。”也就随缘随力的帮助他了。

必须找同道人来支援

有一个时期,我不时收到他发来的老人遗体照片,“今天有老人逝世了,需要钱办后事和买棺木……”

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对他说:“你以后只要告诉我,需要什么帮助就可以了,不用把遗体照片传给我。”其实我并不忌讳,只是功夫未到家,一大清早看着遗体照片,心情仍不免有点波动,早餐竟也就吃不太下了。

我建议他到街上的棺木店去向老板求助。我告诉他,华人有捐棺的传统,棺木店有一长串愿意捐棺和捐办葬礼费的善心人的名单。第二天,他来电感谢我给他指了一条明路,那老板愿意长期捐棺给老人院逝世的老人。

至今他租了8栋房子来收容162名孤儿、老人和爱滋病带原者。这3家孤儿院、4家老人院及一家爱滋病带原者收容所,分散在巴生港口郊区各个角落。

先不说这162人的生活费,光是8栋房子的月租总额,就已超过1万8000令吉,这重担足以把史帝芬牧师的腰给压垮。

话说回来,虽然忙碌,不过接到史帝芬牧师的求助简讯后,我还是和义工尽速把祝福文化手上所有的物资送到“生命的起点”老人院去。这家老人院收容了47名长者,其中大部分是印度人,有几位华人。

在老人院门前乍见史帝芬牧师时,我吓了一跳,他面容憔悴,非常瘦弱,而且颈部贴了纱布。

“您怎么啦?”我问。

他嘴角微微牵起一抹苦笑:“我现在满身病啊。除了心脏病、糖尿病,又患上肾病,需要洗肾,我这颈部开了长期血液透析所需的动静脉瘘管。我现在每周洗肾3次,每次收费237令吉,一个月需4000令吉。我正为钱发愁呢……”

为了不让他见到我泛泪的眼眶,我急急转身,帮着把一箱箱的干粮从车上给搬下来。

我心里暗暗焦虑:倘若他倒下,这些孩子和长者怎么办?必须找更多同道人来支援他,同时协助他寻求更好医疗。

跟史帝芬牧师道别之后,我拨了几通电话给相识的基督教组织的牧师和志工,希望有人可以向这位好人伸出援手。

一位牧师好友说:“You are a god - send to Stephen.”我回应:“虽然我非基督徒,但我诚心祈求:愿上帝保佑史帝芬牧师!”

作者注:若有热心朋友要捐助史帝芬牧师以及其他经济拮据的福利中心,可链接http://www.bestwishes.com.my/


作者 : 萧依钊 (吉隆坡)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8-27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