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8-29 19:00:00  2332401

黎明前的黑暗/破晓枫叶(梳邦再也)

星云

“我建议你进行半年的药物治疗,药物包括欣百达、奥氮平、地西泮、氯硝西泮、溴西泮,阿戈美拉汀。刚服药的首两周,你的身体会感到不适,但是你要坚持。”这是我第一次到心理专科诊所听到的一句话。3年半过去了,这句话依然让我刻骨铭心。

我依然服用着药物维持我的心理与情绪。有人劝我说“不要依赖药物,靠自己的意志力战胜忧郁”。也有人曾跟我说“或许你并没有忧郁症,只是自己想太多了”。没错,这些都是从我最亲近的家人口中说出来的话。关心的言语中,我能深深感受到他们对于我被诊断患上忧郁症与焦虑症是多么的抗拒与无法接受。或许,只是我太敏感了。又或许,是社会对精神药物的污名化。他们对我的关心我都把它想成“你没有病,你的病是你自己幻想出来的”。

2017年被诊断患上情绪病至今,我对朋友亲戚依然不提一句自己的心理状况。甚至面对最亲近的家人,我也渐渐有所隐瞒。接受药物治疗就像是被判决了无期徒刑。反复的感到失望,绝望。情况好了再复发,药物换了又要再承受它的副作用。曾有一段时间状态不错,与医生讨论后停掉了某种药物,但是这让我再次陷入了黑暗与焦虑。那时我的脑中有个想法:“是不是要永远吃药?”其实,我只想要一个确实的答案,即使答案是“一辈子”,我也会试着去接受,就像是当年被诊断有心理疾病的时候。

对许多人来说,不服用抗忧郁药或精神药物虽然可以避免产生药物的副作用和对药物的依赖性,但是换来的却是一种更加可怕的无助与绝望,甚至是死亡本身。精神药物并没有什么神奇的药效,服用精神药物无法让我感到快乐,也无法解决正在担忧的事。它仅仅能帮助平衡脑里传达讯息的化学物质,促进思考能力与睡眠品质来让我更好的面对问题。药物的效果再好,心态没改变,遇到难题或挫折依然以同样的心态面对,依然会恶性循环。所以对我而言,康复的路上除了药物治疗,自我塑造的过程也很重要。

看不见的痛,更痛

我想,只有亲身经历过后才能了解被分歧的感受。在还没患上心理疾病前,我也曾对心理疾病有过排斥。也许是从小的教育影响了我们对事情的看法。社会对心理疾病的污名化与标签一直都是患者的耻辱。很多人认为接受心理治疗,心理咨询或看精神科就是软弱的表现,所以宁可一而再,再而三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这个想法的背后似乎是社会对心理疾病的污名在作祟。心理疾病似乎不如身体疾病来得真实。

对我而言,接受治疗是对自己的身心负责。在未接受心理治疗和药物治疗前,我无时无刻感到莫名的难受,空虚,觉得自己的人生毫无价值,甚至失去了生存的意义,每一天只为生活苦苦挣扎着。身边的人不是无法接受我生病的事实,就是因为自己的病而对自己有戒备,造成我一度怀疑自己而我必须不断地激励自己,鼓励自己。看不见的痛,更痛。很多时候我觉得万分的痛苦,无助,但是没有人能看得见。直到接受治疗才让我看见同理心,让我对人生重新建立了信心与希望。穿越黑暗需要走过漫长的路且没有捷径,但我依然坚信只要走过了黑暗,迎接我的将是充满希望的黎明。

过去1223天,一次又一次放弃的念头不断在脑里打转,不让自己有放弃的想法,一个个坚持下去的理由,一直走到了现在。3年很长,但对我来说很短暂。我需要在这段时间内学习和接受自己患上心理疾病的事实,并与它抗争到现在和平共处。接受,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么容易。接受是一个艰难的人身课题,需要经历过许多挣扎。过程中,我借此机会学习并接纳自己的缺点与不足,让自己更坚强。拒绝现实并不能使我前进,相反的会让自己不断后退。

希望患有精神疾病的病友及时接受专业的帮助。只要愿意踏出接受帮助的那一步,必定有人愿意伸出援手拉你一把。若自己不走出来,没有人能帮助自己走过灰暗。不是病没有了,而是我们选择和它在一起生活。只有学习与它和睦相处,做个不忧郁的勇者,才能战胜忧郁与焦虑。


作者 : 破晓枫叶(梳邦再也)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8-29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