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03 19:00:00  2335595

健忘是病/梁宝姗(安邦)

星云

熄引擎,下车,关车门。走了一段路猛停下脚步,不断地回想刚才关车门的画面。想不起来,着急了,又急冲冲地走回去看看车门关了没,这次还拉了下门把确定。每日重复这样毫无意义的动作确实令人厌烦,可只能怪自己太过于健忘。

一次两次不记得还是小事,可长久下来就不是这么回事了。有一次甚至忘记了自己煮着水,不小心睡着差点把厨房都炸了。我并不记得这个“病”确切源于什么时候,依稀记得是中学毕业之后。高三毕业后我立即投身于职场,可我的业务范围毕竟不大,工作内容一再重复,也不需要把工作带回家,也算是过上了以前读书时期梦寐以求的生活。回家吃饭,看戏,睡着了又是一天。

比起以前求学时期的战战兢兢,3天一小测,5天一大测,现在的工作状态既不刺激也没有什么追求,过于安逸的生活使我放松警惕,对大大小小的事情满不在乎的态度,绝对是孕育“健忘”的最好时机。我踏上了“健忘”的道路,别人说过的话不记得、关了车门后走了一段路还要走回去检查车门是否锁上了、回到公司才发现忘带钥匙,种种的小事重复了几个月后,我发现事情并没有我想像中那样微乎其微。

如果连这样的小事也记不清,以后不管是学习还是工作上的小细节一旦被忽略也可以造成很严重的结果。于是,我决意与我的健忘症展开长期斗争。

煲水怕忘记,设计时器倒数;不记得锁车门,每次锁车门后看一眼再拉一拉门把;老板交代的话怕忘记,马上拿便利贴写下贴在桌上。

每日过着这样和健忘症抗争的日子,我试图以这样的方式让“健忘”远离我,可这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

我也尝试将我的生活方式还原最基本步,作息正常、三餐温饱、适量运动,或许它们会替我将免疫力和抗体找回。毕竟所有的病源都非常讳忌强大的免疫力,不知道“健忘”算不算疾病,也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将它驱逐。

偶尔的健忘确实不痛不痒,可经常性健忘也见不得是什么好事。城市人的忙碌以至于健忘穿梭在人群中,那么地不起眼却总是能搅得人牙痒痒。只愿天底下被健忘困扰的人们能早日脱离苦海,丢掉健忘的包袱,此生与它老死不相往来。


作者 : 梁宝姗(安邦)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03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