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11 19:00:00  2340054

与王家卫的班底共度行管期/张瑶华(怡保)

星云

“看着我的腕表。”

“干嘛要看着你的腕表?”

“一分钟吧。”

“时间到了,说吧。”

“今天几号了?”

“16号咯。”

“16号……4月16日,1960年4月16日下午3时之前的一分钟,你跟我在一起。因为你我会记得那一分钟,由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了。”

银幕上张国荣对张曼玉如斯说着,银幕前的我也下意识地挪了挪头部,约23.5度,一片芝士蛋糕的弧度,望了望壁上的时钟。2020年4月16日下午3时之前的7分钟,我转头告诉身边的他,这属于我俩的一分钟,却发觉他早已在好多分钟前睡着了。

我待梁朝伟梳好油亮的发型后,离开沙发到厨房去,找点吃的哀悼那夭折的一分钟。看了看行管期前夕所购置的罐头山,我随手挑了他最爱吃的凤梨,一片片犹如鲜黄的花瓣,铺排在白瓷碟上,再抹上一层薄薄的原味酸奶、洒上一颗颗各色的果仁,煞是好看。

他刚睡醒,迷糊中问道:“怎么又是凤梨?”

“你不是最爱吃凤梨吗?”

“行管期间吃了蛮多的凤梨罐头,发现水蜜桃其实也挺好的。”

林青霞说的对,“其实了解一个人并不代表什么,人是会变的,今天他喜欢凤梨,明天他也许喜欢别的。”

我感觉闷闷的,大口大口地把碟上一片片的凤梨吃得不留一丝痕迹。跑步吧!我自行管期开跑以来,已太久没跑步了,无法到户外运动的日子,人也变得多愁善感了。从底楼跑上二楼的阳台,再往下跑,重复来回数遍,把身体里的水分蒸发掉,感觉好多了。“跑步那么私人的事,怎么能随便跑给其他人看呢?”金城武的金玉良言不断地在耳际回荡。

梦见卫生总监

歇息了好一会儿后,我站在梳妆台前,把长发梳好绑紧,编成发髻,覆盖在鸭舌帽下。换上荧光橙的T恤,把领口上的纽扣一一扣上,然后把领翻上竖起,再拉好运动长裤脚踝处的拉链,密不透风。最后依照电视上所示范的步骤,以洗手液清洗双手抹干后,把口罩之浅蓝色防水层面朝外,覆盖在口鼻上,松紧带挂于双耳,按紧鼻梁上的硬片,再把口罩往下拉覆盖住下巴,方才出门买外卖去。

我手提金属制的食格,往街角处林伯的面摊去买云吞面,支持老街坊。华灯初上,夜色朦胧,行人稀疏,我看不见自个儿的背影,感觉紧裹脖子的竖领与手上的食格,和张曼玉上街买外卖的身影颇有几分相似。买外卖在行管期间原来也可以很浪漫。

当我踏进家门时,他已用旧报纸铺好桌面,摆好碗筷。灯光晕黄,两人斜对面地坐着吃面,各自盯着眼前的报纸浏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样年华气息。他忽而抬头,认真地对我说,“旧报纸已不多了,要省着点用。”

报纸,很神奇,每个清晨总让人引颈期盼,而保鲜期却只有一天。第二天即化身为“旧”报纸,尔后被搁置于墙角,有需要时方用以包裹蔬菜水果、铺垫桌子花盆等,往往在续用后丢弃前,又被重新浏览一番,告别仪式似的。自行管期开始,家中已没添加报纸。每回出门皆为口腹粮食而忙,其他的事物早已被标签为奢侈品,哪怕是奉为精神粮食的报纸。

夜深了,熄了灯,闭上眼,耳际传来他试探性地询问,“我们明天是否还要继续观赏王家卫的电影呢?”我一时语塞,装着没听见,装着睡着了。心里头直想坐起来讨论,“杜可风的摄影视角下,王菲杏眼圆睁随性摇晃,美得梦幻绮丽。张叔平的美术指导下,张曼玉着旗袍的窈窕身影,美得优雅妩媚。梅林茂的电影配乐下,梁朝伟与张曼玉二人,爱得缠绵,欲言又止,爱得忐忑,欲迎还拒,美得丝丝入扣。”心里嘀咕着,不知不觉地熟睡了。

待我醒来时,已是2020年4月17日清晨6时之后的第18分钟。昨晚梦见卫生总监,诺希山医生戴着一副王家卫式的墨镜,酷酷地提醒大家带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离等。电台好像也呼吁大家踊跃捐血,以确保血库的储备充足。我们的身体内流淌着的血液,输出体外制成血浆包,储存于冰冷的血库中,保鲜期会是多久呢?如果非得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作者 : 张瑶华(怡保)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11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