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03 19:00:00  2351966

走过医治之路/曾桂梅(吉隆坡)

星云


老二念心理学毕业之后,约了我一起报名去教会上内在医治的课程。接着,我们用了一年的时间,每周一晚上到爱修园上钟老师的课,那时钟老师刚从英国爱流(Ellel Ministry)回国,在爱修园教课。课程分初、中、高三级,每级12课。我们二十多个人,从初级上到中级(24课),后来,钟老师因要回槟城照顾年老的父母而暂停教课。

老二替我报名时,我搞不清楚什么是内在医治。我只知道,偶尔和孩子们谈起我已安息的父母(尤其是母亲)的往事,我还会流泪。她们每每见状,都说我需要内在医治。我年少信主时,参加过灵恩派教会,见到在特会中前来寻求祷告服侍的人,在聚会时痛哭、倒下、呕吐、说方言的场面。我以为这就是内在医治,如今和会友谈起来,一般人也这么认为。

上课这一年多来,我的生命得到改变。举例说,MCO期间,我不知不觉陷入了忧郁现象,尤其接到有人安息的消息时。这期间,前后传来徐传洁牧师和陈汉松兄离世的消息,徐牧师是带领我父亲信主的牧师,当年汉松兄是长江旅游公司老板,他接待过我们到中国旅游。他们都对我们有恩,我们却因MCO不能出席他们的丧礼,使我对“人生到头来不过就是死”的悲观念头挥之不去。和老二谈起,她叫我注意我的忧郁现象有没有持续两周之久。

神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创2: 7)人与人需要交流、沟通、辅助;生命是需要爱、安慰、鼓励、关怀来浇灌。这期间,人的行动受限制,从3月中至6月底,我们参加线上崇拜,不能正常地互动。7月,好不容易恢复了实体崇拜,大家只可以戴口罩、遵守SOP来崇拜,见面不知谁是谁,我曾因为这样在Tesco误与人打招呼。人与人少了正常的互动交流,靠的是脸书、Instargram等少了真实感的网络联系;灵里得不到需要的滋养,难怪我也出现昙花一现的忧郁现象。

先了解自己的感受与需要

老师常说,上课后若有情绪浮现是好事,不要压制自己。我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人,家人说我“感受不到别人的感受”。我从小在不被鼓励、不被肯定的环境长大,自信心不强;对别人的称赞,我觉得不配,我对自己的情感有时是麻木和封闭的。“饶恕是万能之匙”,选择原谅,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在眼泪的洗涤下,我把小时候的伤痛一件一件、也一次一次交给神,我学习接纳受伤的自己——那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我爱自己,因我知道神爱我!

 “关系很重要,理清界线更重要”,我常觉得在母亲生病那两三年,自己没有好好照顾她而内疚。我勇于面对自己的失败、不足、软弱,并把重担交给神,如今面对孩子深造、就业、感情的事,已不像过去那样担心、紧张和抓狂。

我的生命因此改变,我也看到会友的需要,在与堂会牧者沟通后,今年初钟老师开始到来教课。虽然目前我们暂时停课,然而祷告服侍仍继续在线上进行。“用心去感受对方,用心去聆听和回答需要的人。”老师说,与自己的心接触久了,自然会明白自己的感受和需要,先了解自己,才能了解别人。

接触这课程,我有点相逢恨晚,犹如在沙漠中找到绿洲。“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监察人的心腹。”(箴言20: 27)简单来说,内在医治把我的生命过滤一番,不必粉饰,无需拔河,而是和解,乃至和好,重新建立自己与神的关系。


作者 : 曾桂梅(吉隆坡)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03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