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03 18:05:00  2352631

“绝不放弃每个生命!”──不离不弃,陪你走到岁月的尽头

护生

这是唐绣莲第一只救的残障狗,来收容所时就会带它来跟其他同伴相处,晚上就把它带回家看顾。
这是唐绣莲第一只救的残障狗,来收容所时就会带它来跟其他同伴相处,晚上就把它带回家看顾。


缘起:

妙赞法师打电话来说:学舍的青年在路上救起了一只被车辗过的母狗,送到邻近兽医诊所,兽医说已经伤及脊椎,手术费要一万多令吉,但手术后还是会瘫痪。

法师嘱我再推荐兽医诊所,我推荐了另一家。这家兽医建议说动了手术仍然瘫痪,不如就别动──好好照顾她过完剩余的日子。

“好好照顾她过完剩余的日子”──问题来了,学舍的青年是一念善心救起这只狗,可自己才刚刚念完书出来,暂时没有能力长期照顾她。

我当时就告诉法师,我们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不能让一个好心的青年热心做了件好事后,却成了无法摆脱的麻烦,日后他哪还敢随便对人或动物伸出援手?(文/曾毓林)

唐绣莲:照顾残障狗不容易,但我没有后悔。
唐绣莲:照顾残障狗不容易,但我没有后悔。

当我们遭逢绝境时,我们需要的是鼓励与帮助,你可想过动物也需要同伴的鼓励与主人的关爱,让它们重拾信心,即使身有残疾,也能再次站起来,做一只乐天的残疾狗?

或许有人会认为残障或病重的狗直接处以安乐死,才是最好的解脱,尤其残障狗,不会有人愿意收养,也无法自立求生,活着也是受苦。

然而动物的斗志不比人类差,它们以活生生的经历告诉人类,只要有人愿意给它们一点包容与照顾,即使是残障也可以过上正常的“狗生”。

“毛孩和谐港湾收容所”创办人唐绣莲,目前照顾着逾百只狗,当中不乏残疾狗。这些送到该收容所的残疾狗,开始时都是无法动弹,奄奄一息,在她悉心照料下,虽然残疾狗无法恢复正常,却找回了斗志,展现了顽强生命力。

唐绣莲觉得,残障狗与人一样,当身体残缺后也会感到自卑,所以刚开始送到收容所时,都会躲在一旁,对人不友善,表现出一副厌世样子。

“一旦它们熟悉了环境,自己就会走出来,与其他同伴玩在一起,慢慢的就会恢复信心,也会激发它们斗志,从皮包骨变成肥壮,用两只脚四处趴趴走,坐上轮椅后更好像忘记了自己是残疾狗,所以谁说残障狗就应该安乐死?”

她表示,照顾一只残障狗付出的时间与精神与照顾人没有两样,最基本的工作就是清理大小便,因为它们通常都有失禁问题,这头刚抹过地,转头又撒一泡尿在那里。

Rambo原本是被建议i要安乐死的病重狗,但在唐绣莲照顾下,如今长得胖嘟嘟,坐上轮椅后健步如飞。
Rambo原本是被建议i要安乐死的病重狗,但在唐绣莲照顾下,如今长得胖嘟嘟,坐上轮椅后健步如飞。
“赖尿王”虽然后肢残缺,但无阻的四处趴趴走。
“赖尿王”虽然后肢残缺,但无阻的四处趴趴走。


“无名”有名字了,它叫NONO

因为一名热心人士的牵线,唐绣莲答应照顾之前被学舍青年救起的“无名”。在等待“无名”送到该收容所的时候,她带记者进去残障狗专属房间,里面有从繁殖场救出来的失明老狗、有被兽医不忍心安乐死的残障狗、有被车撞到脊椎神经受损,后肢残废,生殖器官跌出来的“赖尿王”,还有一只她第一次救的残障狗,瘫睡在床上。

只见她进来后就一直忙个不停,清理地上的大小便,用湿纸巾擦拭狗狗的身体,避免粪便粘在身上、清洗弄脏的床及座垫。清理完了转过身又见尿液,这样来来回回的不断抹地、清理。

她直言自己是一个爱清洁的人,忍受不了环境脏兮兮,而且对狗也不好,所以她只要看到有粪便或尿液就要马上清理。

当“无名”被带到收容所后,唐绣莲就问:“它叫什么名字?”知道还没有给它取名之后就说:“怎么可以没有名字,难道以后要叫它‘no name吃饭’吗?就叫它NONO好了!”。

虽然身有残疾,但它的样子却告诉我们,它很开心。
虽然身有残疾,但它的样子却告诉我们,它很开心。
唐绣花莲强调,残障狗的卫生必须照顾好,大小便后就要马上清理,保持环境清洁,否则它们会容易长皮肤病。
唐绣花莲强调,残障狗的卫生必须照顾好,大小便后就要马上清理,保持环境清洁,否则它们会容易长皮肤病。


从捐款到成立收容所,救助路上不言悔

谈起她的救狗历程,唐绣莲表示,她从2012年才开始救狗,当时家里已经养了差不多一支足球队的大小宠物狗。

“后来我老公公司搬迁到一个比较偏辟的地区,附近有很多流浪狗,我看它们很可怜就开始喂养,也经常留意社交媒体上一些救援流浪动物的专页,开始定期捐款给两个组织。没有想到捐了两年,才发现原来是毛孩养人,而不是人养狗,所以就不再捐款,而是自己去救狗,再把救回来的狗安置在公司旁边。”

她觉得,动物都是她的老师,因为要救它们,学会很多常识及累积很多经验,如今收容所内毛孩一些小病小痛,她都会自己处理,甚至学习中医,给毛孩泡药澡、治理皮肤病问题。

“开始时我也不知道要给狗结扎,结果越生越多,之后知道了就逐步送去结扎。以前看长虫的伤口不会处理,都是送到兽医诊所,医药费一大笔,之后克服心理障碍,自己治理伤口,这些都是边做边学来的!”

当照顾的流浪狗越来越多后,投诉接踵而来,唐绣莲被迫要找一个地方安置毛孩。她走遍雪隆两地,甚至南下到柔佛新山找其他收容所帮忙,但都无功而返。幸好老天眷顾,刚好有一个救狗组织要搬迁,于是她就接手该组织的狗场,在2018年成立了“毛孩和谐港湾”并正式注册。

林冠弘把NONO送到毛孩和谐港湾收容所,交给唐绣莲照顾。
林冠弘把NONO送到毛孩和谐港湾收容所,交给唐绣莲照顾。
唐绣莲:它叫什么名字?林冠弘:还没有名字,叫它No Name而已。唐绣莲:怎么可以,以后就叫它NONO好了!
唐绣莲:它叫什么名字?林冠弘:还没有名字,叫它No Name而已。唐绣莲:怎么可以,以后就叫它NONO好了!


用心照顾,给毛孩最温暖的港湾

如今她的收容所收养了逾百只狗,还有十多只猫,当中5只是无法行动的残障狗(包括NONO)。

她坦言,照顾残障狗卫生很重要,因为它们无法走动,粪便很容易粘在身体,每次除了要帮它们清理粪便,还要用湿纸巾帮它们擦身体,保持身体清洁,还有床架也必须清洗,否则很容易长皮肤病。

“小便更不用说,一天到晚都要抹地,一看到它们小便就要抹。但这些都不是难事,最难的是如何让它们放下戒心。因为残障狗通常都曾被人虐待或被车撞伤,警戒心很强,不让我们碰伤口和喂药,所以开始时总要戴上手套才能做这些事情,需要花一些时间去让它信任我们。”

“好像Rambo,是一只原本要安乐死的狗,但医治它的兽医不忍心,要求我把它带回狗场度过最后日子。开始来的时候皮包骨,凶得要死,不让人碰它。我花了4个月时间才可以接近它,慢慢的用汤匙喂它吃东西、吃药,现在胖嘟嘟的,平时躺在地上不能动,但是把它放在轮椅上就四处溜。”

“另外一只脊椎神经损坏、后肢残缺的狗,来的时候动也不动,现在是多么活跃,一天到晚四处爬,所以残障狗更需要让它们接触同类,让它们看看外面的景色,激发它们要活动的斗志,不要长期把它们关在室内。我相信NONO也会这样,现在它是因为痛无法活动,等它伤好了,我会给它做一个轮椅,以后就可以好像其他狗一样好动的四处走。”

“照顾残障狗是不容易,但只要用心照顾,它们总有一天会变好,这样一来它们没有怨恨,而我也没有后悔。”

NONO终于找到一个庇护的港湾。
NONO终于找到一个庇护的港湾。
入住收容所第二天,NONO(睡在床架上)已经可以与收容所的狗打成一片。
入住收容所第二天,NONO(睡在床架上)已经可以与收容所的狗打成一片。

有意捐助“毛孩和谐港湾”者,可以直接汇款到以下户口:

PERSATUAN PEMINAT HAIWAN PELIHARAAN HARMONI  

Public Bank Berhad 3210253705

作者 : 张露华、摄影:赖国华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03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