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16 19:00:00  2360534

我在温度的世界写下思念 / 庄益安(伦敦)

星云

有时候身边最亲的人离开我们,虽然留下许多的不舍,但是在思念的每一个日子,都充满温度和动力,让我们坚强地走更远的路。
有时候身边最亲的人离开我们,虽然留下许多的不舍,但是在思念的每一个日子,都充满温度和动力,让我们坚强地走更远的路。

母亲一直触动我内心的一角,而不知道是不是父亲离开太久,占在我心的空间,总要等到祭拜节日才油然而生惦父的惆怅。

每一年祭拜的时候,我和父亲対话的方式,就是对着一桌食物,桌前摆着几碗白米饭,几双筷子、茶水,另外有一杯父亲爱喝的黑咖啡。在香炉上香前时我闭着双眼诚心念着:爸爸,你有来吃饭吗?

缕缕青烟在空气中随风弥漫,细长的香火像夜晚的萤火虫,闪高着小星光;我望着空荡荡的几张椅子,猜想不知道爸爸和祖先谁会坐在那一张?

父亲在我14岁的时候病逝,对于在病床上折磨了一年多,饱受煎熬和痛苦的父亲対自己说过的一番话至今难忘。原来这些年来,已经在心底扎了根,只是不愿去触碰,那抹不去的往事一直潜伏在体内的血液里,伴随我成长至今。

父亲当时软弱对我说:你们都还小我不放心离开,要不然我一早从窗口跳下去,不用受尽电疗的折磨。父亲瘦骨嶙峋,清醒时说话声音沙哑,用尽力气深怕我听不到。父亲鼻子、手都插着气管,散脱凌乱的头发,干枯的身躯被白色的床单盖着,父亲的容颜不似当年饱满,绝望的眼神、憔悴得无助,我感觉眼前躺着的是一个陌生人。

从小我的脾气倔强,母亲骂两句便黑着脸,不吃饭不说话,隔天母亲被逼把留给我的饭餸倒了,她觉得我难调教,但是父亲很疼惜我,怕我饿坏肚子,会偷偷塞几角钱叫我去买饼干吃。

父亲不会顾家,工作也是得过且过;当年在巴刹附近开了一档炒河粉的档口,我在周末日没上课,都会去帮忙洗菜心、切猪肉剥虾。父亲却不时丢下档口跑去巴刹和小贩们围在电视机前观看足球赛,客人找不到人便到另一档口光顾,渐渐客人流失了,生意最终维持不下去。

母亲性格温和,心里不满嘴里埋怨几句却也没有办法,倒是亲戚在背后看不过去,不断数落嘴脸极之难看。

我不知道大人的世界,只记得父亲在3个孩子中特别疼惜自己,和大哥吵架,父亲马上维护;有一次临睡前,洗完澡拿起梳子梳头,大哥半开玩笑说,睡觉还梳什么头,这么爱美?于是抢了我手上的梳子丢到化妆抬上,我不甘心向父亲告状去,父亲二话不说拿起藤条往大哥身上挥去,藤条落在身上,啪啪一下又一下,声音响亮。大哥用手挡,只见父亲动作敏捷带狠,招招来劲,大哥缩着身体无力反抗,我目暏这一切惊恐得说不出话来。

那一晩我听到盖着被子的哥哥,轻轻抽泣的哭声。我没想到会这样子,我只是撒娇要父亲责骂大哥几句,替自己出口气而已。我很内疚,一直等到被子里的哭泣声停止了,我才敢睡。

父亲的大爱无私,当我觉得完全受保护时,一场噩梦降临,父亲患上了癌症。

一切变得不再一样,母亲开始家里医院来回奔忙,生活也陷入困境。我没有看过母亲流眼泪,大人善于把悲伤藏起来。屋子变得很静,我和大哥不再吵架,两人一夜被逼成长。默契的分配母亲往医院探望父亲时把家务做好,少了一家之主和经济来源,日子过得艰难清苦。

父亲预先付出对我的溺爱

母亲白天在糖厂当女工,晚上煮了稀粥,坐渡轮从北海往槟城医院探望父亲。70年代时期,癌症都拖到很久,记忆中父亲一年内电疗数次,医生虽然尽力,但我们都知道父亲不会好起来,等待的只是一个残酷的时间。

那一年的农历新年刚过完元宵节不久的傍晚,家门外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平时大约晚上10点才从医院回家的母亲,在傍晚赶回来,告诉我们父亲没了,那时候还不懂离逝的伤痛;只见母亲忙碌收拾东西,准备后事。

弟弟当年才7歳,还开心的在外面玩,母亲说把弟弟叫回来,要收拾东西去槟城婆婆家住一晚,丧事会在槟城外婆家举办。

父亲出殡当天,我痛心的大哭一场,盖棺前我跑前看父亲最后一面,棺木里父亲安详像睡着了,他再也不必承受肉体的痛苦和推残。我记得父亲双耳塞着白棉花,棉花上沾染着浅黄色分不清楚是黄药水,或是耳朵流出来的溃液,后来听说70年代时期,患癌症病逝的会有如此情况,加上当时医务没那么先进,没处理清洗好死者的遗体。

几十年过去,心中存着的疑问没有答案。

随着年纪越来越大,我和父亲的记忆已被岁月越拉越远。有时候看见别人一家带着年老的父亲,在餐馆共享晚餐的温馨画面,难免感叹这一生巳经失去陪伴父亲到年老耋耋、共享天伦的机会了。到底人世间要面对的憾事,还会接踵一波三折继续考验人生。

此生匆匆,父亲预先付出对我的溺爱,似乎为往后能代替他照顾母亲的心愿铺路,父亲把他的爱让最疼的儿子去延续,庆幸我在母亲有生之年,也尽心孝顺和陪伴,我相信在天之灵他会感到欣慰。

父亲生前所到过的地方不多,除了当年结婚照之外生活照更是廖廖可数,仅有的回忆,也就只能在夜阑人静,眺望夜空的星星之馀,用心将支离散落的碎片,缀成一生最有温度的思念。

作者 : 庄益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16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