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22 07:30:00  2363290

黄子豪.伊党在打什么算盘

花旗物语

在土团党和巫统的最近政治斗争中,伊党的角色是很暧昧的。这个宗教保守主义政党,先和巫统结成联盟,成立全民共识;在喜来登政变过后又加入国盟,和土团党同声同气。当巫统和土团党的政治矛盾越来越尖锐的时候,伊党的取向,大可以导致国盟倒台,马来政治再次洗牌;小的话可以决定土、巫的政治分配中谁是赢家。因此,这个老牌政党,绝对不可以被小觑。

从2008年政治海啸的开始,在这十余年里伊党在马来西亚政坛中一直是一股很大的变量,只是过去我们一直专注在两线制──希盟(民联)和国阵的斗争,而忽略了伊党这个蝴蝶效应。2018年全国大选,伊党在当中就扮演一个非常关键的钉子。如果不是伊党离开希盟,那么国阵根本不可能因为和希盟、伊党三角战而出乎预料在很多有把握的马来选区败阵。假如伊党在大选前继续留在希盟,那么它和土团党天然的竞争关系肯定让马哈迪的土团党无法融入希盟的团队,马哈迪无法成为希盟共主,也就无法用马哈迪的影响力撬动马来保守选票,希盟就不可能成功改朝换代。可以这么说,2018年的改朝换代,最大功臣是一马丑闻,第二就是伊党。

此外,公正党和巫统当下的分裂一样和伊党脱不了关系。当年撤换雪州大臣卡立、让旺阿兹莎出任替代大臣的加影行动会失败,其中一个关键就是伊党不支持旺阿兹莎,最后让阿兹敏脱颖而出。过后阿兹敏则投桃报李,在伊党退出民联后依然让伊党的行政议员留在雪州政府内。阿兹敏今天能累积到丰厚的政治资本,凭的就是掌控在雪州大臣手上的大量政治资源。这就导致阿兹敏尾大不掉,最后和安华决裂并脱离公正党,直接让喜来登政变成功。

现在,巫统和土团党正在剑拔弩张的时候,伊党虽然看起来比较靠向巫统,但伊党领袖的言论,实际上却是联合土团党这个比较积弱的盟友和巫统对着干。当中的算盘也是很精明。在高级别操盘上,这样一个做法可以壮大土团党和巫统抗衡,也能让国盟持续的存在,就会造成巫统领袖在官职分配上进行内部的厮杀,最后造成巫统元气大伤。

巫统、伊党、土团党这三个马来政党,在现时政治板块上各有优势。巫统是老牌马来政党,拥有最健全、覆盖最全面的党组织,但利益至上的潜规则让他们陷入不确定性;伊党的党组织覆盖范围稍逊巫统,但那些已经打下的桩脚,当中所有的基层都是绝对的忠心。至于土团党既没有健全的组织,也没有忠心的基层,但拥有最大的政治权力。伊党身处这个博弈的铁三角,现在的布局,就是通过壮大土团党,用它撕裂巫统向心力弱的组织,大选的时候巫统就无法发动足够强大的攻势。伊党和土团党的交易,主要就是通过支持国盟政府,然后换取土团党在议席分配、官职分配上的支持,一如在沙巴州选举中的操作。

伊党最后的目的,就是要在下届大选的议席分配中,在东海岸和吉打占据绝对性的优势,获得单独的执政权。而在其他州属,则要获得足够多的议席,以在巫统和土团党的夹缝中突围,甚至在两党争执不下的时候,成为造王者。

作者 : 黄子豪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2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