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2-01 19:00:00  2385265

【如意安详】树犹如此/何国忠

星云

《世说新语·言语》记了一个故事:“桓公北征,经金城,见前为琅邪时种柳,皆已十围,慨然曰:‘木犹如此,人何以堪。’攀枝执条,泫然流泪。”

 桓温剿灭成汉之后,一心一意想要一统中原。他是东晋呼风唤雨的人物,可是三次北征,三次皆败。这是369年他北征伐燕,路经金城片段。“围”是两手拇指和食指合拢起来的长度,桓温在341年时在金城当过琅邪内史。看到年轻时所种柳树已成十围,柳树尚且显现老态,人如何经得起岁月摧残?57岁的桓温拉着柳树枝条,眼泪夺眶而出。

 余嘉锡为《世说新语》人物出现的频率做了统计,排名最高的是谢安,共125次,第二是桓温,113次。谢安值得注意,桓温一样不可小觑。二人在《世说新语》同时出现的场合不少,其中一次在372年,简文帝司马昱去世不久,遗诏中要桓温和他人联合辅佐幼主。桓温大怒,认为是谢安以及朝廷重臣王坦之的计谋,将其边缘化。他带兵进京,以拜赴山陵名义,驻扎新亭,随即安排晚宴,邀请百官出席,暗中埋伏兵士。

 王坦之给鸿门宴气氛吓得举动失措。谢安则神态自若,拾级而上,边走边歌。谢安曾在桓温幕府工作过,桓温知其才能。其旷达高迈的风度让桓温想起过往交情,冷静后不再生气,撤走伏兵。

 这个故事本是烘托谢安处变不惊的名士风度,却也将桓温英雄重英雄的气概显露,李贽点评此条非常到位:“谢固旷远,桓亦惜才。”桓温即时的心理变化翻转历史走向。操纵局面的是桓温,他兵权在握,如果狠下心来,不顾一切篡夺皇位,气势难挡,王谢二人必然归天。

 桓温年轻时为了报杀父之仇,一天杀尽仇家3个儿子。刘强的《世说三昧》其中一章专门讨论桓温,值得一读。桓温相貌堂堂,以武将扬名,却并非无墨水。他有谋略,有理想,希望协助东晋一统中原。他提高了谯郡桓氏的地位,和琅邪王氏、颖川庾氏、陈留谢氏同列东晋四大家族,与皇室分庭抗礼。

人的价值取决于内心反省


 在晋简文帝时期,桓温为丞相,皇帝在桓温掌握之中,形同傀儡。桓温野心勃勃,但是门阀政治的制衡,让他有投鼠忌器的顾虑。他又是一位有历史感的人,不敢逆道,只能等待时机逼皇帝禅位,可惜至死无缘,他的儿子桓玄后来篡了帝位,但是不到两年,便以贰臣的名誉被诛杀。桓温不是曹操也不是司马懿,刘强说就是这个因素,“在奸雄人物谱系中,便多了这对姓桓的父子。”

 桓温有着争议性的历史评价。“树犹如此”的感叹展现他侠骨柔肠的一面,李贽说此句“极感,极悲”。袁中道则说“英雄分外多情”,一句凄怆的话,我们多看他几眼,对他多了同情。原文本是“木犹如此”,但是“树犹如此”似乎更为人喜用。桓温对文学的重视并非做做样子。他一生都尊敬读书人。东晋不少名士,都曾在他幕府中工作,和他保持亲密关系,谢安是其中佼佼者。就在桓温安排鸿门宴后不久,谢安写〈简文谥议〉,桓温“掷与坐上诸客曰:‘此是安石碎金。’”所谓“碎金”,就是优美短文,桓温打从心里欣赏谢安。境界上他不如谢安,桓温觉得东晋皇帝一蟹不如一蟹,常起不臣之心。谢安在政治攀升上心如止水,他的政治才华和淑世情怀结为一体,谢安始终存有超脱隐居之志。没有野心,就能理直气壮。

 桓温对谢安的欣赏让我们看到他不只是枭雄,也有自身修养,单是“树犹如此”典故的通行,已有资格让他列入名士之流。庾信〈枯树赋〉最后一句重写桓温在金城的感叹:“桓大司马闻而叹曰: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人面对时间流逝,经常会出现巨大的孤感。“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这是辛弃疾的句子。世间一切,变化运转不停,壮志未酬之际,谁可唤来披红着绿的歌女,擦掉英雄失意的眼泪。

 时间可以改变许多事物,万象杂陈,不再是旧日熟悉的自己。桓温这句名言之所以能够打动一代又一代读者,是由于面对匆匆岁月,人的渺小和无奈无所遁形。人的存在价值,取决于内心反省,成败有赖自己评估。大自然中有不少事物引发我们联想,蓦然一惊,太虚茫茫,人间懵懵,改变的岂止是年龄、外貌、体能,更甚的是心境及情怀。


作者 : 何国忠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2-01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