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2-21 01:15:00  2395972

【跌宕性别光谱/03】不要再一个人躲在墙角哭泣──一个叫Annes的跨性别女孩

周刊专题

Annes是一个漂亮女孩,她的肌肤遗传了母亲沙巴卡达山人的白皙,又继承了砂拉越伊班族父亲的深邃轮廓。
Annes是一个漂亮女孩,她的肌肤遗传了母亲沙巴卡达山人的白皙,又继承了砂拉越伊班族父亲的深邃轮廓。


在我们的刻板印象里,城市人远比乡下人开明,对跨性别者的接受度比较大,来自古晋的Annes,际遇会不会比Tiger来得好?

Annes有一个退伍军人父亲。

军人,给人一股强烈的阳刚之气;军营受训,简直就是男性特质的终极试炼。出生在军人之家的Annes,感觉她的男变女之路比一般人更坎坷、艰难。

“那确实是一条无比漫长的路!”尽管如此,估计父亲比她想像中还爱她,后来接受了她现在的样子。

就像全天下的妈妈一样,她的母亲更担心的是她变性之后的人身安危——会不会给人欺负?用难听的话霸凌她、侮辱她?


Annes的幼童时期。她在幼儿园的时候,就和其他小朋友不一样,她特别喜欢男生,小学至中学期间还一度以为自己是同性恋。
Annes的幼童时期。她在幼儿园的时候,就和其他小朋友不一样,她特别喜欢男生,小学至中学期间还一度以为自己是同性恋。


误以为自己是同志

许多跨性别者在探索自身性别或性向的初期,都曾一度以为自己是同性恋。Annes也不例外,她只知道自己在6岁开始对男生有感觉,那时候她还未接触“跨性别者”一词,不知道自己内心潜藏着一个小女孩。

“中学的时候,我还特地下载了同志电影《为巴比祈祷》(Prayers for Bobby),叫妈妈和我一起看,让她知道我是同性恋,想起来都觉得好笑!”

向大人坦白自己是同志之后,Annes却没有开心解脱的感觉,“我觉得自己依然不够完整。”除了喜欢男生,她也喜欢留长发、穿裙子,甚至曾偷买女性内衣。

“因为很紧张,拿了就去付钱,结果买错size!”为了不让母亲发现,Annes把它们藏在一个盒子里,等家人不在的时候,才取出来穿在身上拍照。

“我想做女人的欲望一天比一天强烈,我不喜欢自己的男性躯体,觉得那不是我自己,因此中四开始,我偷吃妈妈的避孕药。”

Annes本来娇小,说话更是阴声细气,加上雌激素的效果,越来越像女孩子,只是穿着男生校服的她,就成了校园霸凌的对象。男同学会以语言嘲笑、侮辱和骚扰她,更过分的,还会在她上厕所的时候踹她的门,想窥看她如厕。

“因为我和别人不一样,我是蹲着上厕所的。


2011那一年,是Annes的梦魇,因为那一年她在大学宿舍里经历被同学非礼和企图性侵犯的可怕经历。
2011那一年,是Annes的梦魇,因为那一年她在大学宿舍里经历被同学非礼和企图性侵犯的可怕经历。



上了大学才发现处境危险

中学毕业后,她报考了本地一所政府大学的旅游管理系,原本以为那是一扇梦想的大门,岂知是一场毕生难忘的噩梦。

班上清一色是男同学,而且她还分派到男生宿舍。大学注册第一天,刚踏入男生宿舍房间时,室友惊讶,“你在这里做什么?找你的哥哥吗?”

“不是,我住在这里。”她说。室友的反应,让她知道这条求学之路不容易,虽然做好心理准备面对挑战,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在她意料之外。

男生发现她不一样之后开始挑衅她、骚扰她,甚至爬上厕所上方偷窥她,“上个厕所、冲个凉都是战战兢兢的……很疯狂的经历,我不想再经历这些事情!”

考试前一天发生一件可怕的事情,下课后回到宿舍,Annes被6个男生从后方攻击,他们大力抓住她的手脚,连拖带拉的把她拖进他们的房间里,脱掉她的T恤和裤子企图性侵她。

当下的她不知所措,内心非常恐惧,只能尖叫、呐喊,宿舍的走廊上都是她的声音,然而没有人挺身而出。她只记得自己用尽全力挣扎,最后成功挣脱躲进自己的房间。

“我非常害怕,整个人处于迷茫的状态,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

第二日就是第一学期考试,Annes只能硬着头皮去考试。考试结束后,她不敢再住进宿舍,但又负担不起校外宿舍;大学距离她的家很远,每天晚上搭巴士回家也让她感觉不安全。

“最可怕的是,其中两个侵犯我的人,还是我的班上同学。”她因此患上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TSD),当天惊悚的记忆一直向她涌来,怎么都忘不掉,她对大学老师、同学甚至整个社会再也没有安全感。

走投无路之下,她选择辍学,尽管那一场考试她都及格了。她也不敢把那件事告诉父母,默默承受一切。


Annes在就读大学期间,没有使用任何贺尔蒙药物,同时以男性穿着,当时因为长相女性化、动作行为较为阴柔,以及过去使用的贺尔蒙药物让她长出微微隆起的胸部,让她成为男生霸凌的目标。
Annes在就读大学期间,没有使用任何贺尔蒙药物,同时以男性穿着,当时因为长相女性化、动作行为较为阴柔,以及过去使用的贺尔蒙药物让她长出微微隆起的胸部,让她成为男生霸凌的目标。



大学辅导师要她噤声

更令她心寒的事,是大学老师采取冷漠的应对方式。

因为无故辍学,大学给她安排了辅导师。辅导师听了她的叙述之后,并没有惩罚或警告加害者,反而命令她不要说出去,“说是如果这件事曝光的话,将会造成学校的名誉受损”。

该大学对跨性别者不友善,早在她入学第一天已经感受得到——迎新周的时候,校方安排的讲座当中,就有一堂是讲解跨性别者,“基本上就是污名化跨性别者,让学生有了合理的理由来歧视和攻击我们,对我们的存在造成很大的威胁。”

Annes沮丧、失望到了谷底,离开学校以后,她依然活在恐惧当中,“我也尝试过自我了断,只是没有成功……”。

校园里的暗黑记忆摧毁了她对社会的信任,她从此隐瞒自己的跨性别者身分,而只有大马教育文凭(SPM)的她,出来找工作不容易,只能从低做起。


与女生相处,Annes会觉得比较有安全感。
与女生相处,Annes会觉得比较有安全感。



为自己的群体站起来

这些年来,不管Annes把自己隐藏得多好,她心里始终得不到平静和安全感。

“为什么是我们?我们做错了什么?”

她决定不再沉默,当初给自己取了Annes这个名字,就是“Honest”的近音,希望可以对自己诚实坦白,聆听自己内心的声音。

“我必须分享我的故事,为我的群体发声,希望社会对我们多一点点的同理,多一点点的宽容。”


不管前途有多艰难,现在的Annes决定勇敢做自己。
不管前途有多艰难,现在的Annes决定勇敢做自己。


延伸阅读:

【跌宕性别光谱/01】生活在砂拉越的跨性别者,等待自由的春天

【跌宕性别光谱/02】撕下伪装做真正的自己──阳刚男孩Tiger的真情告白

【跌宕性别光谱/04】生活低调隐于社群──华人跨性别者在砂拉越现状


作者 : 本刊特约 邓雁霞;摄影:本刊特约 邓雁霞;部分图片:受访者提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2-21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