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2-21 01:20:00  2395975

【跌宕性别光谱/04】生活低调隐于社群──华人跨性别者在砂拉越现状

周刊专题

水晶晶说,演出的时候没有遭受不礼貌的对待;生活里也不曾因为她是一名跨性别者而发生不愉快的事情。
水晶晶说,演出的时候没有遭受不礼貌的对待;生活里也不曾因为她是一名跨性别者而发生不愉快的事情。


“你们找别人吧!”

“我不想对外界发表这类敏感的课题。”

“怕无形中说错话,得罪了人!”

“主要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身分。”

“我们比较保守,和吉隆坡的跨性别者比较不一样……”

在砂拉越寻找跨性别者的受访者,十之八九会给你以上的反应,尤其是华人跨性别者。尽管相较于其他族群,他们的经济比较独立,也拥有自己的事业,更多还是成功人士。

虽然生活上大多保持低调,不过他们当中在艺术或娱乐领域具有非常大的影响力,有的透过画画,有的透过主持、歌舞或服装表演来呈现自己的洋溢才华。

在生活里,她们尽可能保持低调,安静地生活着;不过在舞台上,她们可是全场最引人瞩目、最闪耀的一颗星。

水晶晶:多才多艺的歌台艺人

她的艺名是水晶晶(Piloy),出生在距离古晋180公里以外、两只白鸽为地标的和平之乡斯里阿曼(Sri Aman)。

那个小镇以潮汐节——梦娜(Benak)闻名。发生在斯里阿曼河口的潮汐浪是当地自然奇观,是由月亮和太阳对地球表面海水的吸引力造成的涨落现象。潮汐发生的时候,汹涌澎湃的海面上仿佛立了一面水墙,就好像海啸一样,非常壮观。

“Benak是伊班话,就是涨潮的意思。”斯里阿曼的潮汐很出名,她的名字“水晶晶”同样也是响当当。

水晶晶是歌台艺人,走遍砂拉越各地,只要庙会办戏台、婚宴请歌手、慈善筹款活动,或是私人俱乐部办派对的歌舞演出,总是少不了水晶晶的身影。她也经常在歌唱比赛、服装才艺比赛中获奖。

“我还被新加坡的金沙娱乐城邀请演出,也去过西马表演。”

表演,只是水晶晶的业余兴趣,以及一个让她展现自我的方式,她的正业是打理一家殡葬公司。



对水晶晶来说,泰国是她的重生之地——她在那里进行性别重置手术,成为真正的女人。因此她特别喜欢泰国歌舞,经常在活动中演出,也给自己取了意为美丽的泰语“水晶晶”这个名字。
对水晶晶来说,泰国是她的重生之地——她在那里进行性别重置手术,成为真正的女人。因此她特别喜欢泰国歌舞,经常在活动中演出,也给自己取了意为美丽的泰语“水晶晶”这个名字。




婀娜多姿的姿态、曼妙的身材、洋洋盈耳的歌声,让水晶晶成为最耀眼的歌台歌手。
婀娜多姿的姿态、曼妙的身材、洋洋盈耳的歌声,让水晶晶成为最耀眼的歌台歌手。



一度以为自己是同志

水晶晶的原名为郑良彬,在一个传统的潮州家庭中长大。她是家中老大,下有弟弟妹妹,父亲长期在外打工,母亲忙于种菜、采胡椒,因此家务大小事全落在她身上。

她自小就喜欢女人的东西,裙子、高跟鞋、口红,有时候会偷偷擦母亲的口红。母亲发现了,也没有太在意,当成小孩子顽皮好玩。

“那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并没有受到任何人的影响。”她记得中学的时候,和女同学在一起没有感觉,但只要和男生太靠近,就会心跳加速,尴尬、害羞起来。那时候她开始感觉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只是她以为自己是同性恋,“我又觉得自己是女生,所以喜欢男生是正常的。”

庆幸的是,即使她在小学开始就有点女性化,但不管是小学还是中学期间,都不曾发生霸凌事件。

中学期间,她学会打扮自己,开始以女性的装扮示人。父母一切看在眼里,只是没有严厉阻止,倒是婆婆十分激动。在她看来,长子就是长孙,怎么可以变成孙女了呢?

“就是因为做太多女人做的东西,才会让良彬变得娘娘腔,变成女人!”老人家对父母这么说,转头也骂她:“唉,你为什么好好的男子不做,要做女生呢?”

老人家无法接受,水晶晶只好离家出外工作。后来婆婆去世,父亲病倒的时候,在家中无微不至的照顾他,又带着他奔走医院的人是水晶晶这个老大,父亲也就放下成见。他对水晶晶说:“不管是男还是女,只要你有那一份孝心,都是我的孩子!”

水晶晶经常受邀在寿宴、婚礼、神诞、歌舞表演等活动上演出。
水晶晶经常受邀在寿宴、婚礼、神诞、歌舞表演等活动上演出。
水晶晶:年轻跑戏台的时候认识了一些前辈,他们教会了我一些华人传统风俗礼仪,包括婚嫁喜事上的主持和表演。
水晶晶:年轻跑戏台的时候认识了一些前辈,他们教会了我一些华人传统风俗礼仪,包括婚嫁喜事上的主持和表演。


10月10日“重生日”

中学毕业后,水晶晶就已经接触舞台表演,从一开始的模仿秀到歌舞表演,从斯里阿曼跳到跨省、跨州、跨国。一直到2016年,她下定决心要当一个真正的女人,于是鼓起勇气前往泰国进行性别重置手术(Sex reassignment surgery,SRS)。

“如果你觉得开心,就去做吧!”母亲这句话,就好像得到了通行证,去实现她多年以来的心愿——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

手术的那一天是10月10日,她把那一天定为“重生日”,此后视为自己的生日一般来庆祝。“我在泰国重生变女生,‘美丽’一词在泰语的发音是‘水晶晶’,这也成了我演出的艺名。”说得一口流利泰语的她,在舞台上最具代表的就是她那一身泰国传统服装、舞蹈和歌曲。

水晶晶不只是知名的表演者,她的殡葬公司更是打理得有声有色。上门来寻求殡葬服务不只是华人,更多是当地的原住民,在长屋里办悼念活动几乎是习以为常的事。

事业有成的水晶晶,家庭生活也很美满。渴望有小孩的她,一年前领养了一个女儿。这孩子是亲戚的,一个太年轻、还没有准备好当妈妈的女孩生的。

“我的伴侣原本不同意,但是我坚持要领养,结果现在他比我更疼爱孩子。”她笑着说,笑声里洋溢着幸福。

回头看自己一路走过的路,比起其他跨性别者,水晶晶觉得自己特别幸运,“斯里阿曼有不少跨性别者,因为找不到工作,或者找不到对象而选择卖身。”

像她这样的跨性别者歌台艺人,在砂拉越其实也有不少,大部分有自己稳定的事业,唱歌跳舞只是她们的业余兴趣。


3854KLL20201216031566541239.jpg



水晶晶特别喜欢旅行,这些年来去了不少地方。
水晶晶特别喜欢旅行,这些年来去了不少地方。



【结语】不讨论,不代表他们不存在

砂拉越有27种民族,是全马最多种族的州属。这里没有单一多数的族群,不管是原住民伊班族、马来人还是华人,人数几乎相近,各族互相抗衡。因此我们说,这里没有多数,只有多元。

即使如此,跨性别者在这一块多元共存的土地上,不见得就获得更多自由。相对的,传统文化或宗教对跨性别或同性恋的态度同样保守。

他们是被迫隐藏起来的群体。因为砂拉越的跨性别者没有任何人权组织守护他们,他们几乎是被孤立的个体,因此谁也不愿意浮出水面,“社会知道我们的存在,只是不说破,不提起。”

看似宁静的水面上,其实海底波涛汹涌。

社会表面上看起来和谐、自由,接受他们,但一切只是流于表面,没有人敢站起来提起他们,更何况是捍卫跨性别者的权益。跨性别者为了避免引发冲突,大多是选择安静,默默的生存着。

如果不说,很多人会觉得砂拉越是一个跨性别者的天堂、好地方,因为相较之下,这里更多元共存,貌似容纳异己,但当你仔细和他们谈天、深入去了解他们生活细节的时候,你会发现当中依然存在很多问题。他们其实一样活在恐惧当中,小心翼翼地把自己隐藏起来。最好是成为社会里的透明人,分辨不出来,那就等于是一个“合格”的跨性人了。



原名郑良彬的水晶晶,曾经获得服装兼才艺比赛冠军奖。
原名郑良彬的水晶晶,曾经获得服装兼才艺比赛冠军奖。




水晶晶私下是一个充满爱心的好母亲,她领养了亲戚的孩子,待她犹如自己亲生的女儿。
水晶晶私下是一个充满爱心的好母亲,她领养了亲戚的孩子,待她犹如自己亲生的女儿。


延伸阅读:

【跌宕性别光谱/01】生活在砂拉越的跨性别者,等待自由的春天

【跌宕性别光谱/02】撕下伪装做真正的自己──阳刚男孩Tiger的真情告白

【跌宕性别光谱/03】不要再一个人躲在墙角哭泣──一个叫Annes的跨性别女孩


作者 : 本报特约 邓雁霞;图:受访者提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2-21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