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1-02 19:00:00  2402728

【手术刀07】右指折.左指僵 / 冰谷(双溪大年)

星云

俗话言“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真是警世箴言。我于2006年8月杪中风,次年3月折断髋骨,复于5月8日再次摔跤,地点也在厕所门前,距离滑倒罅裂髋骨仅一步之跨。厕所终成我中风后进出的禁忌,却每天要光顾好几遍。

瘫痪造成的不便,是跌倒的关键词。摔跤时双手向前支撑身躯,瘫痪的右掌居然抢先救援,也匪夷所思。就这样,把两根指骨“断送”。自然没有髋臼罅烈那么激荡心魂,跌倒后自身还能扶墙站立,蹒跚拐步求助。这回不再犹豫不决,叫儿子送医院就医。

坐轮椅进入急诊部,挂号后依然由驳接髋骨的医生治理。当然首先要照X光,结果发现手腕安然,折断无名指与尾指,幸甚幸甚,我安慰自己。

接连蒙受体伤,不禁身心俱烈,我的人生旅途何其坎坷蹭蹬。我坐在轮椅由护士推进诊疗室时,千头万绪,断脚断指之余,身上两百六十余根骨胳,每一根都像玻璃般脆弱,稍蹬即裂,等待前面的路都是陷阱,提防得了吗!

“不必担心,尾指断裂了两根,不用敷药,我替你包扎,一 个多月就自动愈合。”

医生神凝气定、语言轻松地说。耄耋之龄,医学上常说缺钙引发的骨骼疏松,说还能自愈,只有半信半疑。对年约半百的医生,又是骨科专科,我无其他选择,只能把“自然愈合”的筹码押在他的身上了。

医生说完随即从护士手中接过纱布,亲自替我包扎。他将两爿板片前后挟紧以稳住五根手指,嘱我两周后来复诊。一个月后断指果真愈合了,唯医生叮嘱手指仍处于初愈阶段,不堪压缩,让它们多些时间“静养”(relax)。

在右手掌“静养” 期间,医生建议去做物理治愈,加速愈合的承受力,早日恢复正常操作。我当然顺从谏诤,每周三两次到治疗室。实则,断指之前,我常做物理治疗的,熟练之后,自己在家复习了,经医生劝导,重启健身室之路,由治疗师按摩,每次半小时,余下时间就利用GYM做机器操了。

这样连续操练了一个多月,手掌与断指稍有进展,忽然有一天发觉正常的左掌食指不听使唤,弯曲抓物有点酸痛。起初以为是用力过度引起的症状,可几天之后情况依然;接着中指也出现相同症状,这不禁令我惶恐莫名。

医生的预测失灵

忧虑归忧虑,要发生的事终归会发生,紧跟着食指、中指之后,无名指、尾指也不由指使了,以右掌去力压,有种不自然的酸楚。治疗师说要勤做弯压治疗,多活动活动就会转好。

说来有逻辑根据,如机器停顿久了就要重新启动,才能恢复正常操作。每次从GYM疲倦回来,多次重复操练,强忍疼痛坚持,并没有获得些许改善。反而是,指节之间僵化得愈加严重。

“物理治疗无效,改用浸蜡烫治疗,也许有效力!”治疗师提出新的点子,我已六神无主,只好听之信之。其实我对“浸蜡治疗”丝毫概念也没有,“试试” 就试试吧!暗想手指怎烫也“烫”不死呗!

治疗师说罢从厨柜里拿出蜡块,放进煤气炉中煮,液化成豆浆一般,让蜡液稍为降温,叫我试探温度后把僵化的左手伸进去。约浸入几分钟,抽出时整肢手掌蘸满蜡液,但遇冷很快地凝结成蜡,粘贴我的手掌,五根手指变成了白蜡烛。自己也不禁莞尔。

须臾,嘱我握拳,蜡片像玻璃片碎落。然后再次“蜡染五指”。如此周而复始,整只手掌热烘烘,舒展仿佛比前自如,正在宽心欣悦之际,第二天又再僵化,回归旧状了。

如此经过三番覆试,我终于撂弃“蜡染五指”的招式,拘留在GYM无疑是自寻磨难。找骨科医生问诊了。这回接待的医生是初到,比主治髋骨的年青,看门外牌匾医衔豪气十足,有3个国际医学专科。他听完我的病历报告,谨慎细察我的手掌,说道:“你的手指筋搭错线,叫腱鞘挛缩,你试过按摩和热敷(指蜡烫)都没效应,就靠动手术一途了!”

我听后不禁惊慌,“撇除开刀,没其他办法吗?”

“可以替你弯拗,但复发的几率高!”

只要避开刀痕,我就要一试。“那就替我弯拗吧!”

于是他在我的掌背注射麻剂,戴着手套将我僵化的手掌奋力向内折拗。从他蹙眉的脸色我知道他的力度,但麻药的效应我毫无感觉疼痛,而手指即时松懈了。

腱鞘挛缩引起的僵化,令我磨难数月,受尽折腾。“拗折”经历12年长途,没有复发的迹象,避开刀口,医生的预测失灵。阿弥陀佛!

断裂的右边手指。图、文◆冰谷
断裂的右边手指。图、文◆冰谷

作者 : 冰谷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1-0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