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1-12 19:00:00  2408768

【如意安详】最可惜一片江山/何国忠

星云


“春已堪怜,更能消几番风雨; 树犹如此,最可惜一片江山。”

对联由梁启超集宋词而成,落款时他标明出处:上联取自张炎〈高阳台〉和辛弃疾〈摸鱼儿〉,下联出自刘过〈水龙吟〉和姜夔〈八归〉。

1924年,梁启超夫人李蕙仙癌症复发,梁启超陪伴病榻,他读宋词自遣,把好句子集做对联,完成二三百副之多,兴起时还写赠友人。

梁启超是学问趣味方面极多的人,他说虽然不能专注某个领域,但是生活内容却异常丰富,能够永久保持不厌不倦的精神。他说“每历若干时候,趣味转过新方面,便觉得像换个新生命,如朝旭升天,如新荷出水”,他说“这种新生活是极可爱的”。

梁启超一生所面对的是凌乱不堪的政局。他有国朝才子的称誉,14岁中秀才,17岁中举人,1890年认识康有为,受其改革主张和变法理论影响,踏上政途。不只戊戌政变,以后的立宪运动,甚至辛亥革命的爆发,都和他有密切关系,他到处奔波,足迹遍布世界各地。一支常带感情的笔,谱成中国思想史重要的一章。

梁启超最终回到书斋。人生最后10年,他专心治学著述,先后在清华、南开等学府从事教育研究工作。他和王国维、陈寅恪和赵元任同列清华国学院“四大导师”,梁启超名列其首,学术界不曾忘记这位广东通才。

从政多年,梁启超给人感觉始终毫无心机。胡适说他“和蔼可爱,全无城府,一团孩子气。”梁启超说他学问兴味和政治兴味都浓,两样比较,他自认学问兴味更为浓一些。他对书法也有心得。1926年清华大学请他讲书法,他准备文长万字的讲稿〈书法指导〉,后来收集在《饮冰室全集》中。他说“书法是最优美最便利的娱乐工具”,写字“可以独乐”,喝酒、打牌、唱歌听戏须“聚合多人”,所以“写字虽不是第一项的娱乐,然不失为第一等的娱乐。”

梁启超晚年影响力不似其辉煌时期,不过尚存余晖。他专心学术,政治腐败却让他内心不安。集联是心情反射,隐藏他对世局的忧患意识。

不少人早已指出“树犹如此”取自辛弃疾〈水龙吟〉,辛弃疾化用《世说新语》中的“木犹如此”,梁启超说此句源于刘过,恐怕是误记。

梁启超所集宋词中,胡文辉认为此联最佳,并为此写〈“几番风雨”与“一片江山”——梁启超一副集宋词联的流传史〉。胡文辉说梁启超所集宋词联,“一见辄觉惊艳”,而此联“一经梁氏拈出,对仗工丽而意境遥深,于辛、姜词更添异彩,甚至可以说,在原词之外另外创造出了一个新的意义世界。”就字字有来历而言,集词或不算创作,但是辞句打乱重组,得有功力,难度不下创作,胡文辉说这副集联“堪称妙手偶得”。

关心社会或政治问题的人读“最可惜一片江山”,可能低吟再三。我读白石原作,只注意词中离愁渲染,没注意不寻常处,经梁启超一点,方领会其震撼力。胡文辉引徐珂笔记“集句如自己出,而伤心人之别有怀抱于此见之”,说得有理。同样一句话在梁启超集联中出现几次,包括“忽相思,更添了几声啼鴂;屡回顾,最可惜一片江山。”另外还有“燕子来时,更能消几番风雨;夕阳无语,最可惜一片江山。”梁启超有时也省略写成“更能消几番风雨,最可惜一片江山”。

悲天悯人之怀


锺叔河向张中行索字,张中行说锺叔河喜欢“更能消几番风雨,最可惜一片江山”,不是为了抒发牢骚,而是有 “悲天悯人之怀”。我读了张中行写的〈书呆子一路〉,方知有境界的人对话之不同凡响。江山有难,都是人为之过。与其消极埋怨,不如积极面对。锺叔河一生面对不少风雨,但是书生有安身立命的工作。他到处搜罗散佚文章,汇编学界重视的书籍,“走向世界丛书”是一例,《周作人散文全编》是一例,比他大22岁的张中行说其忧国济世之心,“不是一般人所能及”。

张中行去世后锺叔河写情文并茂的〈送别张中行先生〉。张中行出版的每一本书都寄给他,收录〈书呆子一路〉的《负暄三话》却没寄,“扬人之美,不可当面”,这是文人不示好不张扬的谦和内敛本色。他提张中行所写对联,落款写“ ‘锺叔河先生集稼轩白石句为楹帖属书’,将梁任公略去了,这却有些不妥,我以为。”锺叔河在出版社工作过,他在意梁启超的“著作权”。


作者 : 何国忠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1-1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