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1-17 23:00:00  2411663

【漫漫少女心/03】盛满回忆的美少女战士

周刊专题

廖家俊在看动画入坑后才收集的漫画。
廖家俊在看动画入坑后才收集的漫画。

一旦提起经典的少女漫画,必定绕不过《美少女战士》。

月野兔的包子头,额心的弯月,一身水手服,还有那句经典台词:“我要代替月亮惩罚你!”曾经是多少人的童年回忆?

又有多少人是靠着人物角色的名字,将银河系的九大行星背了下来?

这部由武内直子于1992年至1997年在少女漫画杂志《Nakayoshi》(好朋友)连载的作品,即便已经过去逾20年仍魅力不减。

其作品寿命通过动画、音乐剧、电视剧、电子游戏、联名商品、手办等周边不断延续,风靡全球收割一波又一波的人气,2021年即将上映的剧场版《美少女战士Eternal》也让粉丝引颈长盼。

究竟这个述说着一群少女拯救地球的故事有什么好看呢?

“没有几个男生看少女漫画的吧!”在开始策划这个专题前,“二次元”(即动漫爱好者)同事钦斐这么跟我说。当时我们也确实这么认为,一直到我们遇见廖家俊。

或许廖家俊是个例外,又或许《美少女战士》是个例外。

今年38岁的廖家俊是钢琴老师兼摄影师,走进他与父母、手足同住的房子里,右边的小房间有两个书柜,其中一个摆满漫画,另一个则摆放相关周边,以《美少女战士》的变身笔、胸针、权杖的模型最为显眼。

从各个版本的漫画、DVD,到曲奇饼礼盒、写真、T恤,以及00后可能见都没见过,堪称时代的眼泪──“闪卡”以及银河社(90年代盛行的购物邮购中心)售卖的小卡等美少女战士的周边,廖家俊的珍藏品即便不到一应俱全的地步,也可谓相当丰富了。

至少,对于我这样半个《美少女战士》的“伪粉”而言,已经足以令人羡慕。

“这是我和妹妹一起收藏的,她也喜欢。”他说。

正如我们开场时的疑问,妹妹爱看少女漫画并不奇怪,那他呢?又是因何“入坑”?

“其实我会看的(少女漫画),也是只有这一部而已,其他都是少年漫画。”

他与美少女战士缘起于小学五年级,热爱画画、看动画的哥哥在某一天打开电视,播放着这部动画,原本只是在一旁当陪客的人,被荧幕上华丽精致的二维人物吸引了目光,看着看着就从此深陷其中,“爱”总是如此猝不及防。

被动画带入坑之后,他开始力所能及地收集相关的物品。

“虽然有DVD,在网上也能看得到,但我舍不得丢掉录像带,现在放在储藏室里,(毕竟)是珍藏品。”

长大具备经济能力后,除了继续收藏心仪的相关物品,就连2016年《美少女战士》20周年纪念在东京六本木举办特别展,展览日期公布当天,他毫不犹豫地火速预订飞往东京的机票参与其盛。

于是我不禁感叹,“爱好”永远是我们赚钱的动力,要是没有让人花钱的目标,工作也许变得毫无趣味。


实际上《美少女战士》算是廖家俊人生中的一个“意外”,他直言很少看少女漫画,也喜欢看少年漫画,但是却最爱《美少女战士》。
实际上《美少女战士》算是廖家俊人生中的一个“意外”,他直言很少看少女漫画,也喜欢看少年漫画,但是却最爱《美少女战士》。
从前的闪卡圈钱小招数,就是把一张图拆开两张,为了凑全一张完整的图,要转出多少张闪卡完全靠运气。
从前的闪卡圈钱小招数,就是把一张图拆开两张,为了凑全一张完整的图,要转出多少张闪卡完全靠运气。


沦陷,一切始于颜值

廖家俊的“沦陷”是始于颜值,这显然是跟他充满艺术氛围的家庭有关。

大哥、二哥和妹妹非常擅长画画,他本人在初中时期亦是美术学会的一员,全员几乎是美术比赛的常胜将军。他身后的橱柜被奖杯塞得满满当当,因此审美水平可见一斑,对于“美”有所追求更是理所当然。

武内直子尤为偏爱捷克籍画家与装饰品艺术家阿尔丰斯·穆夏(Alphonse Maria Mucha)擅长表现少女风韵和婀娜的画风,作品中的背景构图、人物的手势可见参考和致敬的痕迹,因此,廖家俊爱上简约又不失精致的《美少女战士》似乎是意料之中。

只是,基于刻板印象,少年时期的他并没有将这个“喜欢”宣之以口。

“毕竟男生嘛,喜欢‘这种东西’会觉得很好笑。比较熟的同学才会知道。”

他坦言,自己画画的风格也受到该漫画的影响,会研究人物角色的五官、曲线、体态,同时参考其他漫画家的作品,再加以修改最终自成一格。

在众多人物中,廖家俊最爱天王遥和海王美智留。
在众多人物中,廖家俊最爱天王遥和海王美智留。
动画版漫画。
动画版漫画。


不爱主角爱配角

《美少女战士》以代表月亮的月野兔为绝对主角,其余的人物角色则代表着银河系九大行星,分别为爱野美奈子(金星)、水野亚美(水星)、火野丽(火星)、木野真琴(木星)、土萌萤(土星)、天王遥(天王星)、海王美智留又名海王满(海王星)、冥王刹那(冥王星),以及月野兔与男主角地场卫所生的小小兔。

“它叙述一个爱哭的小女孩慢慢成长为一个令大家出乎预料的伟大女王,在这一路上的伙伴有的是朋友,有的是化敌为战友,有的是不看好她的战友,到最后为了她可以牺牲自己。”

随着故事的推进,出场的人物越来越多,但是询及廖家俊最爱哪个角色时,他翻过手机背面展示手机壳的图案,那是天王遥和海王美智留的“合影”,用行动来回答最爱是谁。

“她们两个的人物设计、色调搭配得很好,几乎找不到缺点。刚好我的星座水瓶座的守护星也是天王星。”

“而且她们的性格非常互补,是有企图心的人。为了达到目的会不择手段,但也会为了保护世界自我牺牲。”

比起月野兔和地场卫,他的反应则是有些耐人寻味。

“毕竟(月野兔)是女主角嘛。”这个“毕竟”用得相当灵性,大致“出卖”了他对主角的想法。但是,对唯一男主角地场卫的评价可没有那么隐晦和客气。

“一开始还能丢一支玫瑰花救人,从第三代开始就没什么用,一直被捉被控制。”

其实回想起故事的脉络和设定,《美少女战士》实际上是时下最流行的“大女主”。男性角色除了颜值,存在感被弱化,多半是“美人救英雄”,最为超前的是天王遥与海王美智留的百合情,不仅限于男女的异性恋。


80后熟悉的“银河社”邮购目录是当时动漫潮流指标。一部动漫红不红,只要翻开该目录查看是否有相关小卡出售就知道了。
80后熟悉的“银河社”邮购目录是当时动漫潮流指标。一部动漫红不红,只要翻开该目录查看是否有相关小卡出售就知道了。


廖家俊临摹的画。
廖家俊临摹的画。  


被梦想与牺牲触动

《美少女战士》系列繁多,有动漫公司自创的故事,亦有配合漫画25周年,推出内容完全一致的动画,而无论哪个版本,每一回最让廖家俊期待的就是变身的瞬间,他手机里就储存着各种版本的变身片段。

“大家会期待变身那一幕,看看画法会有什么变化,毕竟科技在进步了嘛。”

他说,第一代与第二代是出自于同一家动画公司,画风过于唯美少女;第三代则是比较有90年代的感觉,稍微有些进步;即将上映剧场版美少女战士Eternal,则是在一集之内讲述Super S第四代的故事。

“最新拍的动画会让我有少少失望,因为我还以为在画风上会有变化。”

恰好,这么多系列故事里,让他反复重温的也是第四代,那是一个关于梦想的故事。

艾里奥斯是负责保护地球圣地雅雷史安以及王子地场卫,但受到死月女王的诅咒而成为了一匹独角马。

为了拯救被侵略的雅雷史安,他力图寻找一位可以开启黄金水晶力量的少女即月野兔,并成为小小兔的朋友和恋人。

少女们在与死亡马戏团的对战中正视自己的梦想,获得了新的力量,在艾里奥斯的帮助下打败强敌。

“反派想要找有梦想的人,窥探他们的梦想之境来寻找那只独角马。因此在这代的故事,讲述的都是每个人的梦想,你的梦想是什么?”

他叹道,相较起少年时期的理性,年岁渐长再重温这部动画,哪怕故事情节已经倒背如流,看到第五代少女们为了大局奉献生命也在所不惜,亦忍不住泪流。

因为长大之后的我们才明白,明哲保身和各扫门前雪是常态,牺牲并非易事所以伟大。



各时期的胸针模型。
各时期的胸针模型。


VCD和DVD。廖家俊坦言数不清自己看了多少遍,偶尔在忙碌之时,会播放动画当背景音,听听也会感到愉快。
VCD和DVD。廖家俊坦言数不清自己看了多少遍,偶尔在忙碌之时,会播放动画当背景音,听听也会感到愉快。


|采访后记|生活有期盼,才能看见光

截稿前,刚好较完整的剧场版预告片释出,廖家俊给我发了视频链接,并表示这版弥补之前动画版全员服装造型的遗憾,色调令他颇为满意,字里行间能感觉到满满的期待。

在疫情阴影笼罩之下仍有盼头实为幸事,希望人人也能有所期盼。

少女粉丝们都想拥有的变身笔。
少女粉丝们都想拥有的变身笔。


胸针造型的曲奇饼干铁盒。
胸针造型的曲奇饼干铁盒。



除了部分是《库洛魔法使》的模型,其余是《美少女战士》变身笔、权杖的模型。
除了部分是《库洛魔法使》的模型,其余是《美少女战士》变身笔、权杖的模型。



延伸阅读:

【漫漫少女心/01】那些年我们追的少女漫画

【漫漫少女心/02】哪些经典漫画永不朽?

作者 : 本刊 叶洢颖;摄影:本报 陈世伟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1-17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